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馬世芳:耕耘十年 傳唱不斷
一畝田,種出一代歌

若是沒有「民歌」風潮,三毛、齊豫、潘越雲、翁孝良、王新蓮、陳志遠、黃韻玲這些名字,斷不可能聚在一起煉造出《夢田》這麼一首偉大的作品。

2015/06/3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9 期 作者:馬世芳

6月5日上午,我走進台北小巨蛋,參加「民歌四十」演唱會彩排──我銜命擔任節目中段的引言人,用幾分鐘時間講一講「金韻獎」、「民謠風」和「大學城」比賽對歌壇的影響。

首場演出就在當晚,工程人員正緊鑼密鼓搭著台。相較於其他歌手要和樂隊確認聲音,還要練習上下場位置和舞台走位,我那段只要坐著說話,一下就排完了。反正沒事,就乾脆留在現場,聽聽歌手彩排,到後台和認識的人打打招呼。

人還在後台聊著天,聽到舞台傳來歌聲:不可能聽錯,那是齊豫在唱《歡顏》,1979年《橄欖樹》專輯的名曲,屠忠訓導演同名電影主題歌。光從後台隱約聽到的段落,感覺表現竟比當年唱片版還厲害。我匆匆跑到前台,《歡顏》已經唱完(當年的歌都好短啊),齊豫一身寬鬆的布衫,脂粉未施,頭髮鬆鬆盤起,踩著夾腳拖,像是剛從大漠行腳歸來。她身邊圍繞著經紀人、視訊導播、舞台助理一干人等,搭台的壯漢拎著工具扛著器材來來去去,齊豫就這麼閒閒站在舞台中央,唱起了《橄欖樹》。

歷久橄欖樹  圓潤透亮

這首歌,她從21歲到現在,至少唱了幾千遍。然而這個僅僅為了確認現場音效而唱的彩排版,仍然讓我聽呆了:那嗓子歷經近40年,不但未見陳舊,反而益發出落得圓潤透亮。韓賢光領軍的現場樂團,依李泰祥原始版編曲略事改作,最後「為什麼流浪遠方」一句,音樂層層砌疊到最高潮、戛然而止,再銜接到末段「為了我夢中的橄欖樹......。」戲劇效果更強烈,卻仍保留了原作那份工筆的細膩。最厲害的是,36年過去,齊豫唱這首歌仍無絲毫油氣與流氣。那已不只是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極其純粹的心理狀態,或許,惟有「修道者」能得之。

親耳得聽齊豫彩排唱《橄欖樹》,我以為幸運不過如此矣。沒想到,接下來更令我震撼得啞口無言。

側台走上來黑衣黑裙的長髮女子,接過麥克風,和齊豫相對而立。樂隊開奏,木吉他一彈起,便知道那是《夢田》──她是潘越雲。八五年,滾石唱片發行《三毛作品十五號:回聲》專輯,王新蓮、齊豫共同製作,齊豫、潘越雲共同演唱,《夢田》是那張專輯的壓軸曲。

天啊,她倆唱得簡直比30年前還好,怎麼可以這樣。這首歌是鑲在台灣流行樂史穹頂極高處,一顆熠熠生光的星。聯手讓它發亮發熱的兩個好嗓子,歷經30年風雨滄桑,此刻站在我面前咫尺之遙,原版重現那美絕的二部和聲,短短3分鐘,每顆音符、每句吐納、在在完美無瑕。

《夢田》問世的八五年,「民歌」風潮已經退燒,大部分「民歌手」並未留在這個行業,陸續出國、就業、告別歌壇──七、八○年代之交的青年歌謠熱潮,固然造就了一群廣受歡迎的校園歌手,創造了巨大的本土唱片市場,但畢竟還來不及建立一個讓知識青年得以安身立命的音樂產業環境。寫歌唱歌是他們青春時代難忘的章節,卻不是大多數歌手的畢生志業。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