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德夫:話盲飲──傳說中的聖杯
五色令人目盲 五味令人口爽

如果拿掉酒標,只剩光溜溜的裸瓶,有誰能純靠感官決定這支酒的價值?盲飲,對酒的考驗固然嚴酷,對品酒者來說,也是至高無上的挑戰。

2014/09/1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9 期 作者:邱德夫

無論對酒或是對人,「盲飲」都是終極測試。

當我們拿起一支酒,首先引起注意的便是酒名──通常是蒸餾廠名稱和酒齡。假若酒標夠詳細,則可以看到蒸餾及裝瓶年分、橡木桶型、桶號、裝瓶數等等,有了充分資料,便可以翻書、上網或找人探詢而得到這支酒的評價。問題來了,如果拿掉酒標,只剩光溜溜的裸瓶,有誰能純靠感官來決定這支酒的價值?

史上最有名的盲飲莫過於1976年的「巴黎評判」(Judgment of Paris),新世界葡萄酒藉此揚名立萬,踏入全球市場版圖。威士忌並無堪與「巴黎評判」相當的歷史事件,不過如果大家記憶猶新,2010年在英國愛丁堡一項盲飲活動中,來自台灣的噶瑪蘭出了點小鋒頭,即使評比的威士忌除了布萊迪之外都不算知名,但確實讓全球市場初識這家新興酒廠的潛力。

公正酒類競賽必採盲飲

公正的酒類競賽一定採用盲飲方式,譬如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競賽(IWSC)、國際烈酒挑戰賽(ISC)、舊金山全球烈酒競賽(SWSC)、以及全球威士忌大獎(WWA)等,主要目的便是杜絕所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讓酒說話。上述這些競賽或歷史悠久,或由知名雜誌主辦,但無遠弗屆的網路讓「麥芽狂人大獎」(Malt Maniacs Award, MMA)成為全球威士忌玩家目光鎖定的焦點。「麥芽狂人」由世界各國的狂熱分子組成,九七年成立以來,合格的狂人維持在32人上下,著名的威士忌作家如查爾斯.麥克林、大衛.布恩(Dave Broom)均在列,台灣也有一位元老級成員(姚和成)上榜。MMA於○三年開始舉辦,無論是蒸餾廠、裝瓶廠或是個人特殊裝瓶都歡迎送酒參加,主辦人將酒分裝於50西西的小瓶後,貼上編號再分寄給12位評審,評審於1個月內將評分寄回,統計後,在每年的12月初依平均分數頒發金、銀、銅牌以及其他特殊獎項。

MMA之所以受矚目,除了拿掉所有參考資料,不分酒齡讓新酒老酒同場競技,更重要的是競賽完全不求贊助,參賽者也無須繳交報名費。只不過這種方式對參賽酒而言風險極大,以至於許多知名酒廠都選擇不參加,多少也成為另類讚美與成就。但近幾年的結果也引發反思,規則雖說公平,但評審短期內須嘗遍數百種酒,很容易讓重口味的酒款脫穎而出。所以幾次評比下來,無非是重雪莉、重泥煤獲得高分,而需要靜心體驗的纖細酒款則難以獲得青睞,導致送往參賽的酒款趨於一致,失去了多樣性的樂趣。

盲飲對酒的考驗雖稱嚴酷,只要規則過程透明,大抵仍算公平,許多競賽區分酒齡,甚至採用暗色品飲杯來剔除酒色的影響,將比賽推向更客觀的層次。但盲飲對人而言,卻是傳說中的聖杯,至高無上的挑戰。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