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故我在」 閣揆吳敦義 政策頻出包,「民意」成內閣運作失靈遮羞布

不管是卡卡院長、還是大嘴巴院長,對人民來說,會做事、做對事的才是好院長。當內閣閣員做事的腳步,老是跟不上閣揆嘴巴的速度,這樣的內閣肯定出了大問題!

2010/12/2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62 期 作者:紀淑芳

「重視民意難道不恰當嗎?」每次內閣的政策一出包,總不免在媒體上看見行政院長吳敦義吐出這樣類似一句話,「順應民意」成了他見風轉舵,政策思慮不周、規畫不優、說服不力的絕佳擋箭牌。

先前的劉兆玄內閣因學者自負,視庶民意見為耳邊風,最後被八八水災的民意土石流給壓垮,下台走人。吳敦義引以為戒,事事強調以民意為依歸,但是民粹搞過頭,也引來反效果,先前因為國有精華地標售、健保費率、房屋稅、營所稅調整等案,一遇輿論批評即頻頻喊卡,被封「卡卡院長」,最近又因二代健保案,對衛生署提出版本不背書,被政論家王健壯形容是「院長以民意為名『帶頭倒戈』」。

深信名嘴治國術
發言自己來,幕僚一邊站


前陣子考試院長關中對政務官提出「大嘴巴條款」,希望政務官少亂講話,媒體箭頭不約而同指向吳揆,顯然他的「嘴巴」在輿論界很有「共識」;果不其然,吳揆又開始描述自己的「小」嘴巴,還精確的說自己少停頓「十分之一秒」,才導致外界誤解他批評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益世,有關二代健保的發言。堂堂閣揆拿著幕僚整理的文字紀錄檔,逐字澄清,大玩「說文解字」,大概在他的信仰裡,「我講,故我在」。

吳敦義絕頂聰明,記憶力超強,對如麻的國事,他博聞強記,習慣單線操作,幾乎不假幕僚之手,他不僅是堂堂閣揆,更有身兼政府發言人的能耐,他轄下前後任新聞局長蘇俊賓、江啟臣都成「沉默一族」,讓人幾乎忘了他們的存在。在記者眼裡,江啟臣院會後的發言大多照本宣科,若遇記者提問,「他就再複誦一遍」,不敢代院長詮釋行政院政策,全憑吳揆「一張名嘴」,吳對自己的「名嘴治國術」似乎也顯得深信不疑。

吳敦義閃避爭議的功力一流,講好聽是順從民意,講難聽是沒有中心思想,似乎只想「無災無難」做完閣揆。但這種態度,底下的閣員誰願意為自己的政策負責?各部會也學到閣揆領導的精隨,決策反覆,遇反則縮,難怪外界總看不清馬吳體制的核心價值為何?

決策過程粗糙
不惜「否定昨日之我」


以這次引發爭議的二代健保為例,早在二○一○年四月初的行政院院會,即通過衛生署重新研擬的《全民健康保險法》修正草案,吳揆當時「畫押」拍板,衛生署長楊志良也曾向總統馬英九報告過。但是在八、九個月後,十二月間吳揆以重視民意的理由「否定昨日之我」。回溯整個過程,不難嗅到內閣部會間獨善其身、隔岸觀火的官僚本位主義,恰恰反映吳敦義的內閣風格。

當初修正草案要送到行政院會討論前,曾由政務委員張進福召集相關部會協商,照理說各部會早該表達過意見,例如家戶如何認定牽涉內政部,保費計算方式則牽涉財政部對人民各種所得的認定和掌握……,不料,最近法案出包,有部會首長私下向立委抱怨:「楊志良當初也沒來問我??,」急於撇清責任。

在國民黨團翻案後,就連行政院副院長陳?也說:「現在的二代健保修法不是行政院版,因為修法已在協商中,可能是國民黨團版本,行政院只是因應國民黨團在討論時,提供一些需要的事實與資料,如此而已。」完全沒有為政策背書的打算。

反觀楊志良雖然屢以烏紗帽當賭注,強調二代健保非過不可,但顯然他的英雄主義阻礙了他的溝通效果。藍營立委透露,過去衛生署只送給每位立委一份「冰冷冷的資料」,楊也曾找立委溝通,卻「對立委的建議聽而不回,態度傲慢」,大家乾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未爆彈真的爆了再說。

可以說,一整串內部溝通環節全都失靈,包括黨團幹部嚴重失職、未能善盡協調黨籍立委意見,對府黨高層報告報喜不報憂,黨中央又因為五都剛選完未能預見危機,總統馬英九有意避開火線......,從府、院、黨、立院全部「大當機」,讓最近這齣由藍營立委及閣揆「帶頭倒戈」的荒謬戲碼,赤裸上演,讓人民對「完全執政」看得瞠目結舌。(本文節錄自362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