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那套美學標準正逐漸老朽 但願不至於只剩招牌

台灣的創作環境仍不能說不自由, 作為中文世界流行文化核心能源的那股勁道,卻是愈見衰頹了。

2015/08/25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3 期 作者:馬世芳

這陣子,我錄了幾期向中國年輕人介紹台灣流行樂史的短片節目,在網路視頻平台播出,反應不惡,平均總有百萬來次的閱覽。加上新書熬了一年,終於通過審批得以面世,出版社(也是視頻節目的統籌單位)讓我去做做宣傳。

一天晚上,去錄一個據說有百萬聽眾的網路廣播節目(說實在的,『百萬聽眾』具體來說到底是什麼概念,我始終無法落實體會:大抵是大安、士林、內湖、南港的總人口數吧)。主持的兩位「八○後」小夥子頗有插科打諢的搞笑本領,卻也對歷代台灣音樂場景、經典作品如數家珍。當我提到大學時代的地下樂團、台灣龐克搖滾先驅「濁水溪公社」,他們居然同聲讚歎,這可得真對台灣獨立音樂史下過工夫才行。

羅大佑暗喻 銳利慧黠

既然講近代台灣樂史,不能不提羅大佑。那小夥子不選大家耳熟能詳的《童年》、《戀曲一九九○》,反而挑了首1982年《之乎者也》極珍罕的東南亞海外版,對聽眾細細解說其中一段歌詞,後來在台灣版被新聞局「斃掉」了:

歌曲審查之/通不通過乎/歌曲通過者/翻版盜印也

這段歌詞在後來發行的台灣版專輯,因為沒通過審查(不意外),新詞改成了:

眼睛睜一隻/嘴巴呼一呼/耳朵遮一遮/皆大歡喜也

其實我更喜歡後來改過的歌詞,少了原本的酸味,益發顯得銳利、慧黠。羅大佑把那幾句被「斃掉」的詞,放回了專輯內頁文案,還加了一段按語:「處處防範、胸襟狹窄的執行者,就像坐在角落一邊摔玩具發脾氣、一邊啼哭的小孩子,誰也無能為力。」

這段話,我少年時讀得滾瓜爛熟,可以即席背出來,幾位主持人聽了都開懷大笑,彷彿三十多年前的羅大佑,為現在的他們大大解了氣。他們對台灣當年的歌曲審查制度細節充滿好奇,我便解釋了一下:早年審查文藝作品的單位很多,大家最怕的是特務機關「警備總部」(主持小夥子聽到這個早已滅亡的名詞,發出驚愕的感嘆)。

1970年代,歌曲審查大權轉移到行政院新聞局。七九年,新聞局下令歌曲必須一律送審通過方可播出,亦即「先審後播」制。哪怕還沒錄成唱片,也得先把曲譜謄抄送審。這個規定若是早幾年頒布,「金曲小姐」洪小喬勢必難以在電視節目即興改編觀眾投稿、彈唱原創作品,陶曉清那樣的電台主持人,播出聽眾投稿的demo也將難度大增,「民歌運動」怕就成不了氣候了。

我也解釋了當年新聞局「廣電處」和「出版處」的職掌,也提到審查制度一直延續到解嚴後第4年,九○年才正式廢除,可見所謂解嚴,也不是一夕之間就什麼都鬆了綁。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