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道歉才算道歉
是真心修復關係 還是心虛愈描愈黑

沒有善加化解屈辱感就會引發怨恨,甚至導致家人相殘與國家對戰。成功的道歉能化解屈辱、恢復尊嚴、修復關係,讓人從滿懷罪惡感的心靈桎梏中解脫。

2016/05/1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2 期 作者:亞倫.拉扎爾

我發現,犯錯的人老想在道歉時,動手腳以減免責任;這麼做的結果,就是道歉失敗,其所造成最好的結果是受損的關係還是無法恢復,最壞的結果就是對被冒犯者造成更深的傷害。

道歉不被接受有一個常見的原因,就是犯錯的人用一種含糊,或不完全的方式陳述自己的過錯,像是說「我很抱歉」或是「我道歉」,然後就結束了。至於那些稍微多講了幾句,但仍然不恰當的說法則包含以下幾種:「我為自己做過的任何事感到抱歉」,或是「我對發生了這些事情感到很抱歉」。

有時犯錯者會含混地吐出一句「對不起」,是因為他們被受害者的反應強度給嚇著了,以至於不加思索就冒出一連串「抱歉、抱歉、抱歉」,好緩和不愉快的場面。這樣的道歉毫無意義,因為他們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或到底有沒有犯錯。遭到冒犯的一方從這類道歉得到的滿足通常有限,而他們大多也知道犯錯的人根本不了解自己為何不滿,因為這些不滿還沒有機會表達出來。這類道歉常發生在長官與下屬、夫妻或親子之間,在這類場合中威脅可能發揮作用,不論其是否真實存在。

美國演員、加州前州長阿諾.史瓦辛格為不當對待女性所表示的歉意,是表達含混又不完全的好例子。這也就是加州為罷免原任州長而舉辦公投,史瓦辛格在同時繼任選舉中獲勝的數天前,他所做的道歉。根據6名女性所述,在一九七○年代到二○○○年之間,他所犯下的具體錯誤,包括了襲胸、伸手至裙下襲臀,企圖在旅館電梯內脫下一名女性的泳裝,還有強拉一名女性坐到他大腿上。

含混對不起 二度傷害

當他人詢問史瓦辛格為何要以充滿性含意的方式觸碰這些女性,他並沒有確實承認自己做錯了什麼。他是這麼說的:「你們聽到的很多傳聞都不是真的,然而在此同時......,我有時候的確行為不周......,我做了一些我以為是在開玩笑、但並不正確的事情......,現在我承認我冒犯了人......,我道歉,因為冒犯人不是我的本意。」全國女性組織加州分會的執行主任海倫.葛瑞艾可替許多人發聲:「您的道歉令人膽寒,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由此可見您根本沒搞清楚狀況。您的所作所為不是在開玩笑,而根本就是違法。」

另一種犯錯的人常用來逃避責任的方式,就是使用事不關己或被動的語氣,說出「事情已經發生了」、「錯誤已鑄成」之類的話,而不是「是我做的」。舉例來說,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在某次道歉的時候,只簡單說了句:「錯已鑄成。」《紐約時報》拿他的發言和羅伯特.李將軍的坦白以對相較。在蓋茲堡戰役中的皮凱特衝鋒失敗之後,李將軍直言:「這都是我的錯。」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