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中求勝」「賭上政治生命」的謝長廷謝長廷:我輸了,民進黨也沒有下次了

民進黨會不會連輸兩次、一敗塗地?謝長廷要用什麼策略贏?如果謝選上總統,政局會不會更亂?兩岸能不能開放?對於支持者的憂慮、反對者的疑慮,謝長廷娓娓應答……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1 期 作者:田習如

「謝長廷還能怎麼選?」是許多人在立委選舉民進黨慘輸後的大疑問。謝長廷自己則是訴求「別讓國民黨獨大」,試圖扭轉困局。在布置明亮的競選總部中,難掩低迷的氣壓,謝長廷接受本刊專訪,強調兩黨共治、權力平衡的重要,駁斥外界對他兩岸政策主張的各種疑慮,也為阿扁總統抱不平。以下為專訪紀要。

寄望國民黨的良心和善意,這不是民主

問:民進黨在國會大敗後,總統選舉還有何贏的策略?
答:贏了要做什麼比較重要,如果先去想怎樣才會贏,就贏不了。我們要訴求贏了才會帶來台灣政局的穩定,因為現在國會裡小黨都沒有代表,而民進黨得票四○%,席次卻只有二○%,社會力跟國會的政治力有很大差距,一定會不平則鳴,政局不會穩定。我選上總統就可以有效的平衡。
其次是重新建立民主的價值、台灣的價值。過去是政黨的對立,現在我要推動共生合作。因為不可能無視於國民黨在國會的四分之三席次,若不尊重國民黨而去提名行政院長,並不符合民主,所以閣揆人選一定要跟它協商。社會亂到一個程度,其實是一個機會,局勢又更複雜時,大家就會思考怎樣合作才能往前進。
問:如果你當選,朝小野大的情形比現在更嚴重,如何不亂?
答:其實台灣人民的政治水準相當高,人民在選立委的時候只是選擇個別的人,沒想到整體結果會變成這樣,連國民黨都嚇一跳。這樣下來,本來縣市長多數就是國民黨,現在國會也是國民黨,將來行政院長也是國民黨、監委也是…整體都是,未來變成只能寄望國民黨的良心跟善意,但是民主不是寄望善意,而是制度,所以我們現在還有一個機會,就是總統。
我當總統也不會做什麼越權的事情,因為三分之二就把你罷免了,一定會協商。所以我們跟人民訴求,你們要獨大還是共生?一黨獨大還是兩黨共治?這是大家的抉擇。獨大不一定做壞事,皇帝也有好的,但不是民主啊!
問:所以你當選以後,在內閣上會跟國民黨合作?
答:我會建立雙首長制慣例,尊重最大黨組閣,不然這個內閣怎麼運作,而且我已經這樣建議總統。有人誤會說現在新閣揆只能做三個月,但如果二月新國會開議就做,而且是國民黨同意的閣揆,三個月後幹嘛把他換掉,我就是當選也不會換掉國會多數同意的閣揆,這是民主的ABC。
問:如果將來內閣理念跟你不同怎麼辦?
答:那是多數黨要負責。人民選擇了多數黨,可以制定法律……內政、經濟的立法權,總統管的是國防、外交,還有監委等提名權。如果總統是馬英九,那就沒辦法制衡,他做不好國會可能罷免他嗎?這就是權力的平衡。

