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生回家:被歷史遺忘的返家之路(下)

台日間一言難盡的愛恨糾葛,具體而微地呈現在近幾年台灣的幾部話題電影中。

2015/10/16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端傳媒

特約撰稿人 張士達(影評人)

在電影《灣生回家》中,松本洽盛的女兒一直不懂,父親為何如此熱愛台灣,直到她親自跟着父親來台,感受到台灣人對日本人的熱烈歡迎,才驚訝且感動地說:「亞洲竟然還有不討厭日本的國家。」台灣民眾向來最愛聽外國人讚美台灣有多好,然而聽到這句話,卻恐怕很難隱藏一絲絲隱約不舒服的感覺。事實上台灣對於日本因歷史糾葛而留下的複雜情結,數十年來從未消失。

日本是台灣人最愛的出國旅遊地點,近年拜匯率所賜,赴日旅遊人數更頻頻突破新高,許多固定每年赴日的民眾,常親切地以「回家」稱之。然而一旦談到百年前那段台灣歷史,光是要用「日治」或「日據」來稱呼,真要追究起來就已足以引起一場爭論,反倒是台語習慣以較為中性的「日本時代」稱之,較不至於引起爭議。但在台灣電影裏,台灣與日本難以一言道盡的複雜糾葛,早就是許多創作者青睞的重要題材。

《灣生回家》劇照。由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早在台灣新電影時期,王童導演就以《稻草人》(1987)和《無言的山丘》(1992),持續拍攝日治時期的台灣人民心聲。《稻草人》描述日治時期尾聲的台灣農村,一群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夾在日本統治與美軍轟炸之間,為求生存而上演各種笑淚交織的荒謬戲碼。日本建設的繁華昇平已是過去,台灣壯丁要被徵召赴南洋作戰,美軍轟炸的彈殼帶來的竟反而是發財的美夢。《無言的山丘》同樣以日治時期為背景,雖然背景是金瓜石採礦興盛的1927年前後,但不論統治階層如何變換輪替,底層人民卻同樣永遠被時代巨輪剝削壓榨。

在吳念真導演的《多桑》(1994)中,多桑(「父親」的日語發音)出生於1929年,在日本統治之下成長,一直嚮往去日本看富士山和皇宮,只會說日語和台語,是台灣電影中受日本教育長大的典型父親形象代表。片中在日治結束後長大的女兒,做家庭作業畫中華民國國旗,多桑幫忙畫,卻把青天白日塗成紅色,儼然成了一角日本國旗,女兒氣得用國語罵老爸:「漢奸走狗,你汪精衛啦!」這場當年在戲院裏引起全場大笑的戲,鮮活地道出了日治時期結束後台灣不同世代之間的尷尬。在迅速、全面且斷然的政權轉換之下,兩代人之間在不同的語言和教育之下嚴重斷裂。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