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講座

金融危機遠離 只是假象
全球深陷債務泥淖 違約陰魂不散

雖然借貸成本下降,希臘、葡萄牙、西班牙及義大利的國債仍在上升。各國選民眼看公帑都要落入債主口袋,難免有情緒要宣洩,希臘選民在本月底的選舉中就可能如此。

2015/01/15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68 期 作者:韋戈斯沃斯(Robin Wigglesworth)

葡萄牙人格拉夫(Jorge Grave)2006年從里斯本科技大學體育系畢業時,前途一片大好;然而,未料歐元危機隨即爆發,葡萄牙經濟陷入黑暗。

為因應變局,葡萄牙實施撙節措施,格拉夫任教的班級變大、鐘點變少,他一週只有一天有課。微薄的薪水無法度日,他不得不辭去學校的工作,以當私人教練謀生,同僚也有不少人被迫離開教育崗位。

他說:「我不能抱怨,我有些朋友更是兩袖清風。他們多數每週只有5到10小時的工作,靠此養家根本不夠,也無法離開父母自力更生。」

葡萄牙去年終於搖搖擺擺地走出了靠外界紓困的日子,但是危機留下的經濟疤痕猶新,債務與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仍高達130%,全球最高。雖然借貸成本現已降低,但是葡萄牙此刻花在償債的錢,仍超過教育預算,像格拉夫這類的教師深受其害。

危機暫時消退 負債依然巨大

葡萄牙政府雖然努力恢復信譽,一些經濟學家仍擔心,長期居高不下的債務,終究會撐不下去。葡萄牙的困境也是經濟學上的長期難題:什麼情況下一個國家算是破產?在什麼時間點上,政府的債務算是到了無力支撐的地步?

對這個問題,企業有答案,但是國家或是政府並沒有清楚的答案。而今這個問題迫切地需要一個答案,不管是對烏克蘭或對委內瑞拉而言,從牙買加到迦納舉世皆然。歐盟不少國家也不例外,危機即使漸漸消退,債務負擔仍舊極巨。

雖然在一二年歷經史上最大的債務重組,目前希臘的債務與GDP之比仍高達174%,也因此,希臘打出「免債」競選口號的左翼激進聯盟Syriza,能在前不久的選舉中崛起。

因處理歐元債務危機不快而求去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前官員竇耶(Peter Doyle)說:「顯然許多歐盟國仍處在危險的門檻,歐盟未解決的債務問題極大。」

英國《金融時報》(FT)與IMF依據IMF的經濟模型設計出了一個網上互動工具,可以估計出一國的債務曲線,以及債務如何受經濟成長、借貸成本與公共財政緊縮等因素的影響,並可透過微調與假設等來觀察債務可怎樣受到約束或增加,但這項工具無法判斷一國何時破產。

花旗集團前總裁李世同(Walter Wriston)常說:「國家不會破產。」從某些方面來說沒錯,國家不會像企業那樣打烊或消失,但是政府直接或間接違約、不履行償債義務的例子比比皆是。

經濟學家湯姆玆(Michael Tomz)與賴特(Mark Wright)曾檢視1820年至2013年之間176國的歷史,統計出107國有248次償還外債跳票的紀錄。雖然其中有些是重複性的政府破產,但是無不良紀錄的國家有如鳳毛麟角。一如亞當.史密斯1774年在《國富論》中所說:「當國債累積到一定程度時,我相信沒有一個政府完全付清債務的例子。」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專注做小賺更大
財訊雙週刊第531期
保單這樣買 別怕活到100歲
財訊趨勢特刊第68期
熱門文章
一顆小螺絲鎖住特斯拉大單

一顆小螺絲鎖住特斯拉大單
鳳梨田外創造的百億營收奇蹟

一輛車子有兩千多顆螺絲,路上跑的每一輛車子,幾乎都有恒耀做的螺絲與螺帽; 恒耀不但是全球前10大汽車扣件廠,也是特斯拉的主要供應商。

more
歌林
保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