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現場 滅村、滅農、滅埤塘 4大現象凸顯航空城荒謬本質

究竟為了一個航空城計畫,台灣要付出怎樣的代價?這個問題只看文宣、數據還不足以解答,直到踏進廣達3000多公頃的區段徵收區,才知道問題有多嚴重!

2015/03/2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2 期 作者:林洧楨

從印刷精美的文宣看航空城,發展導向的規畫似乎都很合大城市思維,受影響人數不過3.6萬人,對比人口稠密的台北市也只是九牛一毛的少數人;但當本刊記者踏入這個廣達3155公頃的區段徵收區一看,才發現你我可能全忘了他們同樣是有血有肉的台灣人,而且同樣有著值得捍衛的家園、信仰與文化,擁抱虛幻的航空城、犧牲在地人,到底值不值得?台灣恐怕還需要再想想!

 

荒謬1
史上最大迫遷計畫
管制區以前不准居民蓋房子,現在卻要擴大重建

「大王公(輔信王公)在這裡已經住了165年,2年前航空城啟動時,祂帶領長達4公里的陣頭出巡繞了航空城一圈,之後神明降乩表明,是祂先來這住,不走也不影響飛安,堅持留下,」位於桃園市大園區竹圍村的福海宮管委會主祕陳建松說,之後村裡有很多老人家一直來廟裡問,「我們留下來陪大王住好不好?」他表示,但政府還是打算把村莊拆到只剩這一間廟與一條對外道路,其餘什麼都沒了,甚至連已經答應神明的棲身地都要再限縮!

 

這位反迫遷的神明,是清朝就來台灣定居的本尊,祂居住的福海宮是輔信王公全台多達30多間廟宇的信仰發源地,因地處桃園航空城第三跑道末端的蛋黃區,政府不只要讓竹圍村滅村,還想徵收祂的土地。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成員田奇峯指出,竹圍村是桃園航空城反迫遷運動最早、抗爭最激烈的起點,但面對堅決留下的民意,政府卻是用土地變更利益的利誘,與「把全村圍起來只留一條對外道路」的威脅,逼迫居民就範,到最後變成只留福海宮的詭異情況。

然而,在現場,1位年約40歲的當地居民指著桃園機場說,航空城計畫讓父親的農地增值多達9倍,重炮批判反迫遷的民眾,認為「外界的人憑什麼決定我們的土地怎麼用?不該為了少數人反對,就擋住多數人利益!」但一旁苦笑的父親沒當面說出口的是,「搬走了,初一、十五,我該怎麼回來祭拜神明?我的親友又該怎麼聯繫?」

更實際的是,參與徵收換地後,這家人將只剩四成土地,扣除自住使用,還能有多少土地處分變現是一大問題,同時航空城帶動的桃園全區土地飆漲,加上原本區域內多達2503公頃的農地,將大幅縮減到只剩下一個6.5公頃的農業專用區,所以這位閩南老農恐怕要到新屋、觀音一帶才買得到便宜的農地,那他又該如何適應當地的客家農村文化?這樣的迫遷壓力也許正是引爆一三年底老農呂阿雲因迫遷而自殺的導火線。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