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馬世芳:張洪量,豈止情歌王子
不按牌理出牌的反骨鬼才

他曾是情歌王子、牙醫、作曲家、準導演、歷史研究者......。大家最喜歡的身分,他偏不喜歡;他最在乎的事,多數人不懂也未必在乎。

2016/05/3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3 期 作者:馬世芳

 

圖片來源:網路

六月十一日,張洪量將在台北小巨蛋開唱,這是他出道29年,在台灣第一次開個人演唱會。他說:就算台下1萬個座位只有他爸媽,再加1位聽眾,也就夠了。

我邀他來上廣播節目,聊了2個鐘頭,一面忍不住這麼想:人生有一種悲劇,就是自己擅長、拿手的,和自己想做的並不是同一件事。擴大點說:拿手的、想做的、該做的、還有別人希望你做的,萬一都不一樣,人生肯定艱難。這,偏偏就是張洪量的半生寫照。

他是一度家喻戶曉的「情歌王子」,是未必情願但手藝很好的牙醫,是自詡前進的作曲家、是做著電影夢的準導演,還是寫書探討「黃種人歷史命運與人類未來」的(業餘)歷史研究者......。大家最喜歡的身分他偏不喜歡,他自己最在乎的事情,則大多數人不懂也未必在乎。他的人生時而暴衝,時而消沉,如今56歲的張洪量有了妻子兒女,氣場似乎比較平和,不復當年輕狂,但和他聊過就知道:那股「非做不可」的衝動和焦慮,其實一直都在。

他恨死了情歌王子封號

一九八○、九○年代之交的後解嚴時代,流行音樂站上了文化領域的風頭浪尖,音樂人扛起令人咋舌的野心,拽著整個社會向前衝。好幾位創作歌手,都企圖寫出寓大敘事於時新音樂形態的巨作:羅大佑、黃舒駿、鄭智化、陳昇、張雨生,當然,還有張洪量。他高中就寫歌作曲,還自學樂理,創作奏鳴曲和交響樂,且一面聽七○年代英倫前衛搖滾,滿腦子都是做音樂的奇思怪想,對同輩瘋魔的校園民歌毫無興趣。八七年他發行首張專輯《祭文》,偏逢蔣經國去世,慘遭禁播,只賣了1000張。

他不屈不撓,狠狠聽了一陣子市面上的流行歌,歸納出大眾喜歡的公式配方,寫出《心愛妹妹的眼睛》、《你知道我在等你嗎》,果然一炮而紅,從此被冠上情歌王子封號──天知道,他恨死這四個字了。張洪量明明可以輕鬆寫出極甜、極洗腦、極易傳唱的流行歌,在台灣唱片工業景氣最好的時代,為公司賺大筆銀兩,為自己賺幾幢房子。可是他偏偏最不愛寫那種歌,簡直就是和自己的才能有仇。

張洪量歌喉飄搖游移,誠然不算「唱將」,但他特別擅長編排和聲;放眼同代歌壇,他對人聲編排的想像與手藝傲視群倫。他更擅長處理鋼琴和弦樂(想想《心愛妹妹的眼睛》就只有純鋼琴加弦樂四重奏),還有波瀾壯闊的管弦樂團(想想《美麗的花蝴蝶》最後一分鐘盪開的大高潮),以及各種各樣流行樂壇「非典型」的民族樂器(想想《無名火》那裂帛驚天的二胡獨奏、《隨慾》專輯那些中東樂器、中國民樂和京戲)。即使在他最「市場」的歌,也常常偷渡「不按牌理」的段落(聽聽《罪人》的貝斯獨奏、《美麗的花蝴蝶》的笛子獨奏......)。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