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小版呂秀蓮」凡走過必揚起一片塵埃賴幸媛,「怎麼有這麼麻煩的女人?」

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的任命案,被視為是乖乖牌總統馬英九的「叛逆」之舉,馬總統這招擴大藍綠共識基礎的如意算盤,遇上賴幸媛「凡走過必揚起一片塵埃」的行事作風,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5 期 作者:紀淑芳

賴幸媛被任命為陸委會主委後,外界屢將她拿來和其他女性政治人物比較,如蔡英文(因為同為留英背景、先後主管兩岸事務)、宗才怡(因為預期賴主委任期恐怕和這隻「小白兔」一樣短)等,不過,曾經和賴共事過的人,覺得她的個性其實最像「縮小版的呂秀蓮」。

以「代表層峰」自居

二○○○年民進黨執政,賴幸媛被任命為國安會諮詢委員,○四年扁連任後便未再予續聘。專長在國際經貿的賴幸媛,工作起來像推土機一般拚命認真,自不在話下,她將每次出國的任務,視同作戰,務求使命必達。她曾在競選立委的文宣小冊詳述自己在國際上斡旋時「優雅又強悍」地突破重重難關,慨嘆國安工作的艱難與寂寞,致使「政府論功行賞時,國安會主要團隊因身分敏感而隱身不揚」。賴幸媛為國效勞的精神或許歷史會記上一筆,但更多人對於她「凡走過必揚起一片塵埃」的行事作風,體會其實更深。
一位曾和賴幸媛同為WTO代表團的成員回憶,賴的「積極、醒目」從她在談判會場上努力發放名片,可略窺一二,可是當他國代表一拿到名片上寫著「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國家安全會議)」,大概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心想台灣怎麼派了「特務人員」前來進行經貿談判,讓人很難不注意到她的存在。
賴幸媛每到一處外館,總以「代表層峰」自居,表明「報告將交給層峰參考」,高調態度很像是要來下馬威,只是,她本人大概至今都不曉得,從各地外館雪片般飛來告她御狀、指稱她舉止不合國際禮儀的參本,在扁營總統府裡厚厚躺了十幾本。舉凡我方本來是要去向外賓請教,卻演成賴「訓話」批評對方不支持台灣,我方有人想要圓場解釋,她則又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甚至出現過外賓話講到一半,她卻轉身走人的尷尬場面,「這都是很失禮的表現」,一位熟悉涉外事務人士如此表示。
最嚴重的一次大概要屬新加坡政府致函向我國抗議,文中大略指稱貴國某某某,公開批評敝國大使不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絕非事實,歪曲中傷,特表抗議以及遺憾。
賴幸媛直來直往、個性豪爽、酒量不錯,都是其個人特色,雖然另一層解釋也可能是不知變通、神經有點大條、不知別人怎麼想,甚至「以為世界繞著她在轉」。如一次一位老外恰巧在度假中,硬是等不及的賴每天電話狂叩,居間協辦人員也只能跟著像無頭蒼蠅一樣打轉,忍不住向人嘟囔了一句「怎麼有這麼麻煩的女人!」一次國安會人員前往國防部考察,面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賴幸媛一點也不「藏拙」,像好學生般,從國防ABC開始卯勁「不恥下問」,弄得軍頭將領們面面相覷,一起前往的同僚們當下覺得國安會「權威掃地」,也只好任由她暴露自己的「無知」了。

「母的虎頭蜂!」

國安會畢竟是總統身邊國安參贊最重要的單位,遇有狀況,諮詢委員上報祕書長再彙整給總統,理當是執行任務時的SOP,賴幸媛顯然不完全這麼認為。當年她與前台灣駐WTO代表顏慶章兩人為了究竟是誰「喪權辱國」,「賴顏大戰」一路從國外打回國內,民進黨包括洪奇昌、林濁水等立委,都接受過賴諮詢委員的「到院陳情」,綠營內當時有人便狐疑,「為什麼不直接去跟總統阿扁講?」這類事情發生多了,外交相關單位也都和她屢生齟齬,扁營高層也覺得頗為頭大,據說後來一些機密事務,也都盡量交代其他人去辦,以免波瀾不斷。
後來,顏慶章在卸任WTO代表不久後轉任復華金控董事長,被人到地檢署告發違反旋轉門條款,即是轉任台聯立委後的賴幸媛「問政成果」之一,無巧不巧,四月間顏因該案遭起訴,竟成賴幸媛接任陸委會主委的「就職禮」。
賴幸媛協調能力「有目共睹」,也絕非可以被協調之人。其「六親不認」的問政作風,除了展現在拒絕中國毛巾傾銷台灣案、力擋美國牛肉進口案,她也力主大刪前老東家國安會預算,管他天王老子、世界強權,全都拿她沒轍,幫賴幸媛鼓掌叫好的人固然不少,但國際上的談判周旋,是不是只顧民粹式地喊衝而罔顧其他,亦有待商榷。一旦被賴幸媛「釘」上的事情,就像是「遇到母的虎頭蜂,她是個內在剛強的個人英雄主義者,有理講不通」,幾近泡沫化的台聯的一位前幹部如此評價她。
不少人認為,賴幸媛從政路上大概只服氣過兩個人,一位是在國安會時期一路指導她的前副祕書長張榮豐,另一位則是透過張引薦、後來成為賴幸媛從政路上「過關斬將」最有力靠山的前總統李登輝。
台聯內部的龍蛇雜處,對照賴幸媛的專業形象,老李縱有天縱英明,口味偏好不難想像。尤其卸任後退居翠山莊的老李,有機會經常近身接觸他的人不多,和李安妮情同姊妹淘的賴是其中一個;出了翠山莊後,賴幸媛「言必稱李總統」的習慣,某種程度讓她掌握黨內言論的主導權,台聯內部剛開始也是聽得一愣一愣的,久而久之心裡也開始不平衡,覺得老李偏聽,加上賴問政幾乎不甩黨團規範,「導致沒有人不跟她吵架,幾乎每周都有人提議要開除她。」
台聯逐步走上「滅絕」之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路線之爭無疑是最後一根稻草。緊抱極獨光環生存了好幾年的台聯黨,一夕間突然煞車大轉彎宣示說要改走關懷民生、弱勢的左傾路線,別說腦筋轉不過來的支持者覺得很像在「莊孝維」,激烈的內訌鬥爭,也加速了衰敗的速度,黨內也質疑有人背叛了台聯的支持者。

