高鐵下沉,誰該負責? 官員踢皮球 問題十年無解

高鐵自二○○七年通車試營運以來,旅運人次持續成長,去年旅客達三六九三萬餘人次,平均每天有十萬一千人次搭乘。屢創新高的營運數字,全建立在「安全高鐵」這個不容妥協的基礎之上!

2011/04/2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71 期 作者:紀淑芳

然而,高鐵始終擺脫不了「地層下陷」這個慢性殺手的威脅。才通車四年餘,高鐵卻比預定提早九年,就須進行橋梁結構安全補強。從高鐵興建期,各方便嚷嚷著地層下陷不解決不行,十幾年過去,依然無解!人命關天,誰該為此負責?

正午時分,雲林縣七十八號東西向快速道路與高鐵的交界處,一位老農民正優哉游哉地幫秧苗施肥,口袋裡還放著收音機在聽講古;緊鄰田邊,高鐵橋墩才剛搭起鷹架準備施工,最近突然來了很多人,卻一點也沒打擾到老農民的與世隔絕。這附近是近來的新聞熱區,地層下陷問題吵得沸沸騰騰,至少在過去的七年間,累積下陷量幾乎等腰高!

「阿伯,還在抽水嗎?不是聽說地層在下陷......?」《財訊》記者問。

老阿伯不疾不徐,有一句沒一句地緩慢回說:「抽水每天都嘛在抽,不然怎麼會有水。」「雲林縣的地最鬆啊,地底都是沙,地鬆一定會陷下去啦,人家山線在抽就不會陷。」

農民抽水灌溉,被指為造成地層下陷的元凶之一。但是,老農民的在地智慧,則點出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如果明知道地層下陷,當年高鐵路線為什麼會經過這裡?

矛頭一:交通部
毛治國當年對路線掛保證


民進黨籍的雲林縣立委劉建國便直指:「當年台鐵跟高速公路路線都避開這個地方,惟獨高鐵從彰化的溪州鄉九十度大轉彎,來到雲林縣現在地層下陷最嚴重的這個區域,造成現在的台灣高鐵變成一個高風險的高鐵。」

當年高鐵突然捨直取彎,外界推測是為了配合雲林離島工業區的開發。早在二十年前高鐵籌建期,時任執政黨主席的李登輝曾點出他的憂慮,他當時說:「我們知道台灣西部地區除了沿海屬沙質土壤外,其餘部分地質鬆軟,地盤下陷情況嚴重。」他指示交通部在勘查路線時,務必要特別注意,以免日後因地層下陷而影響行車安全。對此,時任交通部高鐵籌備處處長的毛治國則曾公開提出保證,選線時已避開地盤沉陷區,對地質惡劣區也作了特殊考慮。

現任交通部長毛治國當年的保證,以事後之明來看,顯得失真!

從下頁附圖所示,高鐵路線儼然「正中紅心」般地從雲林地層下陷最嚴重地區通過(即圖中紅色區塊),讓人看了怵目驚心。根據工研院的報告,早年雲林下陷中心在沿海一帶,一九九六年之後,下陷中心逐漸移往內陸,近十八年來,內陸地區總下陷量已超過一公尺。更糟糕的是,日前高鐵公司董事長歐晉德也坦承:「很不幸的在這一段時間,我們發現沉陷的中心,是向高鐵的路線在移近,而且有一部分地區,它的速率反而在上升,這使我們有更大的憂慮。」

其中,以上述的高鐵與七十八號快速道路交叉段,問題最為嚴重,根據工研院調查,光是近七年中累計下陷量達六二.一公分(見表),且該路段墩柱角度變化在前年首度超過警戒值,去年又更惡化,由於地層下陷速度超乎預期,四月初高鐵公司在此處提前展開墩柱支承墊調整工程,比原本預定的橋梁結構安全補強時間表,整整提早了九年!

另外幾處高鐵沿線下陷較顯著區包括:雲林縣境內的高鐵虎尾車站特定區、高鐵土庫與雲一五八縣道交接處,七年累計下陷量各為五一.九公分;在彰化地區最大沉陷處則為溪州段,五年總下陷量為一九.八公分,雖然不似雲林縣嚴重,但是下陷量連續三年呈加劇趨勢,同樣令人憂慮。高鐵局官員不諱言,這些數據純粹是統計上的分析,作為評估風險的參考依據,可是「地底下的變數很大」,誰也不敢拍胸脯保證。

矛頭二:水利署
防治地層下陷 自認有成果


退百步想,就算當年高鐵真的「選錯線」,這些年我們做了什麼來挽救「高鐵沉淪」?

回想○五年底、高鐵通車之前,日本新幹線專家齋藤雅男曾語出驚人說,雲林地層下陷問題如果不妥善解決,「重則出軌翻車!」當時曾被交通部官員斥為「日本人放話」。言猶在耳,根據高鐵公司自己去年的評估,雲林段沉陷問題再不解決,高鐵將在二○二○年後「面臨危險」,被迫減速或停駛,高鐵成慢鐵!(本文節錄自371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