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翔文:就是愛看頒獎典禮
無盡的感動與啟發

對我來說,頒獎典禮永遠是欣喜的、正向的,因為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場煙火般燦爛的表演,更是一整個產業的年度回顧與未來展望。

2015/11/1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90 期 作者:塗翔文

從小到大,我一直很愛看各式各樣的頒獎典禮。從金馬獎、金鐘獎看到雜誌週刊辦的「金嗓獎」,後來更愛看美國的奧斯卡金像獎。雖不至於像奧斯卡影后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說的,曾在浴室裡把洗髮精瓶子當獎座,對著鏡子夢想有機會登台領獎致謝辭;但一直很愛看揭開信封終於宣布得獎者是誰的那個懸疑感,亦感動於那些被眾人所榮耀、不停反覆說著「謝謝」二字的奇妙時刻。

尤其是金馬獎。從小時候就愛看電影,明星當然是第一線認識的焦點所在。以前看典禮就喜歡看明星進場、出場,一個個身著華服,然後看入圍者在台下坐成一排,等待誰最後得獎的那一秒。我跟得上的那個年代,台灣新電影成了國片的主力,反而香港電影與明星一個個成為金馬獎上發光發熱的所在。狄龍、萬梓良、周潤發、張曼玉、鄭裕玲、梅艷芳等等,就連周星馳在以《功夫》奪下最佳導演之前,早就曾以《霹靂先鋒》拿過一座最佳男配角獎。

熱血沸騰的榮耀感

或許也因為如此,幾個台灣演員稱帝封后的印象也相對特別深刻,像是楊惠姍憑《小逃犯》、《我這樣過了一生》連2年得獎、隔年再以《我的愛》創下連續3年入圍影后紀錄,這紀錄直到去年才被桂綸鎂追平。陳松勇在強敵環伺下憑《悲情城市》奪下最佳男主角,《滾滾紅塵》的林青霞、《推手》的郎雄,亦同樣令人至今難忘。

直到九○年代中,對岸的中國電影也開始加入競逐行列,台灣電影的壓力就相對而言更加提高了。所以李安以《色,戒》得獎,全國矚目;阮經天憑《艋舺》、陳湘琪以《迴光奏鳴曲》為台灣拿下暌違許久的影帝、影后大獎之際,更是令人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榮耀感。

我一直覺得,歷史只能向前無法倒退,當金馬獎已被喻為「華人影壇奧斯卡」的地位時,我們不該畫地自限,反而應更有氣度地面對其他地區的影人橫掃獎項的現實,並藉此成為激勵自己團結努力、繼續拍出好作品的動力才是。

對以前的我來說,頒獎典禮像是一場大秀。有頂尖的主持人,有繽紛的舞台,有星光熠熠,還有華麗的表演。後來更迷電影,什麼片子都看,連過去的老片歷史也不放過,兩岸三地的電影環境、作者、工業,都成了我最感興趣的部分。就像1992那一年,大概是我印象中金馬獎入圍影片最強大的一年:王家衛《阿飛正傳》、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關錦鵬《阮玲玉》、李安的《推手》同場較勁,那時的我除了關心張曼玉是否封后,到底最佳影片和導演究竟誰會拿下,也已經變成我跟著緊張焦急的項目了。最後《牯》片得最佳影片,導演是王家衛,李安、關錦鵬都給了一座特別獎,到現在大家都還常為那年的結果津津樂道。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大立光6000元的煩惱
財訊雙週刊第533期
百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翻開一部失控的金控傾軋史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永豐超貸三寶案也不是一天完成的。曾是一家積極創新的好公司, 為何不到11年就淪落至此?在何壽川收押禁見後,永豐金的領導層又會有何改變呢?

more
外貿協會-企業高階主管實戰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