左、右、統、獨,外界霧煞煞

○六年六月罷扁風潮正熾,某報刊載了一則「號外」,爆料「台聯立委密會馬英九」,被影射的主角之一即是賴幸媛,據稱當時台聯內部上下瘋狂尋找賴出面澄清,但為她所拒。根據一位事後曾跟馬營以及賴雙方求證,試圖還原事件真相人士透露,密會說可能流於誇張,但賴幸媛及其政壇友人當時的確曾在一位朋友喪禮上巧遇馬,有機會聊了點事情,據稱馬還當面向賴以及那位友人表示「很欣賞兩人的作風」,馬、賴是不是因此在喪禮中結了緣,觸動了馬總統日後覓才時的「靈光乍現」,外界也就不得而知了。
曾經批評江丙坤「台奸」的賴幸媛,她在政治光譜上究竟是獨是統,近來竟出現眾說紛紜的怪現象,日前她本人曾解釋道,過去身為台聯立委,必須概括承受台聯的台獨主張,但在她努力下已超越統獨爭議,改走中間偏左路線。賴幸媛「不拘泥」於統獨、黨派,也讓外界見識到她或許並非完全沒有彈性、不知變通之人,畢章識時務者為俊傑!
其實,幾位早年便已認識賴幸媛的人,對賴自稱「左傾」,認為有跡可循。在旁人的觀察中,賴傳聞中的男友、被賴稱呼為「蔡老師」的世新大學講師蔡建仁,可說是賴的領路人之一,這些年賴、蔡兩人在若干議題上的合作,其實也「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早期工運界人士都稱呼蔡建仁為「小蔡」,在朋友眼中是個理想性高的性情中人,曾組過工黨卻遭失敗的他,後來改走「廣結人脈」的操作策略,遊走各政黨尋找可以切入宣揚理念的機會,如九六年總統大選,他幾個陣營都有幫忙,但以陳履安陣營著墨最多;二○○○年時他參與過親民黨黨綱草擬,有意將左翼思想融入其中,讓親民黨變成一個關懷弱勢的左翼政黨,賴與親民黨大致也「淵源」於此。

「傳聞男友」蔡建仁角色重要

○二年蔡建仁又化身為「小白兔」前經長宗才怡的新聞公關,由於綠營內有人質疑蔡的「統派」立場,被指為推薦人的賴幸媛在黨內到處「公告周知」蔡和她並無男女朋友關係,蔡也奇蹟似地只做了三天參事便離職。又後來爆出賴幸媛引進紅衫軍入台聯,也跟蔡建仁不無相關。長年關注農運議題的蔡建仁,這幾年勤走兩岸,到中國接觸不少農場、產銷會組織,據說是想要看看能否幫助台灣農民出口水果登陸,或進行農業合作。
賴的國會助理許多即透過蔡的介紹,前助理也表示,蔡老師雖然會消失一段時間,但不定期會出現在國會辦公室,只是沒想到因為蔡的脾氣火爆,竟演出掌摑助理的新聞事件,爆發集體出走潮,被打的助理,即是蔡的學生。
摑掌事件發生後,賴對於助理指其苛扣、減薪等指控,避了好一陣子風頭,不做任何回應。其實,賴在國安會時期,更換祕書、司機頻仍的紀錄時有所聞,小姑獨處的她,曾經下班後跑去看電影,讓司機枯等她到十一點電影散場,以自我為中心的作風,屬下自然想另覓新主。只是有人便好奇,自稱是「左」、經常喊窮的賴幸媛,「其實也是個貴族」,她卻似乎絕少對外提及台中地主世家出身的背景。
賴幸媛的父親賴英傑,是前三信的原始股東之一,哥哥賴鎮成除了是台中頗具規模的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早年做過薩爾瓦多木材進口生意,更是台中的大地主,據稱至少有六十間房子在出租。一直很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的他,長期來是綠營(尤其是新潮流)的大金主,只是賴家牆上掛著他和連戰的合照,不知是否也代表著賴家「沒有黨派色彩」的家訓傳承。賴兄對妹妹從政,引以為傲之餘也大力贊助,連先前賴參選不分區立委,台中地區到處可見賴的文宣、看板,當成區域立委選戰在打。台聯立委慘敗後,曾對賴兄打擊頗大。只是,這回賴幸媛意外撿到陸委會要職,賴家大概又可風光好一陣子了。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