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德夫:進擊的日本威士忌
開啟另一扇驚奇之門

山崎、余市頻頻獲獎,讓以蘇格蘭威士忌馬首是瞻的國際市場打開驚奇之門, 這個《進擊的巨人》,將繼續擄獲全球酒友挑剔的味蕾。

2015/10/2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7 期 作者:邱德夫

近1、2年來日本威士忌堪稱炙手可熱,以山崎50年為例,去年在香港邦漢斯拍賣會上,這支在推出時「僅」8萬港元的老酒,最終以24.5萬港元落槌;同樣是去年於台北舉行的羅芙奧拍賣會上,一瓶1963年的輕井澤,創下新台幣98.6萬元的驚人價格;到了今年,輕井澤1960年更以近92萬港元刷新日本威士忌的拍賣紀錄。怪不得Whisky Luxe酒展上,進場酒友迅速地在三得利攤位前排成人龍,無非是為了試試手氣,看看能否以60萬元的「低價」購入唯一的一瓶山崎50年,且據不可靠的馬路消息稱,當中籤的酒友喜孜孜地付款取酒後,馬上有人趨前探詢有否加價讓渡的可能。

搶手! 余市20年難求

除了以上叫人咋舌的天價老酒外,近期與威士忌相關的最大話題,莫過於日本Nikka公司旗下余市及宮城峽兩座蒸餾廠的核心酒款,因原酒存量不足而於8月停產。消息一出,全球各地酒友奔相走告,形成一陣搶購熱潮,台灣早年由三商行進口的余市20年水漲船高,立即跳漲五倍仍缺貨,據聞對岸更直奔8倍之多。害得我趕緊返家看看養在深「櫃」人未識的酒是否安好,即使並不特別欣賞酒裡的硫磺火藥味,但看在孔方兄份上,也不禁敝帚自珍起來。

身為世界五大產國之一的日本威士忌,其生產歷史已近百年。最早的山崎蒸餾所於1924年在大阪附近成立,邀請曾到蘇格蘭習藝的竹鶴政孝擔任廠長,只不過竹鶴政孝一心想製作充滿強壯酒體的蘇格蘭風威士忌,與山崎創辦者鳥井信治郎理念不合,因此離開山崎到北海道興建了余市蒸餾所。其後隨著威士忌銷量的成長,今日我們熟悉的羽生、 輕井澤、宮城峽和白州陸續成立,整體產量逐年提升,並在八三年達到高峰。但自斯以降,由於全球威士忌產業的蕭條,加上經濟泡沫化的衝擊,消費者買不起較高消費額的威士忌,轉向如燒酎的平民飲品,導致產量一路崩跌,2008年觸底時僅及極盛時期的4分之1。在這一波長達25年的跌勢下,缺少大集團支持的羽生和輕井澤都被迫在2000年停產,而後分別在○四年和一一年關廠打烊。

為了在逆境中求生存,山崎、余市等蒸餾所積極參加國際烈酒競賽,並從本世紀初開始,不論是單一麥芽或是調和威士忌都頻頻獲獎,讓以蘇格蘭威士忌馬首是瞻的國際市場好似打開了一扇驚奇之門,突然發現充滿神祕東方調性的日本威士忌竟是如此美好。至於日本國內,過去一直認為只有老一輩的人才懂得欣賞威士忌,為了拓展消費人口,力推以一定水酒比例調製的水割以及highball喝法,不僅簡單易學,且降低了酒精刺激,逐漸融入年輕世代的酒食生活中,整體市場愈發活絡。

不過威士忌與其他消費品不同,從新酒製作到裝瓶推出,少則7、8年,多則20、30年,無法在短時間內因需求而趕製。以此而言,今日日本威士忌的短缺現象,無非是過去產量大幅下滑的結果,即使從○八年開始加爐添灶的提升產量,但至今也不過短短數年,難以填補全球消費者的殷切需求。日本威士忌的出口量本來就少,僅占產量的5%不到,今年NHK電視台製作播出以竹鶴政孝為主角的晨間劇《阿政與艾莉》,更推波助瀾地讓余市銷量暴增,一時之間,日本國內的貨架上都找不到有年分的威士忌了,遑論國外,供需嚴重失衡下,酒價之飆漲,完全符合市場規則。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