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快樂」的能手,「極樂享受」的高手錢櫃皇帝劉英

吃喝玩樂是永遠不會沒落的行業,KTV龍頭、錢櫃董事長劉英靠著「販賣快樂」,從台灣「發」到對岸,他不只以賺錢為樂,更是「極樂享受」的箇中高手。

2008/11/2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10 期 作者:紀淑芳

見過錢櫃董事長劉英的人,無不對他的禮貌周到感到印象深刻。即使是年紀比他輕的晚輩,劉英一見著對方,一定先來個鞠躬彎腰,然後伸出雙手緊握對方。據說,這和劉英小時候書念不好,劉母認為至少得把禮貌學好有關。但這招「母訓」卻對劉英日後闖蕩江湖、逐步締造兩岸錢櫃王國,發揮無往不利「吸客」又「吸金」的效果。

自小懂得「行賄」弟弟 深諳逆境求生術

「劉英」之名音同「流鶯」、「留英」,難免成為初識者的揶揄話題,他常常自我解嘲說,這名字從小對他就是個「磨練」。劉英小時候的確過得滿「坎坷」。四十六年次的他出身眷村,軍人父親早逝,從事教育工作的母親管教甚嚴,劉英的兩個哥哥都有大學學歷,雙胞胎弟弟(劉明)則是留美碩士,「一門英明」惟獨劉英是個「奇葩」,放蕩叛逆、成績奇差,歷經留級、退學、轉學,勉強混到高中。
但劉英自小就顯機伶,每次學校發成績單,他便懂得把自己僅有的零用錢拿來行賄弟弟,要求弟弟晚點拿出成績單,目的只為換來晚個幾天罰跪或挨打。劉英從小展露絕不「坐以待斃」的求生本能,聽起來頗神奇,若從見微知著的角度,劉英能夠從二十幾年前一個騎摩托車送錄影帶的小弟發跡,成為今日的兩岸KTV之王,靠的正是他懂得與時俱進的逆境求生術。
早年劉英開過錄影帶出租店,和人合夥經營MTV,但別家用帳棚式布簾隔間,劉英就是「體貼入微」改良成包廂式,迎合顧客隱私的需要;後來MTV因為著作權爭議面臨瓶頸,劉英又靈機一動結合了卡拉OK及MTV,推出全台第一家KTV,造成轟動;期間雖然遭逢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大力取締不法KTV,劉英為此上過街頭拉白布條,但也因為財團裹足不前,讓錢櫃在夾縫中掙得徐圖壯大的空間。
在旁人的眼中,劉英是個天生的開創者,展店就像開推土機一樣,從台灣一路擴張到對岸,目前台灣有十七家門市,大陸的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也有十五家。在劉英的觀念裡,吃喝玩樂是永遠不會沒落的行業,水泥叢林裡的都會男女永遠有私密交際的需求,因此錢櫃不斷精進歡唱娛樂之外的吃喝文化,將都市叢林涉及的各種消費型態,濃縮在愈做愈大、愈精緻豪華的KTV包廂裡(如錢櫃轉型為PARTY WORLD、開設茶餐廳及採會員制的高檔會所……),試圖「一網打盡」各種層次、類型的消費需求。

