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留18分鐘給自己

蔣勳:「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 文學、美學發言者蔣勳,於去年年會朗誦詩作《願》,溫厚的嗓音流入耳中直至心底的是一股發燙的暖流,久不褪去。

2015/10/08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TEDxTaipei

願──作者:蔣勳

我願是滿山的杜鵑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願是繁星 捨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我願是千萬條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願是那月 為你 再一次圓滿

如果你是島嶼 我願是環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張起了船帆 我願是輕輕吹動的風浪 如果你遠行 我願是那路 準備了平坦 隨你去到遠方

當你走累了 我願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棧 有乾淨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眠中有夢 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

我願是手臂 讓你依靠 雖然白髮蒼蒼 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 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 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當你埋葬土中 我願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 我便成塵 如果 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 我就再許一願 與你結來世的姻緣

人如百代過客,在天地之間渺如蜉蝣,人生底的歡聚散宴,就如月亦有圓缺, 蔣勳誦念的《願》是承諾的相願,抓緊思念的源頭。


蔣勳:「用十八分鐘去對抗所有的苦難跟殘缺。戰爭太多、戰亂太多、流亡太多,會特別懂得圓的渴望、期待的渴望。」

團圓,是因分離感太強、殘缺太難耐;團圓,是一團思念。 中國人自古重視團圓節慶,一月十五元宵節與家人歡聚、七月十五中元節,得到水裡放水燈招喚沒有主人的亡魂與凡間共樂、中秋佳節則是與家人團圓、烤肉, 「團圓」儼然成為文化,是民族的渴望。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蘇東坡在《水調歌頭》中幻想自己天上遊仙之景,除顯現出世、入世的矛盾與糾結感,更是道盡思念久未聚首的弟弟。他對團圓的渴望就是因為有太多太多的殘缺感。

詩,或許讓人誤會,務實的人以為詩裡的風花雪月、千古風流只是團霧,若是沈浸太久便會瞬然墜入虛無縹緲的空間,然而詩卻是無形,詩可以是樂趣、溫存,詩的未知與飄渺,如覃子豪所說:「詩是游離於情感與志趣以外的東西,而這東西是一個未知,在未發現它以前,不能定以名稱,它像是一個假設正等待我們去求證。」

而蔣勳認為的詩是一股心底的共鳴,是寬廣的愛,因為詩安慰了好多好多的人。關於愛,蔣勳認為:「愛是喜悅,可以分享;愛是苦難,可以分擔。」因為如此,愛可以在不同的文化中得到一股共鳴的震盪。愛已不是文字、不是內容,愛如詩,包覆著厚重的暖度。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