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台會案」到318運動的背後 那群進不了歷史的叛亂犯

編按:本文作者廖建華在2013年因閱讀《史明口述史》,決定拍攝「獨台會案」紀錄片,拍攝期間歷經了太陽花運動,在立法院現場訪談的同時,他也遙望了當年的運動現場...

2015/03/17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2 期 作者:廖建華

2013年,在我的上一部紀錄片《千甲》後製期間,因緣際會知曉「獨台會案」事件。這是一件發生於1991年的歷史政治事件。一四年10月,《末代叛亂犯》正式拍攝完成,其間也經歷了318運動。我們劇組曾在人群與拒馬簇擁下,進入立院大樓進行訪談,許多受訪者亦遙望著首都風起雲湧的運動現場,興奮地與我們對話。一時間,這些經歷解嚴後社會運動狂飆年代的中年人們,似乎都被20、30年前的自己「上身」。運動的參與經驗就如同血與肉,帶著一輩子走。

震懾!第一次知道獨台會案

會開始拍攝《末代叛亂犯》,要從一三年《史明口述史》的出版說起。幾位大不了我們幾歲的年輕人組成「史明口述訪談小組」,從○九年起訪談台獨運動家史明先生,將他豐富的生命歷程撰文成書。我從口述史的閱讀中,才第一次知道自己念了4年的大學──清華大學,曾在九一年的5月9日凌晨,遭調查局闖入校園,逮捕了歷史研究所碩一的學生廖偉程,並同時逮捕了陳正然、王秀惠和Masao(林銀福),將四人以《懲治叛亂條例》起訴,最重可以「二條一」判刑;第二條第一項,走過黨國年代的社會運動者們熟知的「唯一死刑」。

對我來說,這段歷史是驚人的。這4個被調查局拂曉逮捕的人,僅因為他們閱讀了史明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並與史明見面,就被控涉嫌加入史明的台獨組織「獨台會」,意圖叛亂。隨即,學生和民眾占領台北火車站進行抗議,4人被逮捕後的第9天被交保釋放,而因為群起的壓力,立法院火速廢止了施行長達42年的《懲治叛亂條例》。

我怎麼也想不到,距離現在不過20餘年前的台灣,竟然還會因言論而入人於罪。在我的記憶裡,八七年,政府宣布解嚴;九○年,野百合學運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靜坐,訴求解散萬年國民大會、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當時的台灣,正因《懲治叛亂條例》的廢止,站在時代的轉折點,走向一個與國民黨威權統治並不相同的民主國家。因此我拿起攝影機,和幾位各有專長的清大同學,開始這部紀錄片的拍攝。

《末代叛亂犯》計畫,始於我們對這段台灣歷史的一無所知,但在拼湊歷史事實的過程裡,卻意外讓我們發現解讀這段歷史的另一個方式。

這個發現,得從我們的《末代叛亂犯》計畫的工作內容說起。

我們從一三年10月,開始進行紀錄片的攝前資料搜尋,卻發現部分的史料與報導中,獨台會案竟成台灣民主運動中一次光榮的歷史。畢竟,因獨台會案而廢止的《懲治叛亂條例》與隔年修改的《刑法》第一百條,促進了台灣政治的自由化──國家不能再以政治上的言論與主張陷人於罪。獨台會案之所以在歷史中記上一筆,彷彿就只因為它促進了台灣的民主化,而占領台北車站的學生是戲劇的主角,廢止《懲治叛亂條例》則是故事的美好轉折,九一年5月20日的大遊行,則是喜劇的謝幕。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