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印度醫生的美國夢 「我表現的不好......」但他卻影響了歐巴馬

葛文德表示,醫學院的學生在學校只學會如何救人,但是每個人都必須處理死亡課題,許多醫生「卻不知該如何與病患一起面對死亡」。

2015/08/04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風傳媒

「如果我(描寫噁心場景的文字)沒有讓你讀了渾身發癢、感到不適甚或哭泣,那我沒有盡到我的職責。」

葛文德(Atul Gawande)

雙親均為醫生

葛文德為印度移民,擔任泌尿科醫生的父親1963年自印度移民美國,2年後葛文德出生,母親為小兒科醫生,葛文德憶及父親原先居住的印度鄉村居民嚴肅地處理死亡課題,如果家中長輩可能病重離世,家族成員會想盡辦法賣地救治,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

葛文德對於現代醫療保健體系改革的專業,讓他成為了美國白宮史上最年輕的衛生政策顧問,也是影響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醫療改革政策的關鍵人物,曾於2010年入選《時代》(Time)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而且他還是榜單中唯一的醫生。

除了在美國麻州波士頓擔任外科醫生,葛文德也在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開課,並致力服務於「阿里亞尼醫藥創新中心」(Ariadne Labs),同時,他還是個暢銷作家。葛文德的著作《Complications》(2000)《Better》(2007)和《The Checklist Manifesto》(2009)都成為美國的暢銷書。2007年,葛文德還獲得了「麥克阿瑟精英獎」(MacArthur Genius Award)

但其實,他的文筆原本並不好。

文學表現不好

1980年代中期,就讀加州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葛文德修了一門文學課,但他在課堂上的表現並不理想,他回憶:「我表現的不好,我拿到了我求學生涯中最低的分數」,最終,他沒有取得史丹佛學位。

在那之後,葛文德幸運以羅德斯學者(Rhodes Scholar)身分進入牛津大學進行研究,每周,他例行性的向導師念完他將發表的論文後,都會如夢初醒般向他的導師說:「我不知道該如何去書寫它,我的這篇文章寫得太不成熟又過於冗長,它掩蓋我不夠清晰的思想。」

儘管上述的兩段插曲不甚愉快,所幸,之後都有著愉悅的註解。

葛文德笑著說:「我想念史丹佛只因為想和我心儀的女孩同校,她現在是我的老婆」,縱然在牛津的論文寫得不好,但是他於1998年為《紐約客》(The New Yorker)撰寫的醫藥、手術及公共健康議題的文章,都為葛文德贏得好評至今。

葛文德指稱,外科醫生反覆進行著手術的SOP(標準作業程序),只為精準地治療病人,但是對他來說,作家絕對不能「寫出兩篇同樣內容的文章(never do the same thing again)」。

臨終照護:人生最後的功課

葛文德成為波士頓的外科醫生後,發現14%的美國人口年齡超過65歲,但研究老人保健學(Geriatrics)的合格醫生與研究人員,從1996年到2010年間人數大幅減少了25%,97%的醫學院學生不願意修習老人保健學。

葛文德感嘆,如此不重視死亡學與老人保健學的國家如何稱得上「重生之地」(place of rebirth)、「翡翠城」(Emerald City)與「香格里拉」(Shangri-La)?

葛文德最新著作《終有一死》(Being Mortal, 2014)是一部探討目前美國醫療照護系統中,病人、醫生與病患家屬如何面臨死亡的專書。葛文德表示,醫學院的學生在學校只學會如何救人,但是每個人都必須處理死亡課題,許多醫生「卻不知該如何與病患一起面對死亡」。

葛文德直言,現代科技的進步將所有人帶離真實人生,忘卻了醫藥本來也有它的侷限性,他在父親臨終前的陪伴,以及親手將父親骨灰灑在家鄉印度的恆河的經歷,讓他完成了《終有一死》,葛文德表示,這次的寫作我不把自己當成醫生作家,「只是單純的寫作,不賣弄醫學名詞,不落入俗套」。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