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朝明:利率正常化是聯準會最大挑戰
全球央行共同面臨的嚴峻課題:量化寬鬆退場

全球財經情勢已到一個新的轉捩點,聯準會的升息動態眾所矚目;QE如何退場,成為全球央行共同的難題!《財訊》雙週刊7月17日特邀日本首相的前經濟顧問辜朝明,解讀全球經濟情勢。

2015/08/0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2 期 作者:口述/辜朝明 整理/馬淑華

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奇怪的年代,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是非常重要的,但卻有很多地方利率還是零;假如資金的利率是負的,那就更完全背離了資本主義的精神。包括美國、日本、歐洲以及英國,都挹注很多資金到市場,可是,他們完全沒有通膨問題,甚至還在擔心會不會通縮,這也完全背離了教科書的歷史經驗。

在經濟學的理論中,貨幣基數、貨幣供給量和放款金額,三條線的趨勢應該同步。在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前,的確是亦步亦趨;可是,現在完全不是。

以美國而言,過去7年貨幣基數增加了365%,貨幣供給量增加了55%,但是銀行貸款只增加13%,金額非常有限。這意味著中央銀行雖然挹注很多資金進入銀行體系,卻沒有真正進入實質經濟體系,所以通膨根本沒有增加;換句話說,這些流動性沒有進入實質經濟,美國如此,歐洲也是一樣。

沒人借錢 經濟很快會崩解

像歐洲央行雖然也祭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可是民間貸款比○八年還少2%,難怪歐洲經濟如此疲弱,且還在降息。再看日本,在政府祭出史上最大量化寬鬆4900億美元後,目前民間貸款還是衰退。日本從1985年進入泡沫期,八五到九○年泡沫不斷擴大,三條線走勢開始分歧,央行被迫量化寬鬆,但是,銀行對於民間的放貸卻萎縮、沒有成長,現在通膨又來到零的水準;換句話說,量化寬鬆無助於增加市場資金需求。

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因為泡沫破滅了。在泡沫擴大期,民間舉債購買資產;泡沫破滅後,資產價格下滑,負債並沒有改變,許多人會因而破產。因此,大家開始去修復他們的資產負債表,開始還債,不管利率有多低,他們都不會去借錢,只會想盡辦法還債,這時也不會有銀行借你錢。

一般來說,金融業會把存、放款給需要的人,如果想借錢的人較多,利率就會提升;如果借錢的人少,利率就會調降。一旦泡沫破滅,許多借款人破產,大家都在還債,沒有人要借錢,貨幣流不出去,即使利率為零,還是沒有人要借錢;此時如果再不採取行動,經濟很快就會崩解。

日本九○年泡沫破滅後,直到九五年央行才了解到經濟出現危機,把利率從8%一路降到零,還是沒有人要借錢,這是過去從來沒有發生的。整整10年,日本企業忙著修補自己的資產負債表,到了○五年終於又開始借錢,可是後來發生雷曼兄弟倒閉事件,日本企業又開始保守,於是陷入目前的困境。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