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陽少主接班告白:父親教我的經營課

老字號的新東陽展開世代交替,創辦人麥幸夫長子麥升陽接任總經理,順利打贏高速公路清水服務區保衛戰;面對父親早逝、家族紛爭與企業發展,麥升陽頂著二代的光環與責任,想要走出自己的路。

2014/03/1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6 期 作者:陳彥淳

高速公路最具指標的台中清水休息站,日前重新招標,由新東陽公司保住未來六年經營權,「我們準備充足,本來就有信心。」現在新東陽食品公司總經理麥升陽說得一派輕鬆,卻也坦言:「開標那星期我們沒有人能睡得好。」因為一個清水休息站就占新東陽營收達15%,麥升陽其實有著「不能輸」的壓力。

守住休息站一哥地位
不惜血本,清水站獲續約

但外界不知道的是,麥升陽甚至不惜賭上總經理的大位,在清水站合約只剩1年時,狠狠砸下2000萬元進行大規模整修,終能取得續約權,保住新東陽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的一哥地位。

成立47年的新東陽,以肉品與禮品專門店的獨特定位,和義美、黑橋並列為台灣代表性伴手禮品牌。然而這十多年來,新東陽歷經了事業經營劇烈起伏,以及家族兄弟鬩牆的商標紛爭,營收規模幾乎原地踏步;兩年前麥升陽升任總經理後,馬上遇到清水站換約、商標爭議造成商品在中國慘遭下架的困境,鮮少在媒體爆光的麥升陽首度接受本刊專訪,透露身為新東陽二代的心路歷程。

這位新東陽二代行事作風低調,少數上網可查詢到的訊息,幾乎和演藝圈相關,去年與藝人宋紀妍的閃電結婚更是喧騰一時,「先前很多報導都被斷章取義、有理說不清,原本我不想再和藝人往來,實在太困擾,但遇到老婆真的是緣分,沒辦法。」自稱婚後胖了四公斤的麥升陽,還沉浸在新婚甜蜜生活中,日前更在臉書上公開慶祝與太太認識一周年,幸福之情溢於言表。

近年來麥升陽積極擺脫外界對「小開」的刻板形象,接任總經理後的第一個重大投資案,就是大膽推動清水站的2000萬元改裝計畫,「2000萬元不是小數字,如果只看眼前剩下的1年合約,當然不划算,但若是看到未來6年的機會,答案其實很清楚。」麥升陽心裡明白,這其實是一個賭注,要證明自己有經營實力。「人家說,當二代很幸福,這我承認,我最聰明就是投胎的時候,但相對的,責任與壓力也大。做不好,人家說你敗家子;做得好,人家說是應該的,這些我都得坦然接受。」

守住交通要道大錢潮
傳承麥幸夫的事業眼光

在新東陽服務已經37年的新東陽前總經理、現任董事許圳清觀察到,相較於精密地計算投報率,麥升陽更重視對「新東陽」品牌的經營,這不僅是對消費者負責任的態度,更重要的,這是父親、也是創辦人麥幸夫留下來最珍貴的資產。

創辦新東陽的麥幸夫家族,原本在桃園大園務農,家裡環境並不優渥,為此他14歲就到台北雙連地區從挑菜、賣菜做起,後來更在親戚所開的肉鋪當學徒做肉鬆,慢慢做出成績後,開始供應給各大賣場,認識了當時出任採購的李叔琬;兩人結婚時家裡還是負債累累,就這樣一起打拚到1967年時,頂下「東陽燒臘」店,後更名而成「新東陽」,該店就是新東陽現有台北市武昌街門市,也成為新東陽的發跡地。

很有生意頭腦的麥幸夫帶著弟弟一起做生意,很早就懂得「人潮就是錢潮」的道理,開店一定會在交通要道上,而且肯砸大錢做行銷廣告,「最厲害的,就是知道要進入機場設點,當時台灣經濟起飛,進出機場幾乎人人都要買個禮物,新東陽便成了台灣伴手禮的代表。」日前也參與國道休息站競標的通路業者指出,這幾年來大家才積極切入交通樞紐,但新東陽早在三十多年前,就知道這些特殊通路的重要性。隨後,家族更展開多角化經營,切入地產事業成立「昇陽建設」。

