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佚失的青春 乾燥美學

5月中封存的繡球不須蒔養、7至9月風乾的桔梗跳脫時限, 即使時間仍持續滑走佚失,乾花自成的時間軸, 總能讓吉光片羽都有其存在之理。

2015/08/1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2 期 作者:陳婕寧

我與場域之間──秋季

在這段觀察過程中,我感受到自己的無知,於是,我繼續觀察著它們,以外來者的身分,也以朋友的身分。

前些日子收成了尤加利、樺木葉與石斑果的風乾成果,將它們一一解開麻繩後,從陽台取下,並儀式性地將其鬆手、滑落、平置於攤開後的報紙;望向暮春至夏季留下的紫仁丹、蔓梅擬和薏仁仍依偎身旁,才發現落地窗儼然成了陽台盆花與切花的中介劃分。

每天在陽台澆水的同時,自身也受環境調節,看著波士頓腎厥的葉片,依其偏愛方向恣意生長,在互不干擾的狀態下取得平衡,甚至共同繁茂;瞥見隔壁金露花隨處可安身立命的堅韌、圓葉椒草嬌巧而勇敢地以薄膜奮力保護既有姿態。最後望向Arthur Haws付出大量心血以橢圓花灑重新詮釋的澆水器,從澆水壺的完美平衡,到如細雨般的水霧,種種堅持各自表述,無一不是在追求一項自身平衡,以展現最迷人的狀態。

鮮花與假花之間──冬季

每隔一段時間,仍須適當修剪,才能循序漸進地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無論好或不好,確實只要有改變都是好的。

開始帶回鮮花,開始粗心地被玫瑰莖上的刺扎手指,當然這只是開端,因為它要讓你學會先去刺後,再剪去花莖一半以下的葉子。接著,笨拙地被渾身帶刺的紫薊扎手(果然愈珍貴者愈難以駕馭),它則要教會你將花頭對齊捆綁成小束,以及如何適度修剪,才能走到最後一步──用麻繩捆成一束倒吊風乾。

關於乾花,起初是迷戀於它源於自然而不須蒔養、跳脫既定觀賞有效期限,以及那自然柔和的色調,當然要再加上一點──在生活步調快速下,可立即拾起的現成美好。但在某日進到乾燥花專賣店後,卻開始想要自己製作,尤其當你感受到某些乾花製品的香味並非其本身,而是去味後以薰香附味,便會開始在乎起它的本質,大概就與挑選食材的感覺相當。而確實,能揚棄缺陷,又能將時間、狀態兩者兼具的僅有乾花了。

植物與人類之間──春夏季

這個世界並非以我或人類為中心。

植物與我們都能察覺光。為了生存,植物必須對周邊視覺環境的動態瞭如指掌,了解光源、強度、持續時間和顏色;正如我們需要察言觀色,透過視覺將資訊傳遞給大腦,接著做出反應。植物雖然沒有眼睛,但同樣能將光的信號轉化成指令,做出莖彎曲、依附等反應。它們和我們一樣,曾迎向陽光,立於蒼茫土地,隨時間推移,練習不動聲色,練習表情,無論你是白水木,或是九重葛。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