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舒醫護-舒痛大調查

經濟不平等 問題在政治

皮克提(Thomas Piketty)近作《21世紀的資本》在美國及其他先進經濟體引起的反應,證明人們愈來愈關注不平等加劇的問題。頂尖階層掌握的所得和財富比率暴增,相關證據本已鋪天蓋地,皮克提這本書使相關證據更加確鑿。

2014/09/1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59 期 作者: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Joseph E. Stiglitz

皮克提(Thomas Piketty)近作《21世紀的資本》在美國及其他先進經濟體引起的反應,證明人們愈來愈關注不平等加劇的問題。頂尖階層掌握的所得和財富比率暴增,相關證據本已鋪天蓋地,皮克提這本書使相關證據更加確鑿。

此外,皮克提的著作對大蕭條和二戰之後約30年間的看法別具慧眼:他認為這是歷史上的一段異常時期,可能是拜巨變激發的異常社會凝聚力所賜。那段時期經濟快速成長、繁榮廣泛共享,所有群體均得益,而且社會底層的境況獲得較大幅度的改善。

省思21世紀資本主義

皮克提也就雷根和柴契爾夫人1980年代推動的「改革」提出新看法。當年這兩位美英領袖宣稱,他們的政策可促進經濟成長,惠及全民。但結果是經濟成長放緩和全球局勢變得更加不穩定,而且成長成果主要為社會頂層所占有。

不過,更重要的是,皮克提的著作提出了有關經濟理論和資本主義前途的根本問題。他記錄了財富/產出比率的大幅上升。根據標準的經濟理論,該比率上升意味著資本報酬率下跌和工資上漲。但是現在資本報酬率看來並未下跌,倒是工資衰退了(例如在美國,平均工資近40年來下跌約7%)。

最顯而易見的理由,是測量到的財富增加,但生產資本(productive capital)並未同步增加──資料看來支持此一解釋。財富成長主要源自房地產的價值增加。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前,許多國家顯然出現了地產泡沫;即使到現在,這種情況可能仍未充分「修正」。財富價值上升也可能反映有錢人競逐「地位財」(positional goods),例如海灘別墅或是紐約市第五大道的公寓。

測量到的金融財富增加,有時可能只是以前未測量到的財富如今變得可測量,而這種轉變實際上可能反映整體經濟表現之惡化。如果獨占力(monopoly power)增強了,或是企業(例如銀行)剝削一般顧客的技術改進了,相關公司的盈利會增加,而這些盈利資本化產生的金融財富,自然也隨之增加。

當然,社會福祉和經濟效率在這過程中會受損,即使正式測量到的財富增加了。我們根本未考慮人力資本(勞工的財富)價值的相應損失。

企業運用政治影響力 賺取不當利潤

此外,如果銀行成功運用它們的政治影響力,保留愈來愈多不當利潤,而損失則丟給社會整體承受,金融業測量得到的財富也會增加。但我們並不測量納稅人財富的相應損失。同樣地,如果企業說服政府支付過高的價格購買它們的產品(主要藥廠已成功做到這一點),或是以低於市價的水準出讓公共資源(採礦業者已做到這一點),相關業者的金融財富會增加,儘管普通民眾的財富毫無寸進。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專注做小賺更大
財訊雙週刊第531期
保單這樣買 別怕活到100歲
財訊趨勢特刊第68期
熱門文章
一顆小螺絲鎖住特斯拉大單

一顆小螺絲鎖住特斯拉大單
鳳梨田外創造的百億營收奇蹟

一輛車子有兩千多顆螺絲,路上跑的每一輛車子,幾乎都有恒耀做的螺絲與螺帽; 恒耀不但是全球前10大汽車扣件廠,也是特斯拉的主要供應商。

more
fintech講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