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周,由於中國意外宣布人民幣貶值,金融市場經歷了劇烈動盪,引起外界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失去增長動力的擔憂。此外,BIS 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第四季度開始,流入新興經濟體的借貸持續下跌,將使這些國家償還美元債務的難度增大。一旦美元上漲,美元債務的融資成本還將上升,進一步增加還貸難度。美聯儲加息的時機不定,也增強了市場的不確定性。

根據 BIS 的數據,中國的信貸擴張差額(Credit-to-GDP Gap)已達到25.4%。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制定的巴塞爾協議(三),這一指標可用於預警一地的銀行業危機。中國的數據甚至高於巴西的15.7%和土耳其的16.6%,在主要經濟體中位列榜首。通常,該數據高于10%的国家有三分之二的可能在3年内面临严重的银行業压力。

通过疯狂的融资,中国很快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复苏,但随着增长减速,借贷人正在应对推挤如山的不良资产。BIS 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對中國的 Foreign Claim 餘額為1.176萬美元,其中60%為一年期及一年以內的短期貸款。中國銀監會的數據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已達9825億,這是2004年有記錄以來最高的數據。

截至目前,中國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已連續14個季度反彈,不良率連續8個季度上升。在前總理溫家寶的推動下,中國2009年借貸量達到破紀錄的17.6萬億人民幣(約合2.8萬億美元)。

報告中 BIS 認為,重新評估全球增長後,投資者們日益關注新興經濟體,尤其是中國經濟的脆弱。數據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國的銀行凈外流資金達1090億美元,而資本外流還將持續。拉丁美洲最大的銀行巴西銀行上月宣布,不良貸款佔比已達21%,包括這間銀行在內,巴西已有13間金融機構在上周被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下調評級。

BIS 的首席經濟學家 Claudio Borio 表示,這不是孤立的波動,而是釋放經濟「斷層線」持續積攢的風險。金融市場在過去這些年過度依賴貨幣政策,以至於無法處理因生產力疲軟和債務高企導致的經濟負擔。「寄望貨幣政策解決全球經濟的疾病既不現實也很危險。」

<原文發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