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道的宏國教訓:老老實實回歸本業 花十年從六百億負債脫身 宏國演出「復活記」

六百億元債務纏身的宏國集團,其實早在五年前就悄悄「重出江湖」。然而力求低調的主事者林鴻道,直到如今才罕見地受訪,暢談十年來宏國瘦身、減債、重新出發的心路歷程,正式宣告宏國走出債務陰影。從高峰摔下再站起,林鴻道說自己「只有辛苦,沒有痛苦」,但經營事業的心境已與從前大不相同了。

2011/10/1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83 期 作者:田習如

我們不會再去做不懂的事情了,」在台北市敦化北路宏國大樓頂層,逾半層樓高的超豪華水晶吊燈,兀自垂懸在原本是宏國林家兄弟氣派住家的挑高大廳裡,只是十年來不再閃耀,因為這裡早已用儉樸的板材改裝成辦公空間,而掌管集團母體事業的林家老二林鴻道,就在此接受《財訊》專訪,道出這句十年來最深切的體悟。

宏國集團的現況如何?林鴻道說幾年前一位朋友問他時,他比喻「已經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如今則是「不但已經出院,而且也開始運動了」!

十年前,宏國集團版圖從原本的地產、飯店(凱撒大飯店)橫跨到金融(中聯信託)、投資公司、媒體《大成報》甚至職業籃球隊,看似如日中天之際,卻在宏國主導興建的台北一○一大樓動工才半年後的二○○○年一月,宏國突然召開債權銀行會議,要求銀行別抽銀根,結果使得一年利息負擔超過四十億元的龐大債務壓力瞬間爆發。後來被宏國大家長林謝罕見請回來處理債務的老臣江淳信坦言,當初估計四八○億元的集團債務總額,經過仔細清查後才發現竟然高達六○五億元!

相較於九○年代後期許多「債留台灣」的落跑大亨,欠下的錢也沒有宏國集團這麼多。雖然林家許多人都有綠卡,海外資產也豐厚,但林謝罕見要求兒子們必須留在台灣面對債務,於是開啟了宏國集團長達十年的重生之路。面對三個兒子衝事業衝出大筆債務,林謝罕見以安慰鼓勵代替責備。

十年理債工程
保住資產、換現減債


當時三兄弟分工,老大林鴻明繼續完成一○一大樓,以實現父親林堉琪要蓋世界第一高樓的遺願;老么林鴻志負責家族在大陸與人合資、正在起飛的建設事業,於是挽救母體企業的重責大任就落在林鴻道肩頭。

林鴻道的十年理債大工程可分兩階段:前五年設法保住資產,後五年設法活化資產償債。而第一階段下的工夫,正是宏國集團賴以重生的最大關鍵。簡言之,宏國幹部們在第一階段的工作就是透過各種關係、一再拜訪各家債權銀行,一面協商利息打折、提出漸進攤還計畫;一面懇求不要拍賣不動產抵押品,否則就一毛錢利息也不繳。由於多數債權銀行是公營行庫,而宏國之前累積的政商關係也派上用場,大部分銀行考量與其遽然轉為呆帳,不如靜待宏國喘氣回神,因此終於讓宏國守住「翻身老本」,絕大多數的不動產都沒有被銀行拍賣掉。

集團總經理江淳信回顧這一段過程,特別指出林鴻道留下土地的眼光精準,債務危機初期外傳宏國「能賣的都要賣掉」,但林鴻道堅持台北凱撒飯店、捷運忠孝復興BR4(後來租給遠東集團三十年)和宏國總部大樓等絕對不賣,因為這些精華地段「將來有錢也買不回來」。

「留得青山在」的宏國,第二階段就進入大量開發資產、換現減債的時期。此時林鴻道用策略聯盟模式,亦即由宏國提供土地,找合作夥伴出面推案,包括國揚、興富發、甲山林……等熟識的地產業者都與宏國聯盟,近六年來已在大台北、基隆地區推出二十多個住宅開發案,讓宏國得以在房市好景時大量套現,並向銀行借新還舊。

林鴻道認為這個模式很成功,「建築是非常勞心勞力的行業,不像很多行業可以靠組織、設備來大幅擴充。所以宏國若自己推案,量是有限的,當年即使宏國規模最大的時候,推案的規模都沒有今天多,現在所有案量加起來的營業額就比過去多。」

一位地產同業觀察,宏國再起是來自「元氣加運氣」,首先是以精明手法保留元氣,例如掌握重要的畸零地、角地,讓債權銀行即使想把緊鄰的宏國抵押土地拍賣也難有好價錢,再不然就是從資產管理公司那裡打折買回自家好土地。其次是趁房價大漲的好運道大量推案,像是「城上城」、「南加州」等案都大賣,而且因為合作對象對於提供土地的宏國也有所求,例如有的是上市公司需要創造案量拚市占率,有的是想轉型做建設的代銷公司需要識途老馬,所以樂意配合宏國,分享利潤。(本文節錄自383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