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積累的壓力一次引爆
當政府與公民社會日益疏離...

當主流政黨與公民社會日益疏離時,公民社會在台灣的民主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重要性與時俱增。然而,學生占領立法院顯示,台灣的政治仍然有令人驚訝的能力。

2014/03/2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7 期 作者:Dafydd Fell

編按:Dafydd Fell教授現任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台灣研究中心主任,其台灣研究課程具有國際聲望。他於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曾在台灣學習和工作多年,親身經歷台灣威權體制邁向民主轉型。

我對台灣政治已經有超過20多年的仔細觀察,沒想到台灣的政治發展還是有讓我感到訝異之處。台灣的政治一直都很有趣,因此它是個研究與教學上很好的題材。在一段相對平靜的時期後,過去六年間最值得注意的發展之一,是社會運動的復甦。當主流政黨與公民社會日益疏離時,公民社會在台灣的民主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重要性與時俱增。然而,學生占領立法院顯示,台灣的政治仍然有令人驚訝的能力。

看到學生占領的照片,與看到一些野百合學運以降的要角在立法院外,讓我想起今昔的不同。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非常重要,是基於以下幾個原因。野百合學運幫助這個國家朝向民主化的藍圖發展。同等重要地,野百合學運代表台灣國際形象的大幅增進。在中國政府暴力鎮壓天安門之後不到1年內,發生了野百合學運,而前總統李登輝會見學運代表,並充分回應這些學生的訴求,這樣的行動呈現出與中國十足地對比。當中國選擇坦克鎮壓,台灣選擇對話與民主。

台灣與南韓抗議的主要差異之一在於,台灣相對而言少有暴力。主因之一是過去國民黨政權會以對話消弭衝突,並以逐步改革來回應公民與政治社會的需求,採用總統直選就是範例。

相反地,近年來台灣政府未能認真看重民間社會。2008及2009年的野草莓學運,就明白彰顯這樣的問題。然而政府當時卻未能處理學生對於改革集會遊行法的核心訴求。其後,在反媒體壟斷運動上,對於媒體管制的訴求也有相似的模式。民間社會希望能夠保有媒體多元性,然而再一次地,政府未能認真處理來自民間的訴求。

過去六年多所積累的壓力,原本是可以透過對話來釋放,如今卻不斷地升高。當前的危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今日的學生不見得比九○年的激進,甚至可能更保守。我們也很難想像,24年前學生會採取這樣的策略。今日學生以占領立法院的極端手段來抗議,彰顯了政治社會在回應公眾訴求上的失敗。

外人或許很難理解,基於政府因《服貿協議》而建立起的巨大憤怒。然而,問題的根源是社會中逐漸積累的衝突與挫敗。

這並非是台灣近年來民主的第一個危機。○四年的爭議性選舉以及○六年的紅衫軍運動也是嚴重的危機。儘管這個國家度過了這些危機,但這是靠著敷衍行事,而非以真正的政治改革來面對問題根源。台灣處理當前挑戰的方式,將影響當地人民對民主制度的信任,以及台灣的國際民主聲譽,關係重大。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