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人福山雅治於2013年在西班牙出席電影節的宣傳活動。攝: Carlos Alvarez/GETTY

今年九月,日本明星「男神」福山雅治宣布結婚,在香港引起熱烈討論,不過在近年韓風漸趨熾熱的情況下,已很久未試過有日本藝能界的新聞,能夠引起這麼熱烈的討論。

事實上,日本文化對香港人影響甚深,無論是動漫、遊戲機、音樂還是劇集,一直都影響香港,甚至整個東亞地區,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系主任吳偉明說,「早在五十年代,黑澤明電影已影響不少本地藝術創作人,不過真正要數日本文化在本港掀起的兩次高潮,就要數八十年代中森明菜、近藤真彥等偶像興起,以及九十年代 J pop 音樂及日劇的流行,無疑上當時以資源計算,日本的文化事業規模遠遠追不上美國,但勝在創意十足,而且掌握到亞洲觀眾口味,因而可以在香港立足幾十年。」

即使近年韓流襲港,吳偉明亦覺得沒有對日本文化造成太大威脅,「我在九十年代於普林斯頓大學任職時,已留意韓國文化,的確韓國在舞蹈、音樂錄像、網上娛樂等方面,質素已比日本優勝,但韓國文化屬於刻意經營,不單流於千篇一律,而且在全球化氣候下,才得以於世界各地流行,反而日本文化由始至終都沒有刻意外流,在其他亞洲國家有需求下才偶然變成熱潮,那種供求關係的分別,令日本文化堅持創意行先;最重要的,是日文中多漢字,對於香港人來說倍添親切,即使完全不懂日文,亦可以大概解讀到當中的含意,這是韓文那些古怪符號所不能提供的。」

不過就算日本文化在香港長賣長有,曾於日本留學及與日本人同住過短時間的吳偉明仍然認為,日本文化仍有很多不為港人接受的地方,「始終將日本文化進口的入口商,會因應市場有一定的篩選,我們在港接觸的日本文化,其實是某種 stereotype ,未必見識到他們保守及難以接受的黑暗面,要深入認識日本文化,才了解到這一方面。」以下五樣被吳偉明以「難以入口」來形容的日本文化,你又可以接受到幾多樣呢?

日本藝人Kyary pamyu pamyu在日本MTV電視節目上表演。攝: Ken Ishii/GETTY

01 你的血統純正嗎?

《哈利波特》中有巫師與麻瓜之分,在今時今日現代化的日本社會,仍有部落民的概念,例如祖先是做殯儀業者、屠夫、皮革工人、拾荒者等「不潔」工作,又或是其他國家如韓國人、中國人等,他們的後代即使過了幾多代,仍被標籤成部落民,不單不能在大企業工作,甚至只可居住在指定的貧民區,世世代代受盡歧視,這亦解釋到為何日本藝能界中有那麼多韓裔藝人,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工作。

2015年2月14日,大阪,一輛新幹線列車停泊在新大阪站。摄: 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02 用 WhatsApp 約人是沒禮貌的

日本人繁文縟節特別多,不能在地鐵中大聲談話、化妝及剪指甲等,已屬小事,最要命的是對於約會他們絕不輕看,一星期前已經要用郵件約定,而且約會的細節,要寫得非常詳細,然後不停每日要再傳郵件來確認,一個約會 confirm 無限次,跟我們用 WhatsApp 交代幾句就約好相比,日本人就是沒有這種爽快。

03 職場每一個也是雙面人

有追看日劇《半澤直樹》的就知道,日本人對上司及長輩是必敬必恭的,下屬不單經常得不到上司的尊重,即使被要求當眾脫衣「娛賓」,也要絕對服從,社長也只可以與同級別的人交往,故當地打工仔以「社畜」一詞來自嘲,而不少日本人在社交媒體更會有兩個戶口,一個是對同事的戶口,另一個化名戶口才是真正反映自我一面的,甚至有不少日本人有雙重性格,就是這個原因。

04 別來日本生活

外地人到日本旅遊,禮遇處處,當地人十分歡迎,但如果你到當地居住及工作,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吳偉明親身經歷,兩次到日本留學也租不到房子,大部分日本人均不願意租屋給外地人,要靠大學寫保證信才租到;找工作更相當困難,基本上外地人只可做導遊招待及翻譯等特殊工種,一般公司根本不會請外地人。

2015年3月22日,一名cosplayer在日本動漫節上拍照。攝: Chris McGrath/GETTY

05 前衛時裝跟變態日劇

日劇及日本時裝,深受香港人歡迎,但其實是已經過濾的,不少時裝文化如男士化妝、女士染髮染到七彩顏色等,又或是有變態殺人、近親相姦、虐待等日劇,香港人其實難以接受,當然這些另類文化,也不會流入香港。

<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