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是老的辣 酒是陳的香 老婆不老

老婆不老,跟小提琴不小的道理也很類似。愛樂者都知道小提琴音色不但最高、最甜蜜,音量甚至可媲美大提琴。

2015/03/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2 期 作者:林昭亮

什麼時候開始叫老婆、老婆,我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很順口;反正老婆也沒什麼反應,習慣成自然,再變理所當然。因此有讀者反映、我應改稱另一半為妻子、太太或內人時,我不但覺得很驚訝,甚至有一點不好意思;但實在是改不了口,叫慣了突然換一個文雅的稱呼,不但感覺怪怪的、甚至有點肉麻。問內人介不介意?她說無所謂,只要不叫她老太婆就行了。令人大鬆一口氣,尤其是突然叫她內人、夫人、或愛人時,她可能會警鈴大作,心生懷疑。

老公、老婆的出處,據說源於唐代一名士麥愛新,見妻子年老色衰,因而萌生嫌棄老妻、再納新歡的想法。他寫了上聯放在案頭:「荷敗蓮殘,落葉歸根成老藕」。他的妻子從聯語中看到了丈夫棄老納新的念頭,於是便提筆續了下聯:「禾黃稻熟,吹糠見米現新糧」。以禾稻對荷蓮,以新糧(娘)對老藕(偶),對得工整貼切,也饒有風趣。這位老兄被夫人的敏捷才思打動,馬上放棄納新的念頭。妻子見丈夫回心轉意、不忘舊情,乃揮筆寫道:「老公十分公道」,不笨的老公也揮筆寫了下聯:「老婆一片婆心」;從此有「老公」和「老婆」這兩個名詞,世代傳為佳話。所以,老婆是聰明絕頂的。

老公公道 老婆婆心

況且老婆這個「老」,是少年老成的老,與年紀無關。要不然娶來30歲的老婆,為什麼到了40歲還是老婆,估計她50、60、或70歲時應該還是我的老婆,不會突然變成什麼老老婆或老老老婆吧。以此類推類,這個老公的「老」,應是老師的老,要不然為什麼每次我到台灣,大家東叫我林老師、西叫我林老師呢?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不是老師,這些人也不是我的學生,幹麼老叫我林老師?台灣文化真是令人費解!

老婆不老,跟小提琴不小的道理也很類似。愛樂者都知道小提琴音色不但最高、最甜蜜,音量絕對比中提琴大,甚至可媲美大提琴;因此,小不見得小,老也不見得老矣。再說以生物演化論角度來看,恐龍是中生代侏羅紀與白堊紀時期、勢力最強大的陸棲脊椎動物,遠超過年輕六千六百萬歲的哺乳類──老鼠;但絕對沒人會把後來居上的老鼠叫成「恐鼠」,或把滅跡絕種的前輩叫成「老龍」吧。尤其是年輕的老鼠到現在仍然全世界橫行無忌,連萬物之首人類都對牠無可奈何,這個「老」真是不能小看的。

「老」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好。所謂薑是老的辣,酒是陳的香。如果我被人比喻成羅馬內孔帝(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DRC)的陳年老酒「拉塔希」(La Tache),肯定要比被比喻成年輕貌美的薄酒萊(Beaujolais)狗屎酒(vin de merde)來得強些。再說世上也沒有幾個老闆、願意回去當年輕的小弟。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