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善政vs.翟本喬 科技院長遇上網路大神(四)
浪費加文化,也會帶來新創事業

創新是一種態度,不是一種制度。要隨時接受大家做一些沒見過、沒聽過的事情,每個人創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其中有幾項有價值,不可能要求每個人創造的新東西都是有用的。

2016/04/0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0 期 作者:曾嬿卿、游筱燕、周思含

說創新》
翟:找最浪費的部門來帶新創事業
張:注入文化,製造業也能創新

問:兩位都是谷歌出身的,能不能分享谷歌內部的創新機制?

翟:創新是一種態度,不是一種制度。要隨時接受大家做一些沒見過、沒聽過的事情,每個人創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其中有幾項有價值,不可能要求每個人創造的新東西都是有用的。

事實上,台灣製造業創新遇到最大的問題在於,老闆想要創新,就在手下的BU head(事業單位主管)裡,挑出最厲害的人來帶創新部門;但製造業厲害的地方是紀律,BU業績最好,通常是把流程做到最精簡、成本降到最低,這種人適合創新嗎?正好相反,因為他的思維已經僵化在最佳化上,創新很多時候是要打破疆界,都是很浪費的,最後收斂到一個有用的idea(想法)上再最佳化。我看到台灣傳產很多的新事業,都是因為找錯了領導人,都找原來獲利最好的人;應該反過來,看公司內哪個部門做了最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浪費最多,讓他們來帶領新創事業。

張:台灣多數是製造業,製造業講究紀律,需要非常嚴謹,但其實硬體製造導向的公司也有創新的可能,只要把文化注入。我在Google負責硬體的上架、維修,SOP(標準作業程式)非常嚴謹,但在維修的過程裡面,還是有很多細節可以優化。Google的文化裡,20%的時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跟老闆交代得出來就可以。

論創客》
翟:重點是動手做,不是紙上談兵
張:要讓寫code變成本能

問:德國在推工業四.○時候,慕尼黑大學就弄了一個創客工廠,這種創客的概念,在深圳更大行其道,但在台灣呢?

張:其實我們有在做,只是規模大小不一,例如Taiwan Startup Stadium(台灣新創競技場),很多官方、半官方都在做,但規模很小,大家互相激盪。

翟:現在把創客當作一個新領域去做,但真正重要的是大家動手做的精神,不是紙上談兵。像中村修二(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做的藍光DVD為什麼能打敗那麼多大公司,因為他很會自己動手做,他要做真空蒸鍍,他可以自己切石英管、焊接石英管,做真空室,自己裝噴射氣流的噴嘴,可以2個小時做實驗,發現有問題,自己鋸開重新裝,第二天又可以再做一次;而那些大公司研究員,就要找廠商來做儀器、開規格,發現不好再退回去,3、5個月弄好才開始做實驗,發現有地方需要改,再發包給廠商,再拿回來,又過了3個月......。所以中村一天做的事情,人家要3個月才做好,就是他可以自己動手做。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