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顏慶章:健全財政 人人有責

俗語說:「量入為出」,在提醒個人或家計單位,要自我承擔收支平衡的責任。當然因特定目的而舉借債務並非欠妥,有時甚且頗值肯定,但何時及以何種財源來償還債務,則屬至為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此「量入為出」的思維,對國家財政亦完全有所適用。

2014/04/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9 期 作者:顏慶章

財政部於三月初公布的「財政健全方案」,充分呈現《公共債務法》允許的債務上限,已造成中央政府可得融資餘額的侷促,而每年中央政府收支預算缺口,多達約3000億元需要彌平。暫且不要奢望以增加公共投資來激勵愈趨弱化的台灣經濟,倘若想像國庫面臨需要調度頭寸,以避免支付不能的窘境,則「健全財政,人人有責」,難道是可得輕忽的事務嗎?俗語說:「量入為出」,在提醒個人或家計單位,要自我承擔收支平衡的責任。當然因特定目的而舉借債務並非欠妥,有時甚且頗值肯定,但何時及以何種財源來償還債務,則屬至為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此「量入為出」的思維,對國家財政亦完全有所適用。

國家財政收入的穩定程度,固然遠高於個人或家計單位,因為後者可能因主要收入者遭遇意外的變化,而產生難以因應的財務缺口。但國家整體除非陷入嚴峻的經濟衰退,否則財政收入是可得穩定的推估與實現。從而國際上甚多國家為追求擴張式的財政政策,或者基於先後世代合理分擔財政支出的思維,例如公共建設經濟效益長達數十年者,由未來數十年納稅人來逐年負擔,而非完全由當代納稅人負擔。本人認為這不僅是正確的財政理念,也是將國家發展融入遠見的決策。換言之,國家相較於個人或家計單位,是有相對安全的舉債能力,深具遠見與富責任感的國家領導人,這也是宜有的決策思維。

台灣非IMF會員 缺乏國際後援

話說如此,台灣中央政府甚至全國財政的險境為何?所謂:「凡事做最好的期望,但也要做最壞的準備。」不僅是淺顯易懂的道理,更是主持國家財政者應篤實奉行的圭臬。暫且不去論究當前台灣財政的真相,但容許我們作若干假設性的情境,例如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期,幾乎所有東亞國家獲得「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財務奧援,請問台灣當時如果也深陷險境,我們有可望獲得IMF的奧援嗎?二○一○年歐洲為台灣人士所嘲諷的「歐豬五國」(PIIGS),就是葡萄牙、愛爾蘭、義大利、希臘及西班牙,發生嚴重的國家債務危機,種因於財政的欠缺自我負責的結果。這些國家迄今雖未必經濟合理復甦,但由於有IMF及歐盟的奧援,沒有任何國家因國債問題而崩潰,或者是求救無門。

試問台灣倘因政府債務遭遇失控,而驟然形成支付不能時,國內企業如有仰賴國際舉借的債務,將立即面臨急劇升高的利息負擔或者是額度縮減。更恐怖的情境是台灣可向誰懇求或乞請伸出援手?台灣不是IMF的會員,台灣也沒有如同歐盟有個遮風避雨的大屋頂,則台灣將如何因應財政的支付不能呢?

台灣當前國庫窘迫的真相為何?依《公共債務法》的規定,中央政府連同地方政府所舉借未償債務餘額,不得超過前三年度GDP(國內生產毛額)平均數的50%,其中分配予中央政府者為40.6%,其餘則歸屬於直轄市、縣(市)及鄉(鎮市)。至二○一四年底的債務餘額,屬於中央政府者已高達38.4%,僅剩餘2.2%的舉借空間。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