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黃哲斌:別傻了,婉君不像你想的那樣

對於年輕世代,網路並非他們的戰場,而是他們的生活場域。

2015/03/1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71 期 作者:黃哲斌

你在做什麼?」「我在拍Vine。」「Vine是什麼?」「每段六秒鐘的影片。」「才6秒?誰會看只有6秒的影片,注意力根本來不及,你們這一代都有過動症。」

曾執導《鋼鐵人》前兩集的強.法夫洛,去年自編自導自演,拍了一部烹飪與親情的小成本電影《五星主廚快餐車》,他飾演一名離婚的高檔餐廳主廚,因不熟悉網路社群文化,與知名美食部落客在Twitter(推特)吵架,最終失去工作,窮途潦倒回到家鄉,打算開快餐車賣三明治。

後來,他帶著10歲大的兒子,一面旅行發掘新食材,一面靠快餐車為生。不料,他兒子沿途拍下一切,包括父親的工作畫面,發布在Twitter與臉書上,獲得廣大回響,而且他隨處打卡,吸引排隊人龍。本文一開頭,正是劇中父子的對話。

6秒的影片與140字的推文

Vine是2013年上市的App,容許用戶每次拍攝最長6秒的影片,拍完上傳社群網站。這種高限制性的影音應用,與每則推文上限140字的Twitter不謀而合,一開始就被Twitter收購,成為最受歡迎的影音分享App。

後來,臉書旗下的拍照分享軟體Instagram,也開放錄影功能,長度放寬到15秒。無論6秒或15秒,這類社群分享行為及劇中父子對比,恰可為台灣新近顯學的「婉君(網軍)」,寫下一個活潑注解。

首先,「網軍」這名詞隱含一種嚴重誤解,以為這些網路發聲者是有組織、有階級、有指揮系統的群體;事實上,「婉君」有幾個理解層次:

一、「婉君」是一種世代現象,正如美國教育學者提出的名詞「網路原生代」,他們生活在網路上,汲取訊息,交換意見,傳布並連結,上一刻,他們可能在美食網站踢爆地雷、在旅遊網站爬文研究沙發衝浪,下一刻,他們跑到PTT八卦版嘲諷政治人物,或在臉書貼出惡搞圖文。

理解「婉君」的第一件事是,對年輕世代,網路並非他們的戰場,而是他們的生活場域;不要預設你會看到一支傭兵部隊,否則你可能與一整個世代為敵。

二、「婉君」是一種群體文化,在遊戲、說服或互動中,集體演化成一個巨大生態圈,現實世界的身分威望,在此場域幾近歸零,重新累積、重新加權。每一次發言、每一次貼文、每一次創造,都是虛擬資本的再計分,具體反映在按讚數、分享數、追蹤數、瀏覽人數,以及留言互動的好評或負評。

請想像,這群網路使用者每天在隱形資訊海洋裡,從單細胞生物不斷碰撞、演化,有些人慢慢長成「知名部落客」、「臉書名人」、「PTT神人」,或是對岸的「微博大V」,這是一個半封閉世界的線上城市,每個人都在累積自己的虛擬貨幣,也就是發言分量及辨識身分。

三、「婉君」是一種文本展演,現下網路種種善惡交織,戲謔、推噓、恨意、戰火(flaming)、戳樂(troll),早在網路普及初期就已出現,只不過隨著技術進展,文本更加豐厚,從文字演變到照片、影音、圖像、動態表格,甚或發展出各種次文化語言。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