「上海的禮貌風氣是錢櫃帶起來的!」

KTV經營若想獲得「暴增式」的利潤,店面租金及版權費高低是兩大關鍵,被喻為「具有頑強談判技巧」的劉英,屢屢能幫錢櫃掙得具有競爭力的好價錢。談判時,對方認為有十塊錢價值的東西,劉英一開始可能只出兩塊,惹得對方想馬上翻臉走人,但劉英可說是謹記「禮貌要好」的母訓,而且能屈能伸,做足一切面子給對方,「惟獨條件一步不讓」;劉英磨功一流,可以一路纏鬥到天亮,直到對方體力耗盡,對方若是臉皮太薄開始覺得「不好意思」,那劉英就成功達陣了。
劉英為了以超低價長租店面,除了發揮舌功說服,還會帶著房東到錢櫃其他門市參觀,實地感受把房子出租給錢櫃的「附加價值」。就像在大陸,劉英可能在一處門市便砸上五億元重金,以五星級飯店規格打造,裡裡外外裝潢得美輪美奐,成功匯集人氣後也提升了該棟建築物的價值。房東算盤這麼來回撥撥後,往往也就忍痛同意了劉英開出的「極為不合理」的價錢,而且一租就是十幾年。
和劉英做生意的人,往往在感覺被捧上天後,醒來開始有種說不出口的「心痛感」,這是劉英的能耐。劉英「御內」也有一套,他戰線開得廣、拉得長,幾千名員工全靠軍事化管理,劉英敢罰也敢賞,很早便實施員工認股,就怕劉董領導威勢很猛,有人皮太薄會凍未條(撐不住),根本「無福消受」或領不到這個錢。
服務業是很細膩的行業,劉英經營錢櫃極其用心,甚至到事必躬親的地步,除了馬拉松式的開會是家常便飯,舉凡桌子距離、菸灰缸擺放等服務細節,劉董都會親上第一線進行「目測」管理。劉英有時候會帶著幹部到其他營業場所考察,據說一次劉英發現一個他苦思許久的動線規畫,竟在某家店找到,但幹部們卻沒半個人發現,回去後馬上就有一批主管被處罰或是記過。錢櫃在兩岸間調動幹部,幾乎都是得一周內成行,不容耽擱;甚至有幹部因為提不出對未來的規畫,而被降了薪。每每劉董考察過的門市,公布欄上也經常是懲處名單一長串。
劉董重視「禮貌運動」自不在話下,台灣、大陸都一樣,打從十幾年前錢櫃在上海開設第一家門市時,每每可見錢櫃員工穿著制服帶隊在跑步,很像新兵訓練,也因為錢櫃的作法讓其他大陸店家開始注意服務態度的提升,有人甚至形容「上海的禮貌風氣是錢櫃帶起來的!」錢櫃訓練出來的員工,也往往成為被挖角對象。去年錢櫃更在大陸開設「錢櫃學院」,專門進行員工培訓,並從倫理道德教起,也算一絕。
劉董幾近高壓的管理風格,讓錢櫃員工在他面前噤若寒蟬,一點也不敢造次;但私底下的劉英,也算是個真性情的人,體重百公斤、心寬體胖的他,每次高興起來,自己常常就笑得很開心,即使貴為KTV之王,劉英卻自認五音不全,沒人聽過他唱歌。

「認識劉英之後,才覺得自己小氣!」

劉英對親情的重視,也讓他的朋友印象深刻,據說一次他出差在外用餐,突然接到電話傳來姑姑過世的消息,竟真情流露哭了起來,那餐飯也沒吃,就連夜坐飛機趕回台灣。劉英對母親很孝順,雖然自己有好幾個「家」,但他只要不出差,都會回到母親家陪伴老人家,有機會也都會帶著媽媽周遊列國到處玩。
劉英砸錢展店,豪氣干雲,他花錢享受,更是絕不手軟。「錢不花,賺來幹嘛!」劉英私下認為至少要把賺來的錢花掉三分之一,才算對社會有貢獻,他買名車、名錶、名服,住頂級飯店、搭頂級郵輪,無所不用其「極」。
和一般傳統台灣老闆致富後不改省吃儉用的作風很不一樣,劉英花錢豪邁,像是在追求一種平衡感。劉英是個夜貓子,都是睡到中午才起床,但他醒著的時間要不是努力工作,便是努力在玩,夜晚總是比白天更美麗。
他出遊、出差,一定挑選最貴的飯店投宿,但可能只是去睡上一覺,什麼飯店設施也沒用到;他身上的名牌服飾一套套,一件衣服可能要價幾萬元港幣;劉英愛買名錶,一次他買了新錶後,座車正好經過朋友家,立刻吆喝對方出來瞧一瞧,流露他直率的一面。對劉英來說,東西值不值那個錢不重要,而在於享受花錢當下的那種「心理狀態」。
劉英的一位朋友曾經這麼形容過:「沒認識劉英之前,自覺很大方;認識劉英之後,才覺得自己小氣。」尤其劉英愛吃、敢吃、到處吃,最好、最貴一定試,如鮑魚中的極品三頭鮑,小小一個要價高達十幾萬元,旁人吃起來感覺「甜在嘴裡,痛在心裡」,但劉英認為「不是吃口味,是吃心情、吃爽的!」
就連曾經親自為四十九位包括李登輝在內的各國總統做過料理的香港鮑魚名廚楊貫一,遇到劉董上門,還會破例親自下廚煮米粉湯給劉董品嘗,甚至連「李嘉誠算什麼,只有劉董最懂吃」的話都給說了出口,可見對這位貴客的重視。
也或許是小時候功課不好被看「扁」的壓抑記憶,劉英花錢的方式有時候顯得很「公益」,很像在做慈善,例如有時候他帶著大把鈔票上餐館,上一趟廁所回來,一路發小費,錢就這麼給用掉了。
用最貴、吃最好、玩最棒,做最尖(頂)端的生意……,有人覺得劉英不管做什麼事都有那麼點「好大喜功」的味道,不過,劉英這般「極樂享受」的豪邁氣魄,就算其他的億萬富翁,恐怕也要自嘆比不上他嘍。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