然而,事業發展如日中天的麥幸夫,44歲時卻在太太的生日宴上突然中風過世,完全來不及交代任何事,當時麥升陽16歲,還只是一位小留學生。「小時候曾經問過爸爸,該怎麼做生意?他總回答:『你先好好讀書,以後再教你。』現在只能透過事後的了解、分析來推敲他的策略,像開店就一定要選在站牌、捷運出口或交通轉運站上。」之前連勝文在出任悠遊卡董事長時,就挑上新東陽合作小額支付,理由也是「新東陽門市距離捷運站都很近」。

麥升陽只記得,有一年暑假他從美國回來,剛好麥幸夫買下百樂乳品公司,想要切入飲品市場、與福樂一較長短,沒想到百樂乳品的財務黑洞比想像中還嚴重,讓麥幸夫傷透腦筋。「我那時就跟爸爸說,何必這麼辛苦?直接賣掉就好了,我們又不差這個,有必要這麼累嗎?」

守住員工背後的家庭
父親唯一留下的經營道理

沒想到麥幸夫非常生氣,馬上訓斥兒子:「你一定要記得,我們做老闆的,把公司關起來了,明天還有飯吃;但有上百個家庭卻會因為你的一句話而沒飯吃。你以後做決定,一定要為這上百個家庭思考,每一個決定,都要為他們想。」被罵的麥升陽當時沒有聽懂,一直到麥幸夫的告別式上,當前來致意的人都漸漸離開後,最後還有一排老員工仍傷痛到不能自己。

「這是因為董事長待他們像家人,那時我才終於懂得父親的話;這是他留給我最印象深刻的觀念,也是唯一的一次,親自教導我經營事業的道理。」麥升陽紅了眼眶;直到現在,在新東陽的900名員工中,還有120人的年資超過二十年。

麥幸夫過世後,新東陽由麥幸夫的3個弟弟共同扛下,二弟麥寬成接任董事長,三弟麥石來出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四弟麥添財出任執行副總,麥升陽則在畢業後,回到公司從基層做起。

外界以為新東陽經營穩健,卻不知道在1997到2000年時曾出現虧損,「當時新東陽的資本額是8億8000萬元,公司的短期借貸竟高達8億元,如果銀行抽銀根,我們立刻就倒了;這是管理出現問題。」麥升陽說。食品同業則認為,新東陽當時形象趨於老化,也過度依賴像是休息站這樣以政府標案為主的特殊通路,一旦無法續約,對當年業績會立刻受到衝擊。

一九九九年新東陽更爆發商標權之爭,早年麥石來將新東陽的中國商標權登記在自己名下,造成後來新東陽登陸發展受阻,雙方為此對簿公堂,兄弟理念不合正式浮上台面,對營運更是雪上加霜;同年董事會改組,麥石來雖仍保有董事席次,但不再出任副董事長與總經理,由麥添財接任,麥升陽也在這波改組時出任副總經理一職,在新東陽風雨飄搖之時,回到接班梯隊。

麥升陽直言,「當時和二叔(麥寬成)溝通,上一代的事情我不想介入,只希望一切能合理化,從公司管理到商標權歸屬都一樣,授權我導入專業的管理機制,才能讓員工覺得留在公司有希望。」於是在叔叔們與時任執行副總經理許圳清的支持指導下,陸續展開改革作業,第一件事就是提升工廠管理效益,請來顧問公司提升產能利用率,透過流程改造拉升到九成,自然降低成本。

第二,設立產品經理人,打破過去只看銷售總額的操作模式,回歸每件產品的經營檢討;第三,擴大建置自有通路,增設食品館與百貨專櫃據點,降低特殊通路因為標案異動所造成的營運風險,「現在標案的利潤因為競爭已愈來愈薄,營收規模雖大,但未必能獲利。」近年來也積極切入商場經營的大成長城副總經理李維溪分析。

放手推動內部改革
請林依晨代言,讓老店年輕

更重要的是,麥升陽扭轉新東陽穩重卻老化的品牌形象,過去請來資深藝人李立群代言,現在則配合定位改以新生代女星林依晨出任,「他對包裝設計尤其講究,從國外回來的確比較懂。」許圳清形容。麥升陽將新東陽招牌的紅底燙金字,以比過去貴三倍的包材呈現出質感,源自父親創業、略顯過時的商標則改放在側邊,意味著創新又不忘本,「以前朋友會說,進新東陽買不到東西;現在則說,不知道該買哪個才好?代表新東陽變得不一樣了。」

