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野村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緊縮政策恐催化「第三次蕭條」

日本野村集團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在去年本刊邀訪時即率先指出,全球最須擔心歐洲經濟,歐債危機果於今年中爆發;而歐美政府在六月下旬G20後,宣示政策將從刺激經濟轉為縮減赤字,令他對歐洲前景更不樂觀。以下是辜朝明分析美歐和亞洲經濟情勢的專訪紀要。

2010/09/1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51 期 作者:田習如

問: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曼最近提出,由於多國政府服膺於強勢貨幣和預算平衡,全球經濟正在進入「第三次蕭條」。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答:我百分之百同意,因為他正呼應我的一貫主張。我希望能阻止「第三次蕭條」,但是並不樂觀:歐美政府都要縮減財政赤字、日本政府也朝這方向,都是非常不好的跡象,因為全球許多經濟仍舊處於「資產負債表衰退」的狀態——許多國家的私部門(家庭和企業)都正在減低負債、去槓桿化,即使在利率如此低的狀態下,私部門仍在減債,因此須由政府扮演借款者的角色,經濟才能成長。不幸的是,希臘危機促使許多政府走向相反的路,如果不能阻止,就可能出現「第三次蕭條」。

日本要走出經濟停滯
須終結「拒絕債務症候群」


我們應該把歐洲國家分成兩類,一邊是出現明顯資產負債表衰退跡象者,另一邊則是管理不良,希臘就是屬於後者,有大量的預算赤字、高度民間負債,如今所有問題浮出來;但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英國、美國,他們沒有一個像希臘那樣,兩邊問題完全不同。

雖然兩邊都有高額的預算赤字,但在希臘的情況,私部門的存款並未超越政府赤字,所以希臘政府必須降低赤字;但是在其他國家,從資金流動(flow of funds)的資料觀察,這些國家的私部門存款增加幅度,都遠高於政府赤字的增加幅度。民間(自經濟衰退以來)戲劇性的大幅緊縮、存錢,正是這些經濟體表現如此差的原因。

換句話說,他們的政府赤字還不夠多,因為民間需求不足,政府必須創造需求,否則經濟起不來。這些政府以赤字刺激需求,而不必擔心債券市場的巡守隊(拋售公債以對抗擴張性財政政策的投資人)會帶來麻煩,因為民間還有錢,不像希臘政府和民間都沒錢了,必須靠外債,所以是不同的情形。

現在最好的方法是歐洲央行總裁特里榭能夠公開喊話,說明歐洲其他國家的問題和希臘不同,所以希臘應該減赤字,但其他國家應該增加赤字來刺激經濟。如果他能夠這樣說,債市會冷卻下來。

問:你之前也指出,日本已經到了資產負債表衰退的最後階段,意思是即將走出十五年的經濟停滯陰影?

答:日本和歐洲的情況相反,私部門的減債工作都完成了,日本企業目前的資產負債表結構非常強壯,但是因為花了太多年在努力償債,心態上會極力避免再借錢,所以即使多數日本企業在○五年時就還清了債務,但直到○七年全球金融危機前,多數日本企業仍不願借錢投資。我稱此為「拒絕債務症候群」,因為企業花了非常久的時間走出債務地獄,不想重蹈覆轍。日本必須完全走出前述症狀,經濟才能正常化,這可能要花許多年。

問:中國的情況如何?中國政府應不應升息?

答:兩年前中國正是資產負債表衰退的完美典型——股房兩市下跌、民間借貸高,所以立刻丟出大量的錢刺激經濟。最近中國出口受到歐美局勢影響而下滑,因此中國政府必須做更多以刺激內需。

中國放手升息
可緊縮借貸、抑制房市泡沫


不過,○八年全球金融海嘯後,中國除了在財政政策上用高達GDP一七%的數兆元人民幣去刺激經濟,也在貨幣政策上要求銀行盡量把錢借出去。當時全球經濟都在崩潰,沒人知道該讓資金寬鬆到什麼程度,所以中國總理溫家寶要銀行盡量借錢出去。如果是我也會這麼做。

一年後中國經濟回復信心,回頭檢視各項政策,財政刺激做得剛好,貨幣政策則太過頭,所以大約一年前中國政府就開始慢慢用各種手段緊縮借貸、抑制房市泡沫,升息也是其中一項措施,我覺得是適當的。

問:台灣和中國的關係在六月簽訂ECFA(兩岸經濟協議)之後更密切,有些人擔心台灣對中國更依賴,你是否同意?金融風暴以來台灣政府在經濟政策上是否做對了?

答:我想台灣人是應該擔心這樣的問題,因為你在一個國家投資了這麼多,如果這個國家可能對你不利,你應該不會想要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對任何投資人、企業來說,不只是中國,對任何地方的投資都不要過度集中。

台灣經濟由於依賴出口甚多,刺激內需的措施也許作用不大,不過因為中國的經濟情況好,所以台灣、甚至日本都受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