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處理重債危機必須換腦袋

既然正統的政策方案,無法解決希臘債務危機; 就應認真思考,以非正統政策處理沉重的債務問題。

2015/08/25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3 期 作者:肯尼斯.羅格夫

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承認,希臘負債不可持續。日後我們可能將發現,這是全球金融體系的一個關鍵時刻。我們顯然必須更認真考慮,以非正統政策處理沉重的債務負擔,即使問題發生在發達國家。

自希臘債務危機爆發以來,各界觀點基本上可分三派。首先是三巨頭(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和IMF)的看法:歐元區陷入債務危機的邊陲國家(希臘、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需要有力的政策紀律,才能避免短期的流動性危機,演變為長期的償付能力問題。

正統政策 救不了希臘經濟

正統的政策方案是對這些國家發放傳統的過渡貸款,使它們有時間糾正預算問題,並且執行結構改革,以增強長期的成長潛力。這種作法在西班牙、愛爾蘭和葡萄牙已經「奏效」,但代價是這些國家經歷了嚴重的經濟衰退;此外,一旦全球經濟顯著放緩,問題復發的風險相當高。不過,三巨頭的政策未能使希臘經濟穩定下來,遑論重振希臘經濟。

第二派觀點也把這些國家的債務危機說成是純粹的流動性問題,但認為問題演變為長期償付能力危機的風險非常低。在此派人士看來,問題不在於歐元區邊陲國家的負債太高,而是當局不允許這些國家的負債增加至夠高的水準。

這些反緊縮人士認為,即使民間市場對歐洲邊陲國家已完全失去信心,歐洲北部國家可藉由共同承擔邊陲國家的債務,輕易解決問題;具體作法可能是發行歐元區共同公債,以所有歐元區納稅人(尤其是德國)作為這些公債的最終後盾。在此派人士的設想中,當局應允許邊陲國家展延債務,還應允許它們全力執行逆週期財政政策,直到這些國家的政府認為不再需要為止。

換句話說,反緊縮人士認為,歐元區經歷的是能力危機而非信心危機。他們認為,歐元區沒有集權的中央財政機構、沒有完整的銀行業聯盟都不是問題;道德風險或償付能力也不是問題;增強成長潛力的結構改革也是不必擔心的事,所有債務人將來都可以償還欠款,即使他們過去並非總是可靠。無論如何,拜高財政乘數所賜,經濟加快成長將能抵銷一切代價。在此派人士看來,歐洲錯過了一頓免費午餐。

這種觀點在道理上是完全連貫的,但此派人士毫無保留的信心卻是過度天真(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曼的雄辯文章便展現這種信心)。反緊縮論掩蓋了大膽的假設和顯著的風險;事實上,在歐元區邊陲國家背負重債的情況下,對他們放發更多貸款,無異是豪賭一場,尤其是危機已經爆發。

非典機制 才能應變非常時期

這些國家有顯著的腐敗問題,西班牙政府與金融業之間的旋轉門便是一個好例子。二元勞動市場(dual labor markets)和產品市場壟斷問題仍阻礙經濟成長,寡頭保護自身利益的力量仍大得不成比例。在現實中,德國若擔保所有歐元區邊陲國家的負債,必將危及自身的償付能力和信用,尤其是歐元區沒有有效的制衡制度。廣泛和開放式的擔保或許能奏效,但萬一無效,邊陲國家的經濟衰敗恐擴散至核心國家。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