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吳嘉隆:政策懸疑性是聯準會新武器

當聯準會把資金引導去長期公債市場,還必須製造市場不一致性; 就是說,前瞻指引已轉變,不再追求政策透明度,而是政策懸疑性。

2015/10/2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8 期 作者:吳嘉隆

自金融海嘯以來,美國聯準會的基本戰略,就是壓低民間商業用的長期利率,以刺激房地產與汽車市場,來帶動經濟復甦。

由於長期利率是以長期公債的殖利率為基準再去加碼的,所以聯準會在考慮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場以及升息的時候,很在乎長期公債市場的表現,不希望看到恐慌性拋售,把長期公債殖利率推高了。於是,聯準會推出的第一套戰術,是利用外匯市場來掩護長期公債市場,也就是用前瞻指引來製造升息的預期,再以此來拉抬美元行情。

當市場看好美元時,套利資金流入美國,然後轉去買長期公債。2014年1月QE開始退場以來,長債殖利率一路走低,不但沒有衝破3%,反而下探2%。這正是聯準會要的。

然而,美元指數自去年7月初由80點漲到今年3月中的100點,確實太強了,於是在今年第一季看到了兩個後遺症:第一,油價因美元走強而暴跌,害頁岩油能源公司開始砍資本支出與裁員;第二,強勢美元也開始打擊到出口。合起來,美國的復甦在第一季幾乎完全停滯。

聯準會於是在3月的利率會議下修經濟成長前景,希望降低升息預期,來緩和美元漲勢。聯準會要強勢美元,沒錯,但不希望美元衝得太猛,所以需要讓美元拉回。結果美元指數從3月中旬起陷入高檔盤整,在94到97點之間不斷來回震盪至今。為了繼續吸引資金流入長期公債市場,聯準會在9月利率會議上推出第二套戰術,那就是向市場注入「政策不確定性」,讓避險需求上升,來繼續撐起長期公債市場。

其操作包含兩部分:第一,以中國經濟與全球景氣可能放緩為不升息的一個理由。當市場對景氣前景的信心下滑時,避險意識會驅使更多資金離開股市,湧向長期公債市場。第二,製造市場的不一致性,讓多空保持平衡,以避免單邊持倉,如此才不會因缺乏交易對手,也就是流動性不足,造成市場崩盤。

舉一個例子,8月初發布的7月非農新增就業人數超過預期,使得市場相信九月應該會升息。不過,8月19日公布的聯準會7月會議紀要卻很鴿派,說「升息的條件還不具備,只是愈來愈靠近」。結果在9月會議前夕,華爾街的投資銀行認為會升息與不升息的是一半一半。

重點是,當聯準會把資金引導去長期公債市場時,還必須製造市場不一致性;所以,我們常看到鷹派與鴿派官員輪流出來講話,讓市場莫衷一是。這就是說,前瞻指引其實已經轉變了,不再追求政策透明度,而是政策懸疑性。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