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里約熱內盧,反政府示威者慶祝國會下議院投票決定彈劾巴西總統羅塞夫。攝:Silvia Izquierdo/AP

「我剛剛從街上回來,太熱鬧了,想看照片嗎?」電話那頭,保羅的聲音興奮、愉悅,語速都比平時快,「據說有三十萬人慶祝,我跟很多人聊天,大家都非常非常高興。」

我們通話的時候,已是聖保羅當地時間接近午夜。市中心主幹道Avenida Paulista上仍是熱鬧非凡,歌舞通宵,慶祝眾議院通過對總統羅塞夫的彈劾案。三週前,那裏曾爆發針對羅塞夫的百萬人抗議。

儘管要等到參議院再行表決,當地時間4月17日的眾院表態,被視為彈劾程序中「最困難最關鍵」的一環,獲得眾議員們的半數以上支持後,參院預計不會再翻盤,羅塞夫下台,幾成定局。

巴西總統彈劾流程。製圖:端傳媒設計部

保羅是巴西一名建築工程承包商。在聖保羅中心地段擁有自己的一間公司,十幾個僱員,曾經為國際知名企業設計在當地的總部。但是,像無數中小企業主一樣,這幾年經濟明顯不景氣,「很多企業倒閉,沒人投資,沒人做決策,我們的經濟就卡在那裏。」

羅塞夫執政的第一個四年任期(2011-2014)內,經濟平均每年增長2.2%,增長率低於多數鄰國,與「金磚國家」之中的中國、印度差距巨大。2015年GDP下滑3.8%,是巴西25年來經濟增長跌幅最大的一年。

過去一段時間,羅塞夫的去留,左右市場對巴西經濟的信心。當有新聞分析暗示她將下台,巴西貨幣雷亞爾對美元就上升,股市行情上揚。反之,則貶值下行。

眾院投票前兩個星期,種種跡象確認羅塞夫將下台,雷亞爾飆升,股市不斷造好。聖保羅時間4月15日下午,眾院表決前,雷亞爾兑美元比2015年底升值10%。

剛剛從巴西返回歐洲的投資商安德林對端傳媒表示,不少人相信,目前正是吸納巴西資產的好時候,因為經濟已經跌到最低,羅塞夫走後巴西經濟只會變好,不可能更差。

巴西經濟近年可謂大起大落。2005年曾與中國、印度、俄羅斯並列「金磚四國」,此後6年一路騰飛,2011年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2011年後卻開始下滑,一蹶不振。

巴西近十年GDP走勢。製圖:端傳媒設計部

像保羅這樣的小企業主在不景氣的經濟環境中難覓商機。與其他巴西人一樣,日常生活中通貨膨脹,更讓他們沮喪。物價已經創下13年來最高。失業率在今年頭三個月裏達到9.5%,四年來最高。失業人口主要來自工業和建築業。

執政13年的左派工黨要倒台,會不會攪得天下大亂?

「不會的,我們都盼著這一天,反正她也沒幫什麼忙。」 保羅毫不擔心羅塞夫下台會帶來負面影響。羅塞夫第二任期開始,巴西的社會分裂日益凸顯。經過十年經濟增長期,3500萬巴西人進入了中產階級。這些人現在站出來指責政府,為什麼阻礙了經濟成長?

「讓我來告訴你問題在哪裏。羅塞夫的行政管理糟糕極了,這還不是最壞,最壞的是腐敗。」在保羅看來,巴西最棘手的問題是大公司賄賂官員,獨攬海外項目。這種「官商勾結」的模式,把國家拖垮了。

在巴西的社交媒體上,這樣一句話被廣泛轉載:我慶祝的不是巴西這場政治危機,而是一個犯罪的總統不得不直面正義。

羅塞夫2011年在前總統盧拉手把手扶持下獲得最高行政長官頭銜。普遍認為,盧拉已經任職兩屆,無法再續,所以推薦門生羅塞夫做自己的傀儡。拿保羅的話來說,「盧拉是主人,他創造了羅塞夫。」盧拉今年3月4日遭到拘捕,名義是涉及一宗洗錢調查案。還有證據顯示,盧拉從國家石油公司回扣計畫中獲得非法利益。原本,羅塞夫據稱要任命盧拉為部長,為他重返政壇鋪路。

雖然中產階級規模快速膨脹,但巴西仍有近5000萬貧困人口生活在西北部和北部較貧困地區。他們傳統上是左派工黨的票倉。儘管引起中產的憤怒,工黨憑藉「窮人票倉」,往往在投票選舉中佔優。羅塞夫的第二任期就是在51%支持和49%反對中拉開序幕。

同樣,議會門外、城市內,支持與反對者陣營對壘鮮明。大約5萬名羅塞夫的同情者在聖保羅老城中心集會。警方刻意安排他們與Avenida Paulista上的反對者隔開,以免發生衝突。保羅認為,羅塞夫的支持者實際上主要生活在農村,「他們大概是收了錢,才可能有足夠的旅費到聖保羅來抗議。」

2016年4月17日,巴西國會下議院議員慶祝通過彈劾總統羅塞夫。攝:Ueslei Marcelino/REUTERS

可是,羅塞夫一個人的離開,就能改變十多年的問題?盧拉留給羅塞夫的是一個崛起中的新興大國。盧拉執政八年搭了大宗商品繁榮的順風車。進入新世紀後,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崛起帶動國際大宗商品需求和價格上行,巴西出口獲益匪淺。

羅塞夫的運氣沒那麼好。2008年金融危機三年後,中國的新興經濟體增長放緩,而發達國家趨於收緊貨幣政策之時,巴西經濟真正的困難時刻到來了。

這些困難或許不會因為羅塞夫的離去迎刃而解,而像保羅這樣的中產,目前一股腦把怨氣發洩在腐敗的體制上,發洩在羅塞夫一人身上。

「之後不管誰上台,所有的眼睛都盯著他們。」保羅坦言,並不喜歡按程序繼任羅塞夫的副總統特梅爾,但繼任者將不得不「非常小心,相信他不敢出什麼差錯。」巴西警方對貪腐的調查也正大規模展開。盧拉案中,約200名聯邦警察在里約熱內盧州、聖保羅州以及巴伊亞州執行了約33個搜查令和11個逮捕令。

還有兩個月,夏季奧運會將在巴西舉行。如此時刻,政壇風雲突變,巴西人不擔心奧運會辦不成嗎?里約奧組委新聞發言人安德拉達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一生中從未經歷如此動盪的政局,如果目前的彈劾發生在五年前——奧運項目剛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會有很多不穩定因素,但目前籌備已接近完工,需要政府做的事情只是一些日常的小事了。

2015年巴西舉辦世界盃球賽時,抗議羅塞夫的人差點把街道變成戰場。而這一次,保羅毫不擔心奧運會會因為羅塞夫離去而受影響:「歡迎夏天來巴西吧,一切都只會更好。」

<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