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酷意境包裝理念,急拉綠營年輕選票閃靈小子Freddy音樂政治夢

謝長廷在這次總統選戰中雖以狂敗收場,卻有民調顯示,年輕人對謝的支持率竟能從兩成多暴增到五成六,打出「逆轉勝」口號助謝號召青年軍的閃靈主唱Freddy,咁真這厲害?!這位三十二歲少年仔腦袋裡想蝦米?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4 期 作者:紀淑芳

「做人尚要緊就是GUTS,輸到脫褲、捏著心肝,嘛愛保護咱的信念!」選前挺謝的逆轉青年軍,選後在網站上如此互相打氣。三二二選舉面對狂輸結局,大夥兒都ㄍ一ㄥ不住飆了淚,但沒兩三下這夥少年仔又開始活跳跳,五天後火速提出包括「青年公共參與」等五大核心目標,決定繼續逆轉下去,並表明選後將與各政黨劃清界線,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做人尚要緊就是GUTS!」

三二二那晚,「哭也是為理念而哭」,逆轉本部核心人物Freddy這麼說。某種角度看,像他這樣的年輕人只對自己的理念展現忠誠度:他二○○○年才成為李登輝迷(因李表明支持台獨),但九六年並沒有投票給李;這次總統選舉他挺謝,先前的立委選舉則因認同環保主張投給了綠黨;他不管什麼藍色綠色,逆轉總部裡一整個黑跟黃;他在T恤大剌剌印上「恁爸(祖媽)係台灣人」,宣示自己的認同,拒當只會唱歌跳舞的青年樣板。
採訪那天,Freddy一口氣遲到四十幾分鐘,衝進來放下包包並禮貌道歉後,竟馬上忍不住似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吐出一句「好累喔!」選後Freddy為了趕工寫歌、練團、準備出國錄唱、腦力激盪籌畫新「逆轉」、覓新辦公室……,時間簡直塞爆,採訪前一晚更只睡了兩、三個小時。但他就像是裝了勁量鹼性電池一樣,你以為他電力快用光,一談起夢想便又開始神采奕奕。
小時候「人云亦云」曾懷抱過大中國夢想的Freddy,政治啟蒙始於高中、大學時代,靠著收聽綠色和平、寶島新聲電台進行「台語復興」,他不諱言當年大量閱讀本土書籍了解「歷史真相」後,曾經義憤填膺「很不爽」,一度還覺得「應該要流血革命」。
不過,這位熱血青年最後選擇積極針對各種公共議題發聲。在這次選舉,逆轉本部不隨謝陣營綠卡起舞,而是繼續大談蘇花高、同性戀、勞工等議題,成功複製出不少「小Freddy」到街頭宣揚理念。連他原屬於國民黨本土派的爸爸,以往父子在政治上頗不搭軋,如今爸爸竟也轉投佛來敵(Freddy)門下,成為他思考公共議題時的「政治幕僚」。
因為台獨立場,Freddy一直被劃歸為「綠」,他卻自認在非選舉時推廣理念都是不分族群黨派,想到什麼就馬上去執行,就像他會拿張A4紙,簡短寫著「李先生,我建議你要出來, Freddy」,或「求見,Freddy」幾字,便直接傳真到李登輝家中(雖然也碰過壁);為了推銷轉型正義,他兩度主動找上馬英九私下深談,發揮「說大人則藐之」的架式與膽量;先前他看蔣友柏在媒體上開炮,便直接寫信到橙果公司客服信箱留言,還打電話接祕書說要找蔣友柏聊聊,也不管人家認不認識他。
更爆的是,Freddy原先規畫謝長廷勝選後,他便要和他的一干「黨羽」衝進去一敗塗地的國民黨,幫忙進行腦部大改造,乍聽儼然日本漫畫《聖堂教父》的KUSO(搞笑)版。不過,Freddy坦承這下因小馬哥當選,如意算盤全都亂了套。這位滿腦子奇思異想的少年仔到底在想蝦米?以下是專訪紀要:

應該給馬英九半年到一年的「溫暖」

問:作為一個獨立音樂人,怎麼會想蹚政治渾水?
答:從小我便覺得公共與正義的事情很重要,但我喜歡獨立的參與方式。我需要獨立的去做我的夢想,去選擇是非、對錯、好壞。小時候我姑姑在台中縣當過一屆縣議員,我爸爸說,她是自己人無論如何都要挺,我就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還為此跟爸爸吵過。
問:那你和民進黨的關係是什麼?
答:對我來講,我分得很清楚。追求理想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非選舉時一定要建立獨立性,不分族群、黨派都要去推廣,但選舉時還是得做出選擇,不能騙人家說兩個都支持,那就是廢票的意思嘛!
這次選後我是持比較開放態度,例如有人擔心馬英九當選,台灣馬上要倒退到一中了,我反而覺得應該給他半年到一年的「溫暖」,至少他選前講過重視台灣主體意識等話,我們這些人看能不能發揮力量,幫助他保住他的承諾。
問:你覺得該如何給馬總統「溫暖」呢?
答:球是在馬英九那邊啊!其實我們本來想像的結果是:謝長廷當選後,我就自己開記者會跟國民黨說,你們已經輸第三次了,我們這些年輕人很希望加入你們,然後就衝進去國民黨幫他們做改革,就是做這種驚天動地的事!過去八年國民黨基本上沒什麼改變,當它變得比民進黨還好,民進黨自己就會怕,就會變成良性的競爭。我覺得這想法滿屌的,但現在這樣就沒法度了,得重新想一些絕招。
問:現在民進黨敗選,你怎麼不會想加入改革他們?
答:民進黨本來就有強而有力的批判跟青壯派,我唯一會給的建議就是,你們現在要講的所有改革,十年前就講過了,重講有什麼用?青壯輩不能再等待老人來改革,現在所有提出建議的人,應該自己就出來選黨主席或推舉人,青壯派要有這種guts。假設最後蔡同榮當選了,然後再一直罵蔡同榮,那你算什麼?
國民黨不一樣,它是本身腦袋有問題,理念都還不夠清楚,例如一有人說黨綱「要去統加台灣」,馬上有人反對,可是又不敢做路線辯論;樁腳、黑金當然也都是問題,但只要有魄力的人都能改。