直航、觀光誰來當都是要開放的

問:你和馬英九在兩岸政策上有出入(謝:也沒有什麼大出入)……,你比較有管制的概念(謝:你講具體一點,哪裡有管制)……比如四○%投資上限你還是主張個案管理,跟馬全面鬆綁不同……
答:應該說我比較重視安全的問題。美國也會管制啊!Intel有些技術就不能開放到中國大陸去。這不是敵對,而是國家利益的考量。比如說我不同意陸資來買住宅,商辦可以,如果陸資要來投資住宅、整個社區買起來炒作,這就不應該,因為我們還有很多年輕人買不起房子。這是領導人的「政治哲學」,是你對這國家的態度,對下一代有什麼想法。
問:你如果當選,在兩岸政策上有何優先順序?比較能快速開放的是哪些項目?
答:直航、觀光誰來當都是要開放的。我認為兩岸要對話,這是最先應該做的。其次,對台灣最好的是大陸觀光客來,投資觀光最本土嘛。觀光來了以後,去談直航壓力才會減輕,觀光客來就不能說兩岸還要繞道第三地,所以應該要有策略的思考、減少阻力。
問:有時間表嗎?
答:當然是愈快愈好,但這不是操之在我,如果先喊出時間表,談判到最後就容易給自己壓力,可能做出對台灣不利的妥協。所以馬英九講一年內、半年內要開放,中共有沒有答應他?開時間表是不負責任的,會把台灣的籌碼玩完。
問:中共會願意跟你談嗎?
答:這是互利的事情,中國會跟我談。因為它要面對台灣的人民,他們不是說要尊重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意願(問:你相信這個嗎?)不相信的話你又怎麼去相信他願意跟馬英九談?假如中國說馬英九來做的話就半年內談,你相信這個嗎?馬英九講中國會跟他談,你要去問他為什麼。
問:民進黨做了八年,中共並不想跟民進黨政府談,不然觀光客早就來了。
答:中華民國被趕出聯合國是在國民黨時代,邦交國剩下廿一個也是在國民黨時代,如果說中國對誰比較好就讓誰當選,把中國變成一張牌,讓中國可以介入選局,這是很奇怪的、被分化的思考。國民黨執政時中國有放過我們給生存空間嗎?怎麼現在你們想說國民黨回來中國會對台灣比較好?我們應該用互利互惠的觀點去跟中國談,比如直航,要中國的航空公司也能夠飛,這樣才會維持長久。
問:當民進黨要在兩岸上採比較開放的政策時,通常都會面臨基本支持者的壓力,這是有些人不太相信你上台後可以處理所謂深綠支持者的一項疑慮。
答:我初選時就講兩岸開放,到現在沒改變,我當時也被批評、甚至可能無法被提名,但是我沒有迴避。支持者的反對當然要聽,但我還是照自己想的做。我是主體性和開放性兼顧,你不能鎖國,但也不能說名稱無所謂。
問:你認為有需要推動簽署兩岸和平協定嗎?
答:和平是需要的,但協議要看內容。我們一定要讓世界覺得我們是要和平。我們不要一直單方面出牌,如果它(中共)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那我們脫上衣好不好?脫背心好不好?一直脫下去……兩岸其實是超越政黨的,所以我的兩岸政策是盡量尋求接近,但有些東西也不能放棄。像承認中國學歷,那我們的人怎麼找工作?大家有沒有想過,中國的剩餘勞力還有一億八千萬人?

阿扁和民進黨,是我的資產也是負債

問:阿扁總統是你的資產和負債,有民眾也在擔心五二○之前他的不可預期……
答:不要這樣子對一個總統!我想任何人包括民進黨,是我的資產也是負債,他們講的話我都要負責,我是民進黨員就要概括承受嘛,這是人生的態度。總統從立委選後到現在也沒講什麼話,伊嚨惦惦啊!大家還不信任他,擔心他再出來……他幫我輔選其實也是天經地義,但是我在一月十二日立委選舉結果出來之前就已經跟總統講過,我要主導這個選戰,輸了是我的責任,我要退出政壇,這是很大的代價,所以我還有什麼顧忌?
我要背水一戰,有些人做很多複雜的解讀,說什麼我在等下次。我就告訴你沒有下次了,我輸了民進黨也沒有下次,國民黨如果未來四年一黨獨大,可以把所有制度都改成對它有利,他只要賴帳說是「看了報紙才知道」,你能怎樣?任何政黨都沒有下次了。
坦白講,今天大家對民進黨這樣的監督程度,不會拿來對國民黨。你們現在罵阿扁好像家常便飯,將來誰會這樣監督馬英九?不然當年陳水扁當台北市長,滿意度高達八九%,是全國第一,也沒什麼弊案,但為什麼會落選?不是說要選人才、選政績嗎?所以大家是不是有雙重標準?很明顯嘛!你們說為什麼?(答:台北市的選民結構…)選民結構是什麼?你講嘛!(答:省籍)對嘛,所以大家不敢面對嘛!整個社會也要有集體反省的力量,我們沒有偏見嗎?阿扁當然點滴在心頭,我想這也影響到他後來的很多作為。
問:這幾年來大家看著民進黨執政聲望每況愈下,民進黨人好像也跟在旁邊看著樓塌了,你如何讓人民再相信民進黨一次?
答:就是因為不相信民進黨所以立委選舉輸了,現在你應該要問相不相信國民黨?國民黨過去殺人、製造冤獄的那些人都還在,你說這八年它沒貪汙,因為沒執政沒機會貪汙啊!大家要用一致的標準。馬英九個性有他好的一面,但他可能是中華民國第一個被調查了就請檢察官迴避的;他也是第一個修改黨章(排黑條款)讓自己可以參選的,如果是我們這樣做早被媒體罵死了。
問:這樣很悲哀,國民黨贏,是因為訴求民進黨做不好,民進黨輸了,就訴求不要讓國民黨獨大,兩黨都是靠人民討厭對方?
答:我們對政治人物信賴度排名是各國最低的,所以當然會有這種結果,第二低的是記者。因為我們惡鬥的結果,大家信賴度都低了,只好在壞的中間取一個比較不壞的,但其實我們也沒這麼壞,台灣就是把自己講得一無是處,好像這裡每個人都是白痴,這樣也不對。但環境是這樣,我只好在這裡面浮沉掙扎。
問:坊間對於你的健康有很多傳聞?
答:我知道呀,這些都是詛咒,但我能怎樣(當場蹦腳跳了兩下),我也不敢講腳傷全好了,不然他們要說我立委選舉時故意裝病(指被批評輔選不力)。
(曾嬿卿、林瑩秋、田習如、紀淑芳採訪)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