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頭工作、拚命玩樂的廣告教父 孫大偉執迷不悔追逐青春尾巴

滿腦子奇思異想,成就了孫大偉在廣告界的教父地位,他提著頭工作,拚了命玩樂,中年男子自縛的條條框框他一概「敬謝不敏」,追逐青春尾巴,才讓這位半百老翁「執迷不悔」……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3 期 作者:紀淑芳

當所有的創意公司一古腦兒往繁華新潮的台北東區跑,孫大偉的「偉太廣告」卻在老台北的大同區保安街小巷內的一棟古宅安身立命。走進古早味十足的建築,發現裡面竟是一座大人的玩樂城堡,稀奇古怪的玩具收藏,恰如其分各安其位,讓人忍不住想駐足賞玩。

從「該生素質太差」 做到「廣告教父」

主人孫大偉領著我們在這古蹟內「尋幽訪勝」:昔日紀錄作品的幻燈片被他拼貼成一整面的彩繪玻璃,十足創意人手筆;室內旋轉梯旁牆上一幅幅裱了框的廣告作品,則是這位廣告教父的過往功勳;走到頂樓,小型溫室裡栽種了數十種蕨類植物,綠意盎然間擺著木桌和板凳,隨時恭候想要怡情養性之徒到此打牌或打屁。在這間小工作室裡,濃縮了主人一路走來成功的祕密,「一定要夠好玩」是貫穿其中的主題。
孫大偉曾經在廣告界衝鋒陷陣,發光發熱至今,年過半百的他看似厭膩了這些俗世虛名,如今身上卻散發著一股「有仙則名」的自適與自信,他還在宜蘭買了塊一千多坪的農地,等著哪天種樹去。他認為人生有很多階段,如果到了五、六十歲還在打拚,某種程度看似很了不起,卻也很悲涼。孫大偉打趣自擬現在就像個「資深的酒家女」,雖然姿色已衰,卻不是什麼客戶都接,「至少性無能、性虐待的不要,我也要有性快感嘛!」孫氏「瘋」格,果真「歷久彌新」!
三十二歲才在老婆關切下開始「正正經經」做事的孫大偉,是標準的大雞晚啼,求學時期忍辱負重不說,留級、落榜無一不缺,還曾被導師評語為:「該生素質太差!」沒想到他一把年紀才闖進廣告界,竟還一路從廣告才子做到了廣告教父,人生際遇果然難料。
「我是那種覺得樹木長太慢會拔樹的人,果子還沒熟,就忍不住摘了。」孫大偉自小好動甚至過動,一心多用自然很難乖乖就範,跟上念書的隊伍,可是一旦撐過了那個關卡,缺點反倒成了優點。孫大偉投入廣告界時正值兵荒馬亂期,這行業又特別需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之類的天賦「異」稟(入行前孫大偉開過花店、貿易公司,當過副導演、攝影、文字記者,「特殊才藝」釣魚、潛水、森林解說員無一不通,「必讀刊物」倪匡、金庸、機器貓小叮噹倒背如流),自認屬於亂世攻堅型的他找到了征戰的沙場,成就了他在廣告界「孫資政」的地位。

「人生最大的悲劇就是當人瑞!」

孫大偉的名片上,印著一顆心貼著一塊OK繃,這其實是他真實心臟的寫照。由於家族遺傳,加上年輕時揮霍健康,孫大偉曾經形容自己「高血壓、五十肩、老花、氣喘、心律不整、椎間盤突出等,這些中年人該有的標準或選用備配,全都具備」。
一般人面對這種根本是全身貼滿OK繃的林黛玉身體,早就提高警覺、不敢造次,孫大偉卻堅信「人生最大的悲劇就是當人瑞」,因為到時候不但所有的朋友都掛了,還得看到台北市長或誰來跟你送東西,假裝微笑、一起拍照,「那才很可怕!」趁著還有行動能力,能哭、能吃、能睡、能愛,孫大偉甘冒風險追逐青春的尾巴。
幾年前,他先是在不知心疾早已「埋伏」許久的情況下,第一次參加鐵人三項,結束後已出現缺氧、胸悶、呼吸困難等狹心症的前兆,他仍渾然不知;到了第二次可就沒這麼幸運,由於事前掉以輕心沒有規律訓練,加上比賽當天吃下了超高油脂熱量的早餐,第一關下水游泳就幾乎要不能呼吸了,自行車騎了兩百公尺後宣告退出。
他為了展現男人間的「江湖道義」,坐在車上陪著隊友跑完全程,才道了再見回台北。又由於隔天中午和一位大老闆客戶有約,孫大偉還想說回家撐一下看看,但直到深夜都輾轉難眠、反胃想吐,吃了兩顆胃藥都沒效,家人才連夜送他到急診室。這一檢查後不得了,「宣判結果」是心肌梗塞,聽完判決的孫大偉接著就被五花大綁、全身接管,推進了手術房,前後動了兩次心導管手術。
其後,孫大偉安分守己復健了兩、三年,便又開始按捺不住渾身筋骨躁動,嚷嚷著要騎單車環島。他這回可學乖了,行前到振興醫院的心臟功能重建中心,整整上了七十二次的運動課程,由專人監控,測試心跳極限。

