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醫是陳啟川家「私人事業」? 董事會與校方互鬥五十年!

高醫董事會修改捐助章程,把創辦人由「杜聰明」改成「陳啟川」,讓高醫校友和醫護教職人員群起反彈,認為有人想把高醫「陳家化」、據為己有。爭議根源在董事會「一家親」,並且強勢主導醫院的人事和採購。

2010/10/2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58 期 作者:林瑩秋

今年八月,高醫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出現院長鬧雙包的怪事。原院長許勝雄已屆六十五歲退休之齡,任期也到七月三十一日為止,校方提報由現任副校長鐘育志接任,但董事會支持許勝雄延任續任。院長出缺,學校和董事會又僵持不下,於是校方發布由高醫副院長柯成國暫代院長職務,董事會卻又自行指定由許勝雄代理院長,雙雙鬧得不可開交。

後來,教育部連發三次公文,限期一個月內,要求雙方盡速解決,否則開罰。最後才由黃明賢教授暫代醫院院長職務,並於十月初確定由吳俊仁教授出任新院長,雙包風暴才告落幕。

這不是高醫董事會和學校的第一次衝突。去年,董事會跳過學校,用醫院名義標得大同醫院委外經營重整計畫案,之後又一路主導大同醫院的人事、採購,介入醫院管理,讓學校覺得不受尊重,而與董事會一路關係緊張,接著在「雙包院長案」達到衝突最高點。

董事會主導人事、採購
院長鬧雙包,衝突最高點


其實,高醫董事會和學校的鬥爭歷史長達半世紀,從民國四十三年創校、四十六年創院以來,在這個白色巨塔裡就一直為了董事會有多大權限?可不可以管人事、採購、財務而爭吵不休。

民國四十三年,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也是台大醫院第一任院長的杜聰明,離開台大後想辦一所醫學院,得到時任教育部長張其昀的同意,杜聰明起而號召醫界人士共同發起、捐助、籌備、開辦了台灣第一所私立醫學院——高雄醫學院(現改制為高雄醫學大學)。在校舍未建的情況下,第一屆還借用愛國國小教室上課。

當時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高雄陳家」,以經營鹽業、糖業、碾米業、土地投資為業,排行老六的陳啟川不僅投入家族產業經營,還當過兩任官派高雄市長。陳啟川在了解杜聰明想辦醫學院的理想後,捐了高雄市三民區的十一甲土地。當時《台灣醫學會》雜誌第五十三卷也刊載,學校是由杜聰明、何禮棟、邱賢添等一三六人發起,陳啟川捐地,多個醫界社團為後援而設立,首任董事長是陳啟川,杜聰明是常務董事兼首任醫學院院長。

陳啟川和杜聰明原本是好朋友,但在學校成立第八年,兩人就公開摃上了。董事會換掉多位原始創辦人的董事職務,並設立「管理處」,直接管理學校財務、人事,形同架空杜聰明,最後杜聰明上書教育部,也辭職表示抗議。

杜聰明號召醫界創辦高醫
創辦人更名陳啟川挨轟


由於高醫董事會的積極任事,讓高醫歷屆校長都做得很辛苦。高醫校友、現任高雄長庚醫院榮譽副院長、台灣新庫賈氏症權威陳順勝指出,像高醫第一屆第一名畢業的蔡瑞熊校長,就為了財務很操煩,一直做到中風;謝獻臣校長也為學校拚了十八年,最後因董事會不支持蓋新醫院,傷心離開高醫;王國照校長是從美國請回來的骨科權威,也出書直指「私立大學不是家族的禁臠」、「高醫發展兩度錯失良機」。

而董事會與學校的長久對抗,倒大楣的一定是學生和病人。陳順勝說,他是高醫第十二屆的學生,主修神經醫學,醫學院要念七年,但到了大六那一年,學校還沒排「神經學」這門課,同學們很著急,只好自力救濟,每人捐五百元,自己請老師來教,「你看這有多荒唐!」

最近,則因《私校法》在民國九十七年修正,教育部要求各校一併修改捐助章程等學校內規,建立權責分明的遊戲規則,引爆高醫新一波激烈「內戰」。

董事會在修改捐助章程時,同時變更校名和創辦人,將一般大眾認知的「捐助人陳啟川」改成「創辦人陳啟川」,「高雄醫學大學」也變成了「中和學校」。看在高醫校友眼中,無異於把杜聰明的貢獻一筆勾消,也把社會大眾的高醫變成陳家的高醫,形同「竄改歷史」。

