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值化是台灣石化業唯一解藥
「人家在一樓追,我們當然要往二樓跑」

無論有沒有煤化工、頁岩氣的干擾,沒有原料,也缺內需市場的台灣,面對中國大陸石化產品積極朝向自給自足的目標走時,台灣石化業唯有高值化一途,但,什麼才是高值化?又要如何往高值化發展?

2014/04/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9 期 作者:黃靖萱

二○一三年最後2天,成大化工系特聘教授陳志勇北上找了台塑總經理林健男,和他聊起產業高值化的想法。因為台塑最核心的大宗石化原料產品,生存空間一再被擠壓,近年來,台塑曾經高達2位數的營業利益率一直下滑,到去年底只剩下2.1%,林健男壓力很大。

聊完當天,林健男立刻下令每個事業部得提出應該發展研究的題目,犧牲元旦假期,各事業部最後提出21個題目,當週週六林健男就帶了10個協理廠長級的主管一齊南下找陳志勇。

連一向只專注在成熟、大量的大宗石化品,挾著規模與低成本建立競爭優勢的台塑也變了。

借鏡一:日本模式

精細化工獲利彌補上游虧損

「以前他們是產品做出來就等客戶來買,但現在這機會快沒了,」陳志勇說的很急迫,「未來5年、10年台塑要往哪走?面對中國的競爭,產業要動起來。」

即使沒有頁岩氣和煤化工的衝擊,面對中國大陸訂下石化原料自給自足的目標,沒有原料、不是主要消費市場的台灣,也只能往高值化這條路走。「人家在一樓追著你跑,你當然要往二樓跑,」經濟部工業局科長郭肇中形容。

前中油董事長朱少華建議,台灣應該學習日本的模式。日本上游石化工業早已無法在國內擴充,近年來因而轉往原料地中東、市場地越南等布局,「日本石化業在精細化工賺到的錢,完全可以彌補上游的損失。」

因為電子產業裡的多數電子化學材料,包括面板模組驅動IC貼合所使用的導電膠(ACF),以及智慧手機的關鍵零件IC載板,需用到的高階化材BT樹脂,幾乎掌握在日立化成、三菱化學等日本大型化學公司手中。

相較於日本石化產業超過30%的附加價值率,台灣附加價值率僅15%。

台灣石化業的平均研發費用占營收比重更是不到0.5%,這數字和國際石化廠相比,簡直天差地遠。

全球第二大化學公司陶氏化學(Dow Chemical)的轉型之路,是台灣上游石化公司高值化的借鏡。陶氏是全球PE(聚乙烯)產量第一大的公司,但陶氏沒有只固守在大宗石化品。去年,陶氏投入了17億美元、約占營收3%的研發經費,目標是持續朝高功能性化學品轉型。就連PE這項大宗石化原料事業部,陶氏都有300位以上的研發人員,讓再傳統不過的產品高值化。

借鏡二:陶氏化學

朝高功能性化學品轉型

一九九二年,為了穩住PE世界第一的地位,陶氏從公司內另一個部門找來台灣籍的科學家高哲一,主導設計新式反應槽,最終設計出能使用新觸媒生產出軟PE產品(可做軟的橡膠粒)的反應槽。不僅讓PE產量成長兩倍,迄今,陶氏也是全球唯一擁有軟PE技術的廠商(後有授權日本三井),這項PE的毛利是台塑的兩倍。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