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陳耀昌:台灣廟宇的轉型正義

我們對神明的信仰無比堅定,對寺廟無比熱忱;對其後史實意涵與先人血淚,卻記憶錯亂,令人扼腕。

2016/04/0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0 期 作者:陳耀昌

廟宇已成台灣在華人世界的最大文化特色。中國大陸的廟宇,現在都是文革的劫後觀光樣板。東南亞華人漸漸融入當地文化之後,也是「遺址」成分居多。只有台灣廟宇依然與地方居民的心靈緊密結合,成為民眾信仰與集會結社中心。君不見,小英選戰自故鄉屏東楓港德隆宮出發,每年各地的媽祖遶境盛況也有增無減。而對岸也見獵心喜,以各種「台灣廟宇回祖廟」的名義,籠絡台民。

而台灣廟宇本身還背負台灣史。例如三太子廟與玄天上帝廟,在中國大陸幾乎找不到。因為三太子廟可說是鄭成功本人孤臣孽子情懷的反射,故成為當年鄭氏部眾的特殊信仰,如今更昇華為「台客」表徵。而玄天上帝廟則是明朝國廟,所以鄭成功特別重視,現在依然遍布全台。反之,中國大陸的玄天上帝廟早已被清兵摧毀,可能是因施琅心存一念,沒有趕盡殺絕,但可能也因此玄天上帝被貶為屠夫出身。最近走訪東部,更發現花東廟宇可說是花東開拓史的里程碑。

角色混淆 對不起開台英雄

台灣因為廟宇與民眾緊密結合,儘管政權有輪替,但台灣的廟宇文化歷久彌新,不被輪替。日本治台五十年,廣設神社,但台民的信仰不移;日本人雖成功讓台灣現代化,惟宗教與信仰船過水無痕。

但台灣廟宇有一個我們沒有注意到的嚴苛問題,台民對神明的信仰無比堅定,對寺廟無比熱忱,但意外的是,寺廟本身對自己所背負的台灣史意涵與台灣史人物的血淚,並未能有深度了解,反而偶有記憶錯亂,扭曲了寺廟或神明的莊嚴意義,令人非常扼腕。

例如很有名的台南安平四草大眾廟。我為了寫《福爾摩沙三族記》,自○六年起多次造訪此廟。該廟在一九七一年建醮大典時,在主神「鎮海元帥」指示之下,在廟旁挖出一甕又一甕的白骨。連荷蘭駐台代表處都深信那是一六八一年鄭荷戰爭期間的雙方陣亡將士遺骸,故在廟後題了「荷蘭人骨骸塚」。然而,該廟遠自清代就稱為「大眾廟」,而非自一九七一年才這樣稱呼,這如何解釋?

走進廟內,該廟很明顯奉祀的是「鎮海元帥」而非「大眾公」。故我早已為文指出,由於該廟廟址正好在一六六一年鄭成功登陸台灣之首仗,部將陳澤大破荷軍的北汕尾古戰場,當然值得紀念。而且陳澤其後10多年一直鎮守台灣海防第一線的鹿耳門,因此「鎮海元帥」顯然是指陳澤。而該廟理應為陳澤一六七五年死後,民眾緬懷其功勳而建廟。沒想到不到10年,一六八三年東寧覆亡,清廷領台,於是自此不可能再明目張膽說是祭拜明鄭將領陳澤(再說施琅應該認識陳澤)。當時離北汕尾之戰只有23年,民眾理應記憶猶新,知道廟側埋葬有當年陣亡將士遺骸,於是就將廟名(原為「鎮海元帥廟」或「大將廟」?)改稱「大眾廟」。沒想到,後來年代久了,真相湮沒,後世竟然逢迎清廷,生出一個「陳酉,因打敗朱一貴而受賞,......官至『廣西提督』......」,結果廟神竟然由「反清復明」為志的明鄭鎮海大元帥陳澤,變成「平定天地會朱一貴之亂有功」,且不見於正史的清廷游擊小官陳酉。這樣的精神錯亂與角色混淆,太對不起開台英雄的陳澤。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