「一開始如果就是『中和紀念醫院』,相信不會有那麼多人來念,也不會有那麼多醫界人士來『寄付』!」也是高醫校友的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發出不平之鳴。

身為主管機關的教育部高教司,也曾對高醫董事會送來的捐助章程修改案覺得怪怪的,而提出審查意見:「捐資人非等同於創辦人,所附相片及說明不足為憑,並請檢附相關佐證文件供參。」

董事會七成陳家關係人
陳建志被批地下董事長


高教司科長蔡忠益無奈指出,《私校法》修正後,教育部不能介入學校治理,只能扣減獎補助款、調整學校招生名額;若有人事、財務糾紛影響學校正常運作時,教育部也只能停止校長及有關行政人員職務,暫時代理校務行政;如果董事會有缺失,也只能罰行為人三十到一五○萬元不等的罰款,可連續罰。

「現在的問題,是有些私人興學如果心胸不夠寬大,會讓人覺得像『家族事業』,站在教育部的立場,只能籲請高醫董事會『尊重歷史情感』,」蔡忠益說。

其實,高醫近五十年鬥爭史的「震央」就在董事會,董事會有「家族化」傾向,加上被認為強勢領導,令部分校、院人士覺得「專業退位」而無法忍受。

目前,高醫董事會九位董事中,陳田植、陳田圃、陳田原三兄弟都是陳啟川的兒子,陳田錨是三兄弟的堂兄;王伊忱是陳啟川家族律師王清佐和招贅夫婿周耀門之女,而王伊忱是接下父親在高醫的董事遺缺;在陳啟川擔任高雄市長時的市議長鐘宗廟也曾是高醫董事,後由女婿張文宇接下董事遺缺(鐘宗廟另一女婿許勝雄,則為高醫附設醫院院長)。九位董事中有六位與陳家關係匪淺。

此外,高醫董事會祕書兼醫院祕書室主任陳建志,是董事長陳田植之子。六十年次的他,是留美電腦碩士,八、九年前進醫院擔任資訊室主任,後來也擔任小港醫院副院長,因不具醫學院副教授資格而引起非議。
在董事會三個月才召開一次的情況下,平日負責「管理」的重擔,就落在以陳建志為首的董事會祕書群身上,陳建志也被冠上「地下董事長」稱號。

另有三位董事會祕書:方惠芳是小港醫院院長、神經內科醫師劉景寬之妻,劉同時也是陳田植帕金森氏症、神經壓迫的主治醫師;鄭尊仁是陳建志太太的堂兄;劉美娟是陳建志太太的朋友。四位負責董事會相關業務的祕書,全都與董事長家族交情深厚。

雖然法有明訂,私校董事相互之間有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關係者,不得超過總名額三分之一,教育部也確認高醫董事會中只有陳田植三兄弟在三親等以內,並不違法。但董事會的親密關係,被高醫校友批評為「世襲」、「陳家化」,的確也夠令人側目的了。

以「大同案」的爭議為例,因高醫醫院經營不錯,近幾年每年都有四、五億元盈餘可挹注學校,所以經營醫院成為董事會眼中的「金雞母」。因此,繼取得小港醫院委外案後,董事會去年更標下大同醫院委外案,直接主導醫院人事和工程、儀器等採購。

一位高醫校友指出,「大同案是《私校法》修正公布後的照妖鏡,讓戴著假面具的社會賢達一一現形。依法董事長或董事會沒有大同醫院人事直接任命權或調動權,而且目前近十億元的採購經費,只有董事長決定,未經校務會議、董事會決議,對學校財務影響真的很大。」

教育部不介入學校治理
「大陳家,小高醫」


但陳建志表示,這是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才會以專案循「小港模式」,維持大同醫院正常運作,「何況董事會要負學校經營管理成敗,沒理由不介入醫院的經營和管理!」

根據《私校法》的精神,學校的經營權和管理權是分開的,經營權在董事會,管理權在校長,校長由董事會同意任用,對董事會負責,而董事會有監督之責。

但在高醫半世紀的糾紛中,法律顯然沒有發功,才會讓這些高醫培養出來的高材生群起習法對抗董事會,個個都快變成法律專家了。而且,最麻煩的是,高醫董事會和學校的鬥爭看似無解,恐怕還會無限期上演「大陳家、小高醫」這齣戲。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