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翔文:如夢,是影 兜轉在寫實與夢境之間

三位來自不同國度的導演,竟同樣讓電影創作介於「如夢」、「是影」的奇妙疆界中,自在呼吸。這些作品有機會為我們的內在想像,開啟一扇新的門窗。

2016/04/19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0 期 作者:塗翔文

「夢是唯一的現實!」這是義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曾說過的話,也是他自傳書的台灣譯名。就心理學分析角度來看,到電影院去看電影,進入一個漆黑房間裡,伸手不見五指,大家盯著光束投出的一切喜怒哀樂而跟著哭笑,某種程度上,確實像是集體做夢的過程。

那麼,在鏡頭裡拍攝做夢呢?甚至讓整部電影都像夢一樣,並在意識流的狀態中漫遊晃蕩呢?三位來自不同國度的導演,竟同樣讓創作介於「如夢」、「是影」的奇妙疆界中,自在呼吸。看多了非得要起承轉合、給個說法的戲劇形式;麻痹了飛天遁地、脫離現實的超級英雄,這些作品反倒像是全新的電影經驗,有機會為我們的內在想像,開啟一扇新的門窗。

蔡明亮的《無無眠》

宣布不再拍攝劇情長片的蔡明亮,仍一直在嘗試各種創作的可能。他的舞台劇《玄奘》,再度搬演到了「雲門劇場」,李康生也將再次穿上紅袈裟並配合高俊宏的現場畫作,讓觀眾進入玄奘悟道的心靈歷程。

戲劇表演的座位票券總是有限,當蔡明亮決心把他的影像作品搬入美術館,以另一種形式做展演之際,其實好像開拓了更寬廣的可能性。這回他把近年拍的3部短片《西遊》、《無無眠》與《春日》,組成新的展覽內容,以《無無眠》作為主題概念,破天荒地只在晚間開展,週末甚至還有通宵看展的節目安排,號召大家「來美術館夜宿睡覺」。

其實早在上回《郊遊》大展時,同樣在北師美術館的場地裡,蔡明亮就曾零星地安排幾場夜宿活動,製造不少話題。這回搭著《無無眠》的主題,乾脆讓觀眾都在黑夜降臨、作息進入休眠的時光裡,感受影像裡看似靜謐、實則動念的創作特質。

3部短片中,紀錄片《春日》我尚無緣得見,《西遊》與《無無眠》同樣都是李康生的長征慢走系列,一部飛去了法國南部的馬賽,一部則到了夜之東京。在《西遊》裡,法國資深男演員丹尼斯.拉馮(Denis Lavant)也如老僧入定般地閉眼沉思,對照著李康生在馬賽不同角落中的慢走,多個極美的長鏡頭攝影構圖,映襯紅衣僧人與熙來攘往的城市光景所撞擊出的奇妙反差。這是我自己歷來觀賞多部蔡明亮慢走系列的短片裡,最私心喜愛的一部。

至於《無無眠》還真的在拍兩個主角如何似睡難眠的狀態。安藤政信全裸上陣,演出一個在澡堂洗浴的男子,碰上了褪去袈裟的李康生,兩人在熱氣蒸騰的水霧中相遇並置,然後又各自在狹小封閉的膠囊旅館裡輾轉難眠。東京的夜色、流動的電車、飄忽的白色煙霧、暈黃的睡房光線,交織成這個玄奘慢走系列短片有史以來,最多想像空間,也最多慾望遐想的一部。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