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我珍愛的「洪荒時代」民歌
有驚喜 也有喟嘆

七○年代,一群文青憑著熱血寫起、唱起「自己的歌」,誰也沒有想到,竟改變了台灣唱片工業的樣貌......。

2015/04/29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5 期 作者:馬世芳

民歌40年」系列活動辦得風生水起,6月北、高三場巨蛋演唱會,3萬多張門票眼看快要賣光,前不久又加了7月初的台中場。1970年代中期,一群文藝青年憑著一腔熱血寫起、唱起「自己的歌」,誰也沒有想到那群「青年素人歌手」,竟然永遠改變了台灣唱片工業、流行文化的樣貌,並且間接讓台灣流行音樂在八、九○年代,成為這塊小島有史以來最最成功的文化輸出,累計改變了數以10億計聽眾的生命。

一切故事的引爆點,是七五年6月6日──「民歌四十」從這天算起:青年歌手楊弦在台北中山堂舉辦「現代民謠創作演唱會」,唱了幾首為余光中詩作譜曲的實驗之作,極獲好評。不久,楊弦出版唱片《中國現代民歌集》,咸認為是「民歌運動」的「革命第一槍」。

那個年代 唱了再說

七七年新格唱片創辦「金韻獎」、以商業勢力大舉介入青年創作歌謠風潮之前,「民歌運動」最重要的專輯大多由「洪建全文教基金會」出版。這個來自「國際牌」集團的基金會,不但是早期「民歌」的贊助者,也曾發行陳達的專輯,讓那位恆春老歌手得以成為一代文青的啟蒙恩師。除了楊弦的兩張個人專輯,還有七七年起陸續發行的3張《我們的歌》合輯,吳楚楚、胡德夫最早的作品,都收錄其中。

假如你記得的「民歌」多半出自「金韻獎」和「民謠風」,聽聽這幾首「洪荒時代」的民歌,肯定會有驚喜,也不免有喟嘆──那樣直面本色、在一無所有之中,栽出幾株危顫顫的小花小草的素樸氣質,真的距離這個時代非常非常遙遠了。

翻出《我們的歌:中國創作民歌系列》第一集,當年傳唱最廣的歌,首推吳楚楚取材自《紅樓夢》第1回的《好了歌》,這首歌雖曾因「傳遞灰色消極思想」慘遭禁播,卻沒能阻止它成為青年苦學吉他的示範級教材。

不過,我更想推薦吳楚楚收在B面的另一首作品《你的歌》:

「也許你願意唱一首歌,輕輕柔柔的一首歌。一點點歡欣、一點點希望,就是這樣的一首歌。你為什麼不愛歌唱?唱錯了又何妨?讓我們一齊來把歌兒唱,慢慢地唱不要慌......。」剛滿30歲,在民歌手之中已經算是大哥哥的吳楚楚,寫出這樣一首從容、單純、溫暖的好歌,不知不覺也應和那個年代喊得最響的那句標語:「唱自己的歌」。唱錯了不要緊,唱得不專業也別臉紅,只要有誠意,只要自己喜歡,就唱吧!來,唱了再說......。

和《好了歌》一把吉他幹到底的編曲不同,《你的歌》用了輕搖滾的編制,吳楚楚自己彈吉他(指法漂亮極了),找來同在艾迪亞西餐廳駐唱的林明敏彈貝斯,鼓手則是一位21歲的小伙子、名喚薛岳──他7年後才會以唱片歌手身分出道,成為台灣搖滾先驅。冥冥中,這首歌也牽起了台灣近代原創音樂的另一條線索。

那些好歌 經典雋永

接下來,我想請你聽聽楊弦演唱的《美麗的稻穗》,收錄在七七年楊弦第2張專輯《西出陽關》。除了延續「以詩入歌」的實驗(楊牧、張曉風、羅青、洛夫)和楊弦自創的詞曲,最特別的要數這首卑南語歌謠:一把尼龍弦吉他清清淺淺地撥彈,楊弦誠誠懇懇唱著同一塊土地上另一個族裔的母語,那吉他,那歌聲,在在無一絲一毫江湖世故,卻又悠遠從容,靜水深流。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