經過改造後的新東陽開始轉虧為盈,一直扮演著嚴母的李叔琬,過去很少稱讚麥升陽,甚至總在親戚朋友面前一把推開他,只拉著兩位在柏克萊念書的妹妹介紹說:「這是我優秀的女兒。」對他卻最常說:「不肖子,沒有用,生你不如生一塊叉燒。」

但麥升陽慢慢做出成績後,李叔琬有一次從美國回來,飯席間突然拍拍他的肩,留下一句「以你為榮」,然後轉頭就離開。「吼(喘了一口大氣)!突然間一切的努力是值得的,這是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獲得肯定。」麥升陽忍住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即使事情已過了許久,心情還是很激動。

李叔琬也很明白,身為麥幸夫的兒子,承受的壓力不是只有公司經營,更多是來自家族。事實上,自從新東陽爆發中國商標權之爭後,麥升陽除了要在三位叔叔間居中扮演溝通角色,更要面對中國商標權不在手上、消費者對品牌混淆的問題;兩年前,由麥石來以新東陽註冊、在中國銷售的八寶粥發生問題,台灣新東陽卻遭到池魚之殃,明明沒有生產八寶粥,在中國的商品卻全數慘遭下架。

最麻煩的是,麥石來在中國擁有新東陽在門市、糕餅的商標權,新東陽卻擁有肉品的商標權,兩家對簿公堂的公司同時使用「新東陽」品牌,「所以他出差錯,我就完蛋。」那時才剛接任總經理的麥升陽,在大陸要不斷地向各政府單位、通路解釋說明,在台灣花錢廣告澄清、穩住消費者信心,「但真的很難清楚說明。」半年後商品重新在中國通路上架,代價卻是多付500萬人民幣上架費,以及受損的品牌形象。

還有令麥升陽難為的,是先前麥石來所經營的惠陽超市因為積欠廠商貨款,將新東陽的股票抵押給廠商,因此現在包括統一、黑橋、光泉、台畜等同業,都是新東陽的股東,「良性競爭是很好,但要把策略向競爭對手報告,實在是…,這個位子真的很難坐。」麥升陽苦笑著說。

面對上一代的紛爭,麥升陽絕口不提,「身為晚輩,叔叔們都很照顧,我不想介入上一代的分配,多一點、少一點,一百億或一億元都只是數字變化,我不需要這麼多。」即使新東陽是由麥幸夫創辦,但現在新東陽的最大股東是麥寬成,再來則是麥石來、麥升陽和麥添財,而事業規模最為雄厚的昇陽建設,則為麥寬成家族所有,麥石來則在中國開發休閒地產事業,四兄弟已經分家,新東陽食品成為四兄弟唯一共同的根基。

守住老字號招牌 未來交由專業經理人掌舵

但據知情人士指出,去年新東陽財報出爐後,麥石來又派另一組會計師查核,多花了60萬元,顯然家族間仍存在著不信任。一位長期觀察新東陽的通路高階主管認為,新東陽這十年來風風雨雨,錯過了中國高速成長的黃金時期,因為內部爭議所造成的保守經營策略,在各食品業先後轉型跨足餐飲、展開多角化經營時,也錯失了在台灣坐大的機會。

如今新東陽保住清水休息站的經營權,爭議多時的商標權,經法院判決麥石來已敗訴,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最快今年也可以回到新東陽手上;當時8億元的貸款也減債到只剩下2億元,麥升陽算是站穩腳步,「為未來十年發展,現在已經到了要播種的時間,我們經營的是民生必需品,慢沒有關係,重點是要穩健、有品質。」

麥升陽感嘆地說:「我或許沒有像爸爸或叔叔那一代這麼拚命,但也不是像八卦媒體形容的那種紈絝子弟,我的責任就是保衛新東陽這塊紅底金字招牌;但隨著時代改變,以後坐這個位子不一定要姓麥,誰能把公司經營得更好,我就交給誰,看到父親為工作都賠掉一條命,他曾享受到嗎?」

未來公司上軌道後,麥升陽計畫交給專業經理人,一方面可以做自己的事,同時也讓員工知道只要有努力,大家都有機會,「一定要先思考員工,因為這是父親在世時,唯一來得及教我的事。」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