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二公頃土地,只服務有錢人? 松山機場穿著破衣飛國際!

松山、虹橋對飛,急就章之下出現許多亂象,再度引發松山機場存廢之爭。其中除了藍綠的政治對抗,更有台北乃至台灣長遠發展模式的選擇,只是,這類重大決策,永遠沒有市民參與的份!

2010/06/2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49 期 作者:田習如

雖然馬英九、郝龍斌在初次競選台北市長時,都有搬遷或廢除松山機場的政見,不過當選之後紛紛轉而力主松山機場變成兩岸直航機場。然而,六月起松山和上海虹橋機場對飛,讓兩岸旅客充分感受到虹橋機場的嶄新和松山機場的破舊。馬總統上任兩年,也自陳松山機場改善計畫兩年前就提出;面對輿論炮轟,他不說為何兩年來仍沒改好,也不說為何沒改好就急著飛,只說要「穿著西裝改西裝」。

矛盾一:桃園VS.松山

邊做邊改、沒有完整規畫和長遠思考的施政心態,在政府的機場政策上展現了至少三大矛盾。

眼看直達台北的桃園機場捷運急急趕工,桃園航空城、桃園機場第三期航站計畫,也正「發揮最大想像力」描繪未來吸納大量旅客的商機,結果松山機場「半路殺出」卯起來國際化,在原先的國內航線功能大量被高鐵取代後,如今要跟上海、東京、首爾對飛,以「市區機場」的優勢先搶先贏。

民航局強調兩個機場將會分工,松山將以商務旅客為對象,國際航線只飛有限度的點對點;桃園則以一般旅客為對象,發展跨洲航線。不過,上海、東京兩大黃金航線的運量,是否足夠桃園、松山「兩個和尚搶水喝」?而耗時費資,好不容易四年後要通車的桃園機場捷運,為的正是便利台北旅客直達桃園機場,雖然馬總統三番兩次嫌機場捷運直達車太慢、要求加速,然而讓松山機場瓜分客源,桃園機場和機場捷運的效益只會更進一步打折。

矛盾二:為富人VS.為平民

針對旅客抱怨松山、虹橋對飛票價過高,交通部長毛治國表示,松山機場國際線將鎖定商務客,維持較高票價以區隔市場;馬總統則在原計畫外加碼,指示在松山機場打造商務航空中心,也就是經營私人飛機業務。

台北航空站(即松山機場)主任魏勝之表示,因原有用地不足,規畫二.八公頃(五公頃以下新計畫免環評)的商務專區,目前正向軍方協調釋出土地,在馬總統命令下可望在短期內完成,並將招商經營。由於鴻海集團郭台銘的第四架專機就駐在松山機場,且已成立飛機服務公司,郭董是否順勢切入這塊市場,令人好奇。

松山機場新定位針對有錢階級,對一般市民而言,在高鐵串聯南北都會、雪山隧道便利東部交通後,除了往來離島的需求,多數時候松山機場就像是市中心的大禁區。雖然有地產商鼓吹松山、虹橋對飛後將提升機場周邊房價,不過除了禁限建規定抑制周邊不動產發展,對航道下方的居民而言,飛機噪音更是苦不堪言,民航局每年也向航空業者收取上億元的噪音補償費給居民,更別說偌大的中山足球場也因未顧及噪音問題而形同棄置。

矛盾三:要方便VS.要品質

松山機場新開東亞核心都市航線,對於位在台北市中心的活動人口來說,確實非常方便;贊成者也舉東京有成田、羽田兩機場為例,一遠一近互相搭配。不過,反對者的質疑,包括只便利了台北市兩百萬人口中,願意付較高票價的族群,龐大的平民無福消受;松山機場的空間無法提供轉機需求,更將功能僅限於台北對前述三大都市的單線往返。趙勝之表示,為提供「A級服務」,松山機場的空間只能容納每年三三八萬人次的國際運量。

其次,即使羽田機場也距市區四十分鐘車程,松山機場卻正卡在市中心內,不少人因此主張遷移或廢棄松山機場,以釋出相當於六個大安森林公園土地,讓台北多一塊綠地、更適宜人居,甚或是做部分開發,紓解台北市壅塞的建築群。亞都麗緻飯店集團前總裁嚴長壽,就曾在總統府動員月會當著馬總統的面,力陳松山機場土地活化對台北市長遠發展的好處。

交通大學運輸研究所教授馮正民正面看待松山機場的交通效益,認為雖會部分取代桃園機場的客運量,但新增航線也有補充效果,且國內離島航線的需求亦難割捨。不過,他也同意進一步討論松山機場的存廢問題,其實是台北市民要方便、還是要生活品質之間的取捨。

只是,政府如今的決策,有經過台北市民的充分討論和取捨嗎?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