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祥輝、徐永明、姚人多、林姮怡幫蔣「認識台灣」
把「蔣」 品牌發揮極致的蔣友柏

以三十一歲的生理年齡,蔣友柏擁有一個世襲而來的老靈魂,從他身上,嗅得到戒不掉的貴族身段,看得到刻意武裝的生意精明,在他的部落格裡,「蔣氏」政治基因蠢然欲動。哪一個是真正的他?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2 期 作者:紀淑芳

曾經有人說,從前只要蔣家第四代蔣友柏露面,就代表蔣家又有人生病或過世了。蔣家作為中國及台灣近代史的一部分,等著被歷史學家們蓋棺論定,那閃躲不掉的家族宿命,像黑白紀錄片一樣陰鬱而沉重。

言論常讓綠營叫好、藍營跳腳

曾幾何時,論斷蔣家功過、臧否蔣家人的發言權,一部分正悄然被蔣家人拿回來。
當蔣友柏以橙果設計負責人身分「重新面世」,他的出現不再是一襲黑西裝襯著肅穆表情,與其他第四代並列的蔣氏子孫,取而代之的是他每次有備而來的出場安排,掐指精算的出場時間:蔣友柏資本額僅五百萬元的「小」公司,永遠能占據媒體不成比例的巨幅版面(某財經雜誌曾一口氣用十五頁報導蔣友柏的公司及刊登照片),他強勢主導受訪議題(只談橙果、蔣家免談),對方要就來,不要就拉倒;他受訪時偶爾也會興之所至回以勉強跟「蔣」字沾得上邊的隻字片語,充其量算是給媒體的一種bonus(紅利)回饋。媒體想偷窺,橙果要曝光,大家各取所需。
古有名言:「大賈不言商」,但蔣友柏的精明膽識,一點也不拐彎抹角,全寫在臉上、掛在嘴邊,「我從來不會在沒有利益的事情上花時間!」他曾在媒體上大剌剌這樣講。據此標準,蔣友柏在去年底架設「白木怡言」部落格,打破過去他對媒體嚴格設下的「三不」原則—不談蔣家、政治及家人,便顯得耐人尋味。
「白木怡言」自去年十二月底開版以來,每有新文章上傳,動輒引來兩岸十數萬網友點閱,他在長篇大論中「偶一為之」幾句驚世駭俗之語,讓部落格維持高人氣於不墜,如他說「兩蔣也有做錯事」、「大力支持公投」、「連戰把台灣民主形象整個的給玩low掉了」、「某些失去『五感』的藍血人」……。讓綠營中人「如遇知音」,盛讚他「蔣家後代講出這話不簡單」;部分藍營人士則毫無意外七竅生煙。蔣友柏再次掌控媒體發聲的主導權,「拋磚引玉」是他的說詞,實則把蔣家的邊際效益運用發揮到極致。
根據蔣友柏的官方說法,架設部落格是因為媒體屢屢扭曲他受訪時的原意,但據了解,在二月上旬批完連戰後,橙果內部人員曾暗示「總統選前還有續集」,顯然蔣友柏並非無心插柳,企圖心恐怕也非僅止於商業目的。