國民黨做「轉型正義」更能釋放仇恨

問:你以前不是曾主動和馬英九接觸過?
答:我去找他是為了講「轉型正義」,我認為國民黨如果能自己推動法案或公開包括職業學生在內的所有資料,讓大家都能去檔案圖書館調閱,這在台灣的歷史上會是大功一件,比民進黨做還要能解除社會的疑慮,釋放仇恨。
問:馬的反應是什麼?
答:他講得很模糊,等於沒什麼回應啦。但是我不斷在懷抱一些其實我認為很小的希望,希望可以產生某些質變。例如,去年我在國外巡迴看到國民黨說黨綱要「去統加台灣」,我就e-mail給我朋友,請他務必要轉達給馬先生或黨主席說這是好事,要挺住,結果過兩三天就馬上沒了啊!
問:會覺得很無力嗎?
答:我從大一開始看一些本土書籍後,其實是很不爽的,非常仇恨,義憤填膺,覺得應該要流血革命啦!但是慢慢覺得台灣人不是這種個性,你跟大家說,先忍個十年不要那麼有錢,好好大整頓一下台灣這家公司,這沒辦法啦!既然不可能用流血革命,不如釋放更多希望跟機會給不同的人,讓更多人能夠接受。
問:民進黨這幾年被罵非常墮落,你這次還選擇支持?
答:總統大選只有兩個候選人可挑,而且這裡面有很多價值,貪腐、弊案是,環保、社會、正義、人權也都是,沒必要把一個東西放大到全部。當然我也要看這個人是不是十年前也在講,還是選舉才講。
這幾年社會很簡單的被「恨」在操作,但是不是真的反貪腐,也未必。我統計過兩大政黨貪腐的紀錄,如果理性從人數、金額來看,也不一定最後是會選擇投給國民黨。對我來講,一些人講反貪腐只是需要理由去討厭民進黨而已,先弄到你恨民進黨,再來塞理由,這個流行的確是被promote成功。
問:現在年輕人喜歡什麼?
答:年輕人並沒有效忠偶像的個性,他們可以很快喜歡一個東西,但是不一定要一輩子跟定你。所以從前可以很喜歡阿扁,現在可以很討厭,馬英九曾經被媒體弄得帥帥、漂漂亮亮的,後來也可以因為發現他變來變去所以不喜歡。
逆轉本部從不想塑造謝長廷是個偶像,會喊出「逆轉勝」口號是在包裝這整個背後的理念,如果年輕人現在支持西藏人民的自決權利,不會十年後對這人權概念沒有忠誠度。謝選輸後年輕人會難過,但不是憐惜謝,甚至會檢討謝,會馬上想到接下來剩下這麼小的力量,該怎麼來推動理念。

年輕人沒有效忠偶像的個性

問:一般人認為年輕人對政治或政策沒興趣……
答:應該說台灣社會缺少對議題的正確promotion,對年輕人訴求,不能只有理念,你需要先給他們一個有用心的美感,就是一個酷的東西,讓完全不關心這議題的人都先被吸引。如果繼續在路上開一輛宣傳車、或是辦一個只有三十人參加的座談會,這樣理念根本推廣不出去啦!所以我們這些年輕人就覺得要趕快獨立去做一些事情,不是等人家交捧,棒子已經在我們手上了。
問:你和那些台獨阿伯們都是怎麼溝通的?有代溝嗎?
答:台獨阿伯們的熱情都一直很恐怖,他們每天都在想怎麼讓全台灣熱情也燒起來。但是有時候他們會在很老的理念上卡太久,手段、理念都有包袱,例如對於到底是要先宣布獨立還是先正名,就會想很久,沒辦法直接到討論戰術的過程。
問:那你自己的台獨戰術又是什麼呢?
答:這真的適合講嗎,哈哈,但是不可以寫出來,你們三個不是親中的吧?未來的三、四屆總統,我想先……,在這之前,當然還有幾個配套措施……(編按:應受訪者要求,上述內容以「加密」方式處理)。
問:聽起來難度頗高,恐怕得你自己來選總統比較快?
答:哈哈哈,我是有算過這個啦,最後總不會變成自己要想辦法選,那是最壞的目標啦!我接下來私人最重要的人生目標是得葛來美獎這種,那種是公共的目標啦。
問:未來逆轉本部會怎麼繼續?
答:未來還是會先回歸到我們最擅長的東西,如音樂、文化、電影、體育等等,也會講一些政治理念,用流行的方法推廣理念,開拓出有頭腦的fans;還有一些「檯面下」的作法,這個就不能讓國民黨先知道。還有,目前我們的funding(資金)不太好,這個你們就可以寫了……哈哈。
問:現今場面上的政治人物,你有覺得誰比較酷嗎?
答:我有段時間很氣阿扁講「四不一沒有」,但是到紅衫軍出來之後,我就不想罵了,想說怎麼罵扁罵到變流行,真無聊!等到他下台後,不管過去對他過於over的愛,或是過於over的恨,他就是回到土土的阿扁,但他再怎麼土都ㄍ一ㄥ得過來,這種超人的意志一般人沒辦法,所以這次選後我又開始覺得他酷了。
(曾嬿卿、田習如、紀淑芳採訪)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