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靖邊跑邊玩樂 第一站首選東京

跑步之於很多人來說,是一種生活調劑、是一種瘦身運動,但對於歐陽靖來說,卻是個奇蹟。在短短5年之內,她從一個憎恨跑步的女孩,轉變為一個以跑者自許的熱血傳教士,而日本正是開啟她跑向馬拉松人生很重要的啟蒙地,她,尤其推廣到日本參加路跑。

2016/03/02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58 期 作者:撰文/洪綾襄 圖片提供/歐陽靖、大塊文化

在2011 年之前,模特兒出身的歐陽靖一直以性格陰鬱的運動白癡,在地球上活了30 年。年輕時的她,情緒起伏大,暴肥、暴瘦都曾有過,還在身上紋滿刺青。儘管母親是喜劇演員譚艾珍,但外界總用「叛逆」「執拗」來形容她。

直到那一年,愛貓過世,她人生頓失重心,陷入低潮之中。還好身邊一位因工作認識的日籍長輩,正為日本311海嘯後的反核運動而積極鍛鍊長跑,前輩鼓勵她,「如果你想跑步,小跑1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一句話讓當時茫然失措的歐陽靖深受感動,意識到自己必須徹底改變。

夾道熱烈加油聲 堅持跑到終站的最大動力

鍛鍊了18個月,歐陽靖便決定將自己的初馬(第一場馬拉松)獻給「田徑大國」日本,參加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純女子馬拉松——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她坦言,到日本跑初馬,不是因為名古屋完賽禮,會頒發讓每個女孩都尖叫的蒂芬尼(Tiffany)項鍊墜,而是想紀念自己跑步的初心與日本有很深的淵源。自此,她的人生也與馬拉松結下不解之緣。

歐陽靖說,日本是全世界馬拉松第3強的國家,僅次於肯亞與衣索匹亞,日本選手也贏過數次馬拉松奧運獎牌,因此跑步深入日本庶民文化,每年新年不只要看紅白大賽,還要看由日本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創辦的箱根驛傳,也就是日本四校男大學生接力從箱根跑到東京賽事。

日本堪稱跑者天堂,一輩子一定要參加一次日本賽事。參加日本路跑特別之處就是,可以切身感受到全民參與的熱情。每場馬拉松賽事賽道動輒綿延40幾公里,民眾都會自發性地沿途協助加油,歐陽靖回想,當初參加東京馬的時候,她一度跑不下去,但聽到路邊的小女孩大叫著:「大姊姊加油!」剎那間,她宛如神助般堅持跑到終點。

又有一次參加長野馬拉松時,由於歐陽靖前幾天還在夏威夷跑半馬,時差19個小時,身體狀況很差,但長野馬拉松限時在5個小時內關門,對全馬最快4小時50分鐘的歐陽靖是相當大的壓力。

「在最後1公里時,我看看手錶一算,竟然要5分速(5分鐘跑1公里的速率)才跑得到終點,我一慌就哭了,甚至打算停下來用走的。」正當她要放棄時,前方竟有一個胸前別著金色號碼布的白髮小老頭一直對著我招手:「follow me,follow me!」

「那時我只覺得:碰到神明了嗎?然後又想到,現在放棄,對不起沿路幫我加油的人,最後竟然真的用5分速跑完,」歐陽靖說,儘管痛苦不堪,但還記得哭著回頭向終點線鞠躬。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