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蘋果公司是否應該滿足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要求,解鎖去年12月加州槍擊案疑犯一部受密碼保護的 iPhone5C 以助調查案件的爭議,近日持續發酵。2月16日加州地區法院引用全令狀法案(All Writs Act)要求蘋果協助 FBI 解鎖手機後,蘋果一方需於26日前正式回應是否接受頒令。

2月24日,蘋果公司總裁庫克(Tim Cook)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 News)專訪,批評 FBI 處理事件的手法,並形容政府要求蘋果開發的是一種「相當於癌症的軟體」,重申解鎖手機會把用戶暴露於無法估量的安全與隱私漏洞之中,並非解決問題及相關爭議的正當方法。

24日早上,庫克亦對員工發出一篇內部電郵,提到在涉及保護公民自由的問題上,蘋果並不希望與政府對立;但他同時亦強調,解決現時爭議的最好辦法是先撤銷對蘋果頒布的全令狀法案(All Writs Act),並組建情報、科技和公民自由方面的獨立委員會或專家小組,討論法律、國家安全、隱私和個人自由等概念的含義。

而據紐約時報2月24日引述與蘋果公司安全專家關係密切的人仕透露,蘋果以擔心 iPhone 現有的安全功能已經被駭客破解為理由,目前正着手升級安全系統。消息人士指,一旦蘋果升級 iPhone 的安全系統,屆時即使美國政府贏得訴訟、有權讀取 iPhone 內的資料,也會在解鎖手機時面臨新的麻煩,更可能引發曠日持久的訴訟。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 Benjamin Wittes 解釋稱,相關爭議除了訴諸法庭,也可能要等到美國國會介入,釐清在類似情況下各方分別享有什麼義務和權利,才有望徹底解決。目前,聯邦法例賦予執法部門讀取傳統手機用戶的資料以協助調查,而蘋果、 Google 等公司一直強烈反對將相關法例擴展至智能裝置。

FBI 若得到蘋果提供的破解系統,會如承諾只用一次嗎?

持續爭議中,FBI 局長科米(James Comey)曾多次批評蘋果誇大解鎖涉案手機會帶來的風險,並指蘋果有技術只解鎖案中疑犯的手機,而又不會製造出威脅所有蘋果產品的所謂「後門」。

就此,蘋果公司日前在官方網站新增頁面,以問答形式向用戶及消費者解釋相關事件及蘋果的立場,其中再次解釋根本無可能開發僅用1次、只用於案中手機的操作系統:「數碼世界與物理世界有着極大的差別。在物理世界中,你可以毀滅某個東西,它就此消失,然而在數碼世界中,某種技術一旦誕生,就會被反覆使用,用在無限個設備之上。」頁面文章又反駁 FBI 所稱新技術開發後只會使用1次的說法,指全國多個執法機關官員都曾聲稱,一但 FBI 贏得本次訴訟,他們還有上百部 iPhone 等待蘋果去解鎖。

早在23日,一封蘋果公司代表律師 Marc J. Zwillinger 致聯邦法院的 信件就被曝光,當中詳列了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司法部在共9宗不同案件中引用全令狀法案,要求蘋果協助解鎖12部涉案的蘋果裝置,而蘋果已拒絕其中7項要求。與此次的加州槍擊案不同,信件列出的9宗案例中,執法部門均為私下要求蘋果提供協助。有聲音開始質疑,FBI 在懷疑涉及恐怖襲擊的加州槍擊案上才公開要求蘋果協助,是要借輿論對反恐與公眾安全等問題的關注,向蘋果施壓。

蘋果對決 FBI,美國輿論站在哪一方?

此事件除了引發蘋果公司與 FBI 乃至美國司法界的角力外,也引發民意之爭。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於2月18至21日期間,就事件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共訪問了1002名美國成年人,結果約51%的受訪者認為蘋果應破解手機以協助 FBI 調查,約38%的受訪者則支持蘋果拒絕此要求。

但報告也特別提到,在使用智能手機的受訪者中,支持蘋果的比例顯著較多。在18至29歲受訪者中,有47%支持 FBI ,43%支持蘋果,比例相若;但在50至65歲受訪者中,則有51%支持 FBI ,僅27%支持蘋果。有分析認為,智能裝置用戶以年輕人至中年人較多,他們也較重視相關的私人權利問題,這可能是造成不同年齡層受訪者對事件有不同態度的原因之一。

而路透社委托易普索(IPSOS)自1月25日開始進行的滾動民調則顯示,約46%受訪者認同蘋果應拒絕為 FBI 解鎖手機,認為蘋果應答應要求的只有約35%。其中,有55%受訪者擔憂 FBI 日後會利用「後門」來「監聽」iPhone 用戶。

<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