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不出來「你長大想做什麼」?別擔心,你可能是多重潛能人才!

在很多人生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選擇」才得以前進。例如:決定念哪一科系、畢業後從事什麼工作等。但是,如果不確定自己是否想終其一生都要從事同類工作,或者因興趣廣泛一直找不到那項所謂的「人生意義」與「天命」,Emilie Wapnick透過自己的經歷,則要告訴尋尋覓覓的人們:其實你並不孤單。

2015/11/20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TEDxTaipei

「如果可以,你長大後想做什麼?」

大部份的人在小時候可能都被問過這個問題,你還記得你當時的答案嗎?而長大後的你,成為那樣的大人了嗎?是否如同電影《藍色大門》的經典台詞之一所說的:「留下什麼,我們就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在很多人生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選擇」才得以前進。例如:決定念哪一科系、畢業後從事什麼工作等。試想,若我們在求職時,履歷表上顯現出無所定性,便很難在第一眼就被企業相中,導致職涯容易遭受阻礙或被限制。

但是,如果不確定自己是否想終其一生都要從事同類工作,或者因興趣廣泛一直找不到那項所謂的「人生意義」與「天命」,Emilie Wapnick透過自己的經歷,則要告訴尋尋覓覓的人們:其實你並不孤單。

不喜歡被貼上標簽,興趣和職業可能明天就會改變,我們可能都認識幾個像Emilie Wapnick的人,甚至那個人就是自己。

Emilie Wapnick從高中之後發現自己有個傾向-對某一領域很有興趣,接著便會奮不顧身跳進去鑽研,然後通常也會表現得不錯;只是總是會走到某個時刻,她突然就感到索然無趣了。每到那時,她總會試著堅持下去,畢竟已經花了大把時間精神,但是「已經不再那麼有挑戰」的感覺總是驅使她放手。

然後,她會找到下一個有趣的事物全心投入,如此循環下去。

文化框架:單一志向才是正途

回想我們開頭的問題:「你長大以後想要做什麼?」一開始,這只是大人們想要從孩子們口中聽到一些可愛的答案:「噢,太空人?好可愛啊!」但後來這個問題卻不斷反覆出現在我們的人生當中,甚至有時我們日思夜想只為了找出答案。

如果,你曾經為大部分人眼裡的「沒有定性」而焦慮,不知道是否能選擇任何一個興趣成為一生志業,或者開始懷疑是否是自己有什麼問題,試著思考一個問題:「你從哪裡學到“做很多事情是不正常的”?」

「長大想要做什麼?」這個問題的本身並不期待十種不同的答案。「它啓發孩子去夢想他們能做的那件事,但是它卻無法啓發孩子去夢想“所有”他們能做的事。」

Emilie Wapnick解釋,社會文化所設下的單一框架與假設限制了人們自兒時以來的思考與對未來可能性的想望。在某個年紀過後,我們的社會文化並不鼓勵志向不明確這回事,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必須選擇一個領域,朝著「專家」(Specialist)這安全的方向走去。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