「願賭服輸」測試極限

孫大偉說,雖然醫生一定希望你不要出事,平平安安過完這一生就好了,他還是堅持就算只有百分之一得勝的機會,都要去拚拚看,就這麼一路帶著心跳偵測器上路,本來預期三十天騎完的行程,最後竟以十九天完成環島平安回來,但也著實像是去鬼門關前「示威」了一番。去年,這位孫資政又有了「新花樣」,報名了泳渡日月潭活動,可是定期檢查有點狀況,只好被迫留校察看。
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冒險?孫大偉說,人不過就是這一生,他想要測試自己的極限。萬一真的出事怎麼辦?他回答得也乾脆:那就願賭服輸!他說,從事廣告這行業裡有很多人自詡是職業殺手,但是從來沒聽過職業殺手中了劍,或是自己搬石頭砸了腳,還唉唉叫的。他說,當職業殺手的前提跟當忍者一樣,渴飲自己的血,自我了斷前,還要把自己的臉毀容掉……。好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比方。
孫大偉不諱言如果世界上都像他這樣的人,肯定天下大亂,但這社會的改變也正因為有像他這樣的異議分子存在。一如過去因緣際會接觸佛經,有人曾勸說他不要妄念太多,「離佛一步就是魔」,偏偏孫大偉堅信自己只要「離魔一步便是佛」,他形容這就像有人設定自己是將官班的,而他只是來服兵役的,沒有對錯,只是自我設定不同罷了。

偷偷藏安眠藥 寫過兩次遺囑

看著眼前這位「鐵嘴大偉」,似乎一副毫無妥協的模樣,滿腦子奇思異想,沒人說得動他,但不知是否隨著年紀增長,雄性賀爾蒙的分泌量有在下降,鐵漢也難掩柔情。
孫大偉說,用佛法的角度,遺傳高血壓疾病,「這是家族的共業,人生來了就是這樣。」(他的四哥在不到五十歲時因心肌梗塞不幸過世)他最擔心的其實是萬一自己不能動了,會拖累別人。孫大偉說,十幾年前,他就準備了安眠藥放在抽屜;還曾跟祕書偷偷講,如果發現他不能動了,千萬別去嚷嚷,夠朋友的話,就拿個枕頭捂在他臉上。正因為抱持這種但求速死的忍者決心,他把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在過,所以都是提著頭在工作,隨時油門催到底。
孫大偉還曾經寫過兩次遺囑,第一次是在SARS時,那時風聲鶴唳,不時傳出有人被隔離了之後病重過世,讓他想到自己責任在身,一旦發生事情可能連道別的能力都沒有,應該要有所交代;第二次寫遺囑則是在自己心臟出了問題之後,只是太太完全拒看。
孫大偉說,當他在寫遺囑時才發現,原來人生沒有那麼多複雜的事,就好像家中失火了,哪還會慢慢估量要帶走哪些東西,當然是抱走最珍貴的。就像以前他很寶貝自己蒐集的鋼筆、手錶、BB槍、刀械,誰亂碰他都會很生氣,但寫遺囑時發現「根本沒有它們的份,什麼叫身外之物都看出來了!」真正會讓他在意的,無非就是與家人的相處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寫了遺囑才知什麼是身外之物

以前總覺得年輕揮霍不完,對於一些事情,總覺得時間到了想講再講,生病後的孫大偉開始學起電腦打字,從自己的幼稚園慢慢回憶起,記錄下來,他認為兩個小孩現在正值自己的青春期階段,不見得想聽老爸嘮嘮叨叨,「但他們想聽的時候可能我不在了怎麼辦?所以我把它寫下來,將來小孩願意看就看。」
對於每個人終將「返國述職(死亡)」這件事,孫大偉一副「有備而來」模樣,十幾年前他便在拉拉山挑選了自己將來的樹葬地點,還指給當時年幼懵懂的兒子看,交代他千萬要挑棵長相格局方正的樹來葬。孰料,幾年前這位老爸卻又反悔,相中了另一處更為心儀的安身地點—清境農場,惹得老婆哭笑不得。原本該是嚴肅的生死學,到了孫大偉身上總變成了搞笑版。
苦於「死神在後面追趕」,也基於對老婆小孩「經常悄悄襲上來的責任感」,孫大偉自認收斂不少。就像保安街附近的滷肉飯實在讓人垂涎,他每次帶隊去吃,大多忍住只點白飯,還會當起糾察隊告誡同病相憐的哥哥說:「再吃,就吃到來生的配額了。」直到累積到一定的量,他再自我犒賞一下。現在他對威士忌幾乎已經禁口,他全靠上網找酒廠的資訊,偷偷珍藏「當作玩具」,望梅生津也行。
「這就像你在加護病房裡還選擇看Discovery,表示你還有想活的好奇心嘛!」孫大偉甚至認為那種少年老成的人,根本應該早點關機,不要再浪費糧食了。
看著這位半百老翁「頑」性不改,永保赤子之心,套句他自己曾用過的廣告語:真的好屌!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