找「本土派」姚人多、徐永明當家教

對蔣友柏想法有一定了解的人士從旁觀察,蔣家人這幾年在台灣甚至在國民黨內的發聲地位微乎其微,蔣友柏其實「很有感覺」,這當中除了牽扯蔣家內部的正統之爭(如庶出的蔣孝嚴獲得國民黨提名且當選立委,屢屢代表蔣家發言),某種成分也觸及到國民黨內權貴之間的微妙情緒;再如今日連戰家族的家財萬貫,對照蔣家的家道中落,這些都是曾經權傾一時的蔣家人說不出口,也絕不會對外說的心事。部落格或許僅是「出口」的形式之一,導向一個圍繞蔣家的終極長期計畫(如嫡系蔣家人自己主導的「轉型正義」)。
個性中有強烈「做自己」意識的蔣友柏,與其被人「說三道四」,也許想藉由這一連串的動作拿回對蔣家的詮釋權,何況在台娶妻生子準備在台灣耕耘的他,還有個幫台灣做「Branding Taiwan」的大計畫,無論是個人情感或工作企圖,都讓蔣友柏選擇主動而積極地參與對台灣與蔣家的論述。只是,蔣友柏尚稱年輕、心性未定,以後還要做什麼難說已有定論,尚待觀察。
對於蔣友柏的左右開弓,一位蔣的昔日好友甚至開玩笑說,蔣經國死後沒有留下什麼(雖然據稱蔣友柏父親蔣孝勇身後留給他們母子一千萬美元),蔣友柏說不定在密謀一齣「王子復仇記」?!
為了弄明白過去那段「威權統治」時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蔣友柏在部落格裡曾提及,他除了閱讀、上網,遇有評論精闢的作者,也會主動聯繫。最後他聯絡上了兩位教授,幫他規畫了一些「認識台灣」的課程。據本刊探訪所得,那兩位曾因「不想跟姓蔣的人有接觸」拒絕過蔣友柏的人,一是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姚人多;二是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徐永明。前者是歷史社會學者,外省第二代台獨人士;後者則是綠營民調專家。
蔣友柏是在七、八個月前先找上姚人多,姚本人面對求證不願多作回應,僅表示兩人大多是透過e-mail討論,很少見面,他說,「蔣先生不是個會被別人影響的人,根本不需要別人給答案」,他的角色僅是提出看事情的不同觀點。蔣友柏和徐永明搭上線則是在兩、三個月前,基於「姓蔣的人已經擁有很多社會資源及優勢」等理由,徐永明採收費授課方式,幫蔣規畫了八堂課程,每次利用早上十到十二點的時間,在橙果公司幫蔣上課,主要講述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過程,以及對現實政治的相關討論。兩位學者也都幫蔣開過若干書單。

吳祥輝是商業夥伴兼諮詢對象

兩位學者和蔣畢竟「道不同」,基本上僅是維持君子之交的程度,倒是曾經「拒絕聯考」的資深公關人吳祥輝,算得上蔣友柏多年的商業夥伴兼諮詢對象。兩人結識起源於二○○四年吳請蔣設計競選產品,由於吳祥輝是早年反蔣之士,為此,蔣的母親蔣方智怡還曾邀了一位宋家長輩、蔣友柏及吳祥輝一起見面,試圖勸阻此事,最後自是擋不住兒子想做的事。而這次得罪連戰,又讓老媽辭掉國民黨黨職,據說了解兒子性格的蔣方智怡只得開明地挺兒子,沒有二話。
儘管吳祥輝自我界定「商業才是兩人交往的主體」,但○六年底,蔣友柏口述出版《懸崖邊的貴族》一書前,曾將初稿e-mail給吳,請他提供意見。據稱當時初稿裡有不少章節論及兩位蔣家總統的「豐功偉業」,吳看過後評論:「你不能既要現實又要歷史!」一來蔣家人都是「當事人」;二來吳認為當時的蔣友柏可能連一本中國近代史的書都沒認真讀過,不宜臧否蔣家歷史。後來那些章節真的被刪除,未曾面世。
如果對照今日從蔣友柏口中說出「兩蔣也有做錯事」這樣的評論,吳當年的建議或許某種程度促成蔣友柏開始探索身世之謎,進而產生想法上的「質變」。只不過,對於這位「很有慧根、輸贏玩很大」的年輕晚輩,連吳祥輝都一再表示「不可能」有人影響得了他。
「不按牌理出牌」是認識蔣友柏較深的人對他共通的印象,他們對蔣下一步要做什麼未必猜得到,因為招數之間未必有太多邏輯可循,但在蔣出招後,他們都稱「不意外」。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