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記得民歌,也讓年輕人記得
從童年到青春...再到中年的記憶

那些年輕人以初生之犢的熱血,果真撞開一條康莊大道,不但改變了中文流行音樂,還在接下來輾轉影響了10幾億人的生命。

2015/05/2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7 期 作者:馬世芳

<圖片轉載自民歌40臉書>

這是個說了很多遍的老笑話:我的媽媽陶曉清是「民歌之母」,那我不就是「民歌」本人了嘛!

記憶中,所謂「民歌手」就是那些常常到家裡的叔叔阿姨──那時候我還是小學生,當然叫他們叔叔阿姨,後來長大了,就得改口叫他們大哥大姊。其實那時候他們也才20來歲,每聽我乖乖地叫一聲「李建復叔叔」、「蘇來叔叔」、「邰肇玫阿姨」、「蔡琴阿姨」,他們常常很高興地摸摸我的頭,大概覺得自己好不容易躋身「長輩」的地位了。

那些叔叔阿姨偶而會上電視,我看著電視裡化了一臉妝認認真真唱著歌的民歌手,總覺得陌生中帶著熟悉。第2天去學校,同學就會說:「喂,馬世芳!聽說昨天上電視的民歌手會到你家吼,替我要簽名啦!拜託啦!」可我覺得要簽名實在太丟臉了,遲遲開不了口。有一天媽媽帶我去吃喜酒,同桌好多民歌手,我終於鼓起勇氣去跟他們要簽名,並且嚴正聲明:不是我,是替同學要的。黃大城毫不遲疑,帶頭拈起桌上的喜宴菜單,在背面簽了名,再傳給下一位。不一會兒,一桌民歌手就把菜單背面簽滿了。

30幾年了,但願我同學還留著那張珍貴的簽滿了名字的菜單。

回想起來,我唯一一次自己去要簽名,應該是李建復。我捧著《龍的傳人》黑膠唱片怯生生請他簽名,他帥帥地寫下「送給馬世芳小朋友」,我偷偷地不大滿意:為何不寫「先生」呢?那時我小學3年級。

那一張簽滿民歌手的菜單

我的童年,恰是民歌茁長的時代:楊弦出版第一張專輯那年,我四歲。金韻獎開辦那年,我6歲上小學。七、八○年代之交,民歌演唱會方興未艾,母親帶頭組織「民風樂府」,密集籌辦演出,經常帶著我和弟弟在身邊。數不清的童年時光就是在國父紀念館、國際學舍、實踐堂這些後台度過的──我特別喜歡趁彩排的時候,在國父紀念館那條彎曲如隧道的舞台通道鑽進鑽出。在後台的民歌手叔叔阿姨很喜歡和我們小朋友聊天,等他們要上場了,我便跑去側台,躲在聚光燈照不到的地方看表演。

又過了好幾年,我已經是高中生,瘋狂迷上老搖滾,聽了一大堆六、七○年代西洋搖滾和民謠名盤。偶然找出楊弦的專輯重聽,赫然聽懂了那童年的背景音樂,原來是和大洋彼岸歌者的精神遙遙呼應,又融入我島獨有的文化底蘊。然後我回頭溫習了民歌時代那些兒時便聽熟了的專輯:唉呀,原來那些叔叔阿姨當年幹的是這樣的事情!「唱自己的歌」原來是這個意思!從形式到精神,從編曲到製作,從歌詞到演唱,他們標舉「原創精神」,並且讓歌也有了「文化教養」。那些年輕人以初生之犢的熱血、「沒想太多」的心情,果真撞開一條康莊大道,從裡到外徹底改變了中文流行音樂這個行業,並且在接下來的10幾年,輾轉影響了10幾億人的生命。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