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其志 許信良 生錯時代的「總統參選人」

同樣是美麗島世代大老,施明德日前因為公開質疑他人性向,被批評是「霸凌人權」,反觀許信良借錢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真情流露的政治告白,引發不少社會共鳴。忍受寂寞、享受孤獨,堅持理念、不忘初衷,是政治人物一生的考驗與試煉,至死方休,就這點,許信良看是比施明德豁然、超越了。

2011/04/2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71 期 作者:王明人

「他一生都想當台灣總統,也認為他知道該怎麼當台灣總統,他當然知道他不可能有機會當總統,卻想告訴社會,該怎麼當台灣的總統,但成功不必在我……。」一位曾追隨許信良多年、熟悉許性格的民進黨人,這樣談老許的參選。

悲劇英雄!
五次總統大選都壯志未酬


從上世紀末,台灣有總統直選開始,連同這次的第五次總統大選,許信良都有角色。一九九六年,挺許青年軍高唱曲調悲壯的台獨基本教義歌曲〈台灣魂〉,希望歌詞中建國的腳步能讓台灣人走向「新興民族」,但許信良卻在黨內初選不敵「神人」彭明敏;二○○○年,面對「超人」陳水扁,許黯然退黨以獨立候選人參選,也想當然耳的慘敗。

○四年,許挺連宋抗扁,還參與當時選後的泛藍抗爭;○八年,已在藍營內遊走多年的許卻賣力挺謝,也因此重拾回到民進黨內的鑰匙;一二年大選在即,許預言蔡英文一定能勝出初選,卻在登記截止之際,出人意表的宣布投入總統初選。許是當然不可能贏得初選,但他奔放談兩岸、清晰論憲法、氣魄推社福、勇敢倡特赦,對比蔡英文、蘇貞昌,這位唯一還在黨內的美麗島世代男性,初選表現堪稱英姿煥發,亮度遠勝電火球,是「良」性刺激。

「我有話要說」的參選聲明,清楚闡明許信良「大膽前進」民進黨總統初選的企圖心。從外表很難看出老許年紀已過七十,早就可以領取當年他一手催生的老人年金,他卻甘願年老背債,借了五百萬元,只圖一個說話機會。老許當然清楚,有生之年,他要當上台灣總統的個人志業是不可能實踐,但從他在第三場政見會結論時說:「深陷重重歷史對立情結不能自拔的台灣,難道真的不需要哲學家總統嗎?」無疑是對現實情境的沉重感嘆。許信良參選時就言明,希望自己的主張可以成為一二年的政見,雖然他還附了這麼一句:「當然,如果這位總統是確知確信這些主張正確的我,不是更好嗎?」

許信良這次能登記參選,冥冥中似是天意。初選表定裡的四場政見會,讓許看到表達主張的機會,只是,現在的老許當然早非當年那個能和李登輝「既聯合、又競爭」的氣魄黨主席,不具可投資性,老許忙了幾天,根本募不到五百萬元登記費,在只差一天就要截止登記,幾乎都要對參選死心之際,向平常輪流在桃園老家照顧近百歲人瑞父母的弟弟許國泰開了口,沒想到,許國泰借到五百萬元,讓已算是政界OB(退役的職業運動選手)的許信良有了重登大聯盟的機緣。

天命孤獨!
生錯時代的政治領導人


從小飽讀中外古今歷史,許信良過去便有「大位不以智取,聽天命」的體悟,尤其兩次參選總統慘敗,更讓許有深刻體悟,老許這幾年,只要輪到留守老家陪爸媽的時刻,最大的嗜好就是早年曾有些微領略的八字。為了「知天命」,老許把自己過去帶過、現在還在黨內的幕僚,甚至民進黨重要領導人的八字算了一遍,而據透露,從老許對前述人等的演算,民進黨的運勢看來不錯,「還可能出女總統!」第一場政見會結束當晚,許回中壢開「慶功宴」,老少輩黨內人士喝得high,許喝得茫然,不忘冷靜問鄭文燦,蔡、蘇到底誰占上風?

天命似在綠營,天意也讓他能參與初選。初選過程中,許信良既沒有蘇貞昌的局部新蘇連(部分新潮流、綠色友誼和蘇系)陣仗,也沒有蔡英文的「大英國協」排場(部分新潮流、扁系、謝系、獨派),許只有一人單兵,卻戰得精采。每場政見會前,早年曾是新聞耆老馬星野眼中新秀記者的許信良(許曾任中央社記者),親自在祕書準備的十行紙寫申論、結論內容,再念給祕書,請祕書逐字打出,每每忙到深夜凌晨,勉強睡幾小時,就趕赴會場應戰。

許信良台風糟糕,但態度真誠,喚起黨內尤其學運世代,對九○年代許領導下的黨中央風華年代的回憶。佩服許信良的民進黨人士曾嘆,他錯生在電子媒體時代,注定無法成為國家政治領袖。四場政見會,許一如往昔的口吃,對照台風、口條各擅勝場的蘇貞昌、蔡英文,他只能戴上眼鏡念稿,但許原本不太讓外界知悉的健筆,經數十年思辨論證產生的扎實內容,確是讓蘇、蔡備感壓力。而許以○四年反扁,○六年倒扁的身分,率先公開主張應特赦扁,更凸顯許的大開大闔,從不討好民粹。不少綠營人士,私下均嘆:「真該唯一支持許信良。」(本文節錄自371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