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能浩劫,到底多嚴重? 核電工業第二春生變

核電廠災變是日本強震以來最令世人關切的新危機,除了人命關天的健康風險,還有全球石油供應可能吃緊,核能工業的「綠能」色彩也一夕變天,牽動未來能源產業的發展方向。

2011/03/1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68 期 作者:克利夫.庫克森 Clive Cookson

歷經地震與海嘯後,日本此刻正在力敵可能致命性更強的第三項災難──福島核能發電廠的核子災變。它是自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災後,核能發電工業最嚴重的事故,原本因美國總統歐巴馬重新發展核電計畫而衍生的全球「核能發電第二春」,勢將因日本的核電廠重大事故而面臨重大變數。

日本福島核能發電廠的部分核熔毀,到底有多嚴重?

它的確令人心驚,對全球核能工業與能源工業都有重大影響,但它絕不是另外一個車諾比。車諾比一發不可收拾的核子反應,掀掉了它粗糙原始的防止輻射外洩的防堵系統。

即使在最壞的情況下,福島核能發電廠災變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也不及於地震與海嘯造成的傷亡,為何人人還這樣聞核色變?

自一九五○年代核能工業誕生以來,人類對原子能的威力是「敬」與「畏」兼而有之。在日本廣島與長崎投擲的兩顆原子彈,即顯示出核分裂的立即摧毀力量,以及核輻射久久不散的毒害。

疑問一:
日本核能工業能否走出這次災變?


日本對核能長期以來都懷著矛盾的複雜心態,但由於先天資源匱乏,日本對核能的成長可說是相當包容,目前核能發電已占日本總發電量的三分之一。全球的環保運動自一九六○年代開始「妖魔化」核能工業,部分是出於對核能工業不透明的反撲,部分是因為核能工業源自於「國防軍事工業」。六○年代之後,反核人士只要抓到核能工業的小辮子,或輻射戕害人類的任何把柄,都未輕易放過。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其實已經將福島三座出事的反應爐視同報廢。為防後果不堪設想的反應爐爐心熔毀而引進海水後,除非極盡花費與修復之能事,是無法再恢復運轉。

福島的三座沸水式反應爐均在七○年代啟用,一號反應爐本應於下週慶祝它的四十歲生日,即使不出狀況,最多也只能再運轉個十年左右。在近期到中期的未來,日本如果要國內有燈光照明、要工業生產機器的齒輪繼續運轉,就不能讓它目前所餘的核能電廠全數停機。如此巨大的發電能量,短期內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完全取代。

長期來說,核能工業興建新廠的前景,要視其能不能重新贏得社會大眾的信心而定;在福島核電廠災變發生之前,社會對核能發電就心存懷疑,因為過去二十年的諸多失誤,讓日本人感覺核電廠的操作人員與主管單位,經常掩飾核能意外與管理無能。

疑問二:
它對全球的核能工業有何影響?


福島事件已對「全球核能工業第二春」投下了長長一道陰影。在災變前,國際對「無碳發電」逐漸產生好感,並希望藉其減低對石油與天然氣的依賴,核能業者本期待由此翻身,讓核能凌駕在來源具有政治不穩定性的石油與天然氣。

德國已在十二日率先反應,示威者強力要求政府放棄打算延長核子反應爐壽命的計畫。這項示威原本策畫一段時日,待日本福島核子災變發生後,走上街頭示威的群眾多達五萬人。

英國也有在未來十五年興建十一座新反應爐的計畫,而且已經進展得不錯,如今英國政府也要求核能管理最高主管官員魏特曼(Mike Weightman)針對日本災變的衝擊與日本的殷鑑,撰寫報告。(本文節錄自368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