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危機意識升高 拚命找出路
台灣行不通 轉投資新加坡、中國

近來,全球石化產業被美國頁岩氣及中國大陸的煤化工翻攪,比起來,輕油入料所製的乙烯成本相對高昂,現在看來,當初規畫以輕油入料的國光石化投資案,遺憾地畫下句點,反而像是上帝的恩寵。

2014/04/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9 期 作者:黃靖萱

「國光石化不做我也很感謝,不然脫不了身啊!」已經86歲的長春大連集團總裁林書鴻,聲音宏亮半開玩笑又似認真地笑著說。

近來,全球石化產業被美國頁岩氣及中國大陸的煤化工翻攪,比起來,輕油入料所製的乙烯成本相對高昂,現在看來,當初規畫以輕油入料的國光石化投資案,遺憾地畫下句點,反而像是上帝的恩寵。

身為國光石化最大的民營股東,長春幸好沒有投入最被頁岩氣與煤化工衝擊的乙烯生產,但為了獲得充沛的原料,長春早就轉往積極發展石化產業的新加坡,以及石化產品最大的市場中國大陸布局。

其實早在國光石化喊停前,曾發生過大發工業區廢棄物汙染的新聞,當地政府及居民一再咬定是長春所為,雖然後來證明不是長春,但台灣人民對於石化業不友善與不理性的態度,讓長春有感於台灣的環境氛圍不再適合發展石化業,即開始加速與新加坡接洽。

台灣環境不適合發展

轉赴中國、新加坡投資擴產

事實上,在新加坡生產的成本極高,水價是台灣的五倍,蒸氣是台灣的兩倍,電費更遠高於台灣,「我們在新加坡做的成本很高,理論上不太有利,但長春沒有第二條路,沒有乙烯、丙烯,只能這樣做了,」林書鴻無奈地說。

因為取得了在新加坡裕廊島設廠的Shell(殼牌化學)穩定的乙烯供應,長春因而耗資135億元台幣在裕廊島興建中上游原料廠。陸續完成異丙苯、丙烯醇與醋酸乙烯三座廠,目前已經全部投產。

再往下游,因為在新加坡投資不划算,同時為了接近市場,長春則投資超過1000億元台幣,在中國大陸江蘇常熟及遼寧盤錦興建第二、三次加工廠。這兩大廠區都緊鄰港口,所有來自新加坡的原料,都能直接從碼頭透過管線送到廠區。其中,異丙苯和醋酸乙烯運到常熟廠分別製造酚、丙酮與PVA(聚乙烯醇),而丙烯醇則運到盤錦廠做彈性纖維的原料1,4—丁二醇等產品。

目前,常熟廠共九座新廠的規畫,已有八座產能開出,分三期投資的盤錦廠區,第一期工程的7座新廠,也完工投產。

台灣沒有擴充空間,但長春集團靠著新加坡及中國大陸的新產能,今年集團的營收將成長近3成,目標2800億元,其中超過1000億元的營收是來自海外廠。

為了降低原料來自新加坡的成本、提高競爭力,長春在中國大陸每座工廠設計的產能都相當大,像是1,4—丁二醇,加上盤錦新增的15萬噸產能,長春一舉成為全球最大的1,4—丁